镜见

第21章 21. 从旁观察

自上次烧尸后,柯清云就再没叫唤过他,而柯翔自己为了自保,也乐得不去招惹她。

这一晃的,就几月过去。平静的表面下,同住一府,柯翔尽管表面故作镇定,但心里还是没有一日不绷着那根警惕身边人的神经。

柯清云越是没有动静,持续的时间越长,柯翔就越是莫名的心慌……

就越加坚定了自己最起码的自保手段:有意避绕着她周边可能暗布的各种陷阱的过他自己的日子。——只要柯清云不主动找他,他就绝不会主动去她的院子。与她尽量的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直到现在,柯翔才看出了柯清云这个人,还真是个很能待得住的人呢……

自她住进他的府中之后,柯清云就一夜之间把他安置她入住的那处院子给彻底改造成了完全只属于她自己的另一片天地。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的领地。

而她自己,除了那次“烧尸”之外,就再没在人前出现过。

柯清云的一切要求,都是由她的那两名护卫替她转达或是直接先行处理,最后只提供个结果给她。

就连最基本的生活所需,柯翔府里的下人们,也只是被允许每日送到那院门口处即可。那两名护卫自会将东西送进去、再送出来。

下人们只需定时送去或者取走即可。

可以说,柯清云不只是把她自己关在她的院中,整日神秘兮兮的。而且,她平日的生活作息,似乎也是十分的规律。

她对时间把控的精准程度,都到了——只要府中的下人配合她的只在她要求的时辰送来或取走东西的,她就绝不会耽误到他们各自去办其他事的功夫。从来不曾见她拖延,也从来不曾早过。总是那么的准时,不早不晚,刚刚好……

而至于她在那院里头究竟都在干些什么?里头都有些什么?那里面究竟被她给改造成了什么模样?——除了她那两名护卫之外,谁都不知道。

每每想起这点,柯翔就觉得是对他的价值的莫大讽刺。——敢情,他在他自己的地盘,都是这么没有存在感,可有可无的么?

可是,心里纵然不快,柯翔也很有最起码的自保自觉的再没想过要踏入柯清云那院子一步,去亲自见识一下。

而另一边,柯清云在柯府待的时间一久,她也就自然成了府中下人们私下八卦非议的如今的主要对象——他们都对“他”充满了好奇。

下人们经常私下里窃窃私语着对柯清云的各种想象、猜测,——其中,他们议论的围绕着她发挥的各种他们自己的想象中,唯一内容基本一致的,就是他们对柯清云的印象中唯一能够达成共识的线索:这个柯清云,生活倒是很规律。

“规律?”——这话传到柯翔的耳朵里,他首先“翻译”的另一重意思就是:柯清云其实很自律。对分寸的拿捏把握,极其的精准。

然而,当他想起初见她时,她的那些所作所为……柯翔怎么想都不觉得柯清云会是个遵纪守法、规矩知礼的人?

反而的……

“或许,她的分寸,是在其他方面?——比如‘时间’?还有,她要求送进去的那些东西所要做成的什么东西?”

经历了上次的“烧尸”之后,柯翔可不会再仅仅因为柯清云的年纪小而就小瞧了她。

并且,既然已经知道她院里头是布有机关的,那她时不时的要些在柯翔看来根本平常无奇、多是雁京城里随处可见的花花草草,柯翔也不会单纯地以为——她就只是想要美化了她的庭院这么简单。

另外,说到了近来最常被送进去的花草……

虽然柯翔至今也同样从没有真正地进去过她的院子,但是,他听下人回报说,他们近来时常能在有风的时候,在那院子的附近闻见阵阵的馥郁花香。

重复、类似的内容,听得多了,柯翔便逐渐开始有些在意起来,并很快的就特地指派了府里原本就是负责修整庭园的花匠前去柯清云院子的外墙附近,要他去那儿闻一闻。

结果,花匠回报的情况也说:“那院里头栽种的多是雁国的品种。而且,尽是香气浓郁的品种。——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柯翔警觉到,那“只不过”的后面要说的,应该才是真正的关键。

“回老爷,只不过那些香气中却混杂着似野草野花的淡香。”

“野花野草?你没闻错?”

“回老爷,小人自小就是替达官贵人们栽植花卉、修整花园的,对京城大户家最常惯用的一切花草,早就稔熟于心,只需要远远地闻一闻,便能知道那园里头究竟都栽种了哪些花木?再复杂的混杂香气,也难不倒小人的鼻子。”

“嗯。你说得我自然是信的。——这么说来,你是觉着那‘野草野花’有些可疑?”

“这个……小人说不好……”

“怎么说?”

“其实,它们闻着,确实就像是再寻常不过、随处可见的‘山野花草’,但是……小人只是觉着,就算住在园里的那位公子他并不懂得我们雁国的园艺审美,应该也不至于会一边尤爱将这整个雁京城内所有香气馥郁的名贵品种全都栽种在一起,一边又能容忍将从这一带的山林里随便采来的野花野草、随意与那些名贵品种同栽在一处?——小人只是觉着,这,不太像是正常人会有的喜好……有点太……两极化了?”

柯翔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明白了花匠从他擅长的视角提供给他的这番洞见背后可能已经揭示的柯清云的某种隐秘目的。

同时,柯翔心下也有了(恐怕也只有了解柯族特点的人,才能够想得到的那些个可能,并由此而产生的如他此时一般的)对柯清云的可能意图的警惕防备:

如果说,过去他柯翔是因为不想主动招惹,才从不主动去找柯清云的话;那么,从现在起,就算是柯清云自己主动来邀请,他也坚决不会轻易踏进她的院子一步!

——以后有什么话,就都在外面说吧。不管是去他自己的书房,还是另寻他处,——柯翔都觉得,她院子外的任何地方,都会比柯清云的院子要安全得多!

小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