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改良会所

第73章 就是优秀之人!

两天。

张家镇,清晨。

坐在豪华马车内,关跃寒思绪随右侧车窗外风景不断变幻着。

‘···所以既然我赵灵书很有钱,也很自大的话,那我应该···第一楼···天宝楼···雷震风···’

时间渐渐。

“表哥,表哥!”清亮女声。

‘表哥’?是了,‘表妹李清语’!左转头,关跃寒循着声音看向车窗外。

一辆马车,一女子将螓首伸至车窗外,朱唇颤动。

“表哥,语儿一人待在车上实在无趣,语儿能不能到你车上去与你说一会儿话呀?”清亮女声。

聊天?好吧,也许是想跟自己说些什么!点头,关跃寒开口:“好。”。

“太好啦,冷烟,大牛,快停车。”清亮女声。

“吁!吁!”沙哑男声,平淡女声。

嫩黄衣扶月蓝衣下车。

月蓝衣爬上马车,坐到右侧。

“大牛,出发罢!”清亮女声。

“驾!驾!”沙哑男声,轻柔女声。

“表哥,你说这聚云城是不是真像传闻那般很大很热闹?”清亮女声。

赵灵书,赵灵书,‘表妹李清语’!嘴角含笑,看向月蓝衣,关跃寒开口:“嗯,应·”不对!“即是南方最大主城,自然会很热闹。”转头看向车窗外。

“太好啦,那语儿此番前去···”

一会儿看车窗外,一会转回头看向月蓝衣,关跃寒随声应和着。

···

两天。

聚云城,黄昏。

坐在马车上,把无处安放眼光甩到车窗外,关跃寒看街上人来人往。

“表哥,快看,聚云第一楼。”清亮女声。

转头,顺月蓝衣手指方向,关跃寒看向车门外不远处独座大楼。

三层,漆红大门门框上有金框匾额匾,匾内红底金字——‘聚雲第一樓’;两名店小二分立门旁。

眉头轻轻一挑,关跃寒开口:“好个第一楼,门面倒是够气派。”。

“表哥,你说这第一楼里会不会真如传闻那般,甚么都是第一好?”清亮女声。

嘴角微微扬起,关跃寒开口:“是不是最好等你我这几日住过后自然便会知道。”。

“嗯。”清亮女声。

“吁,吁。”沙哑男声。

马车停,车门外魁梧黑衣翻身下车。

魁梧黑衣对车门微微欠身。

“少爷,小姐,已到第一楼。”沙哑男声。

记住,富家子弟赵灵书!钻出车门,关跃寒下车。

“贵客光临,蓬荜生辉,几位贵客是打尖,还是住店呢?!”献媚男声。

看向一路小跑而来满脸献媚土黄衣男子,关跃寒开口:“住店。”。

“好咧,那几位贵客里面请,小的这便给几位客官安置车马去。”献媚男声。

自傲、自大,没必要搭理这些底层人时就不必去搭理!转头看向身旁月蓝衣,关跃寒开口:“表妹,咱们进去罢。”。

月蓝衣轻点螓首。

“嗯,好。”清亮女声。

抬脚,关跃寒向第一楼大门走去。

“贵官四位,住店。”献媚男声。

门口土黄衣转身向门内。

“三位客官里边请。”平和男声。

抬脚迈进大门,关跃寒看门内屏风。

红木,约三人臂长宽,其上有龙腾着,有凤舞着。

“几位贵客这边请。”平和男声。

左转身,跟上微欠身做请土黄衣,绕过屏风,关跃寒边走边看向不远处红木柜台。

柜台内一满脸含笑清瘦中年男子。

柜台前。

“掌柜,贵客四位,住店。”平和男声。

清瘦男子嘴唇开合。

“几位贵客,可是要先去看一下卧房?”温文男声。

有钱!微皱一下眉头,关跃寒开口:“不必麻烦,给我一座独院,要最好的。”。

“请问几位贵客要住几日?”温文男声。

“三日。”清亮女声。

“本店最好独院是清风小院,一日住金为一两黄金,三日住金为三两黄金,另需支付膳食服务押金三两黄金,客官您共需先支付六两黄金。”温文男声。

黄金?!不对,应该是才六两黄金而已!嘴角微翘,关跃寒开口:“冷烟。”。

“是,少爷。”轻柔女声。

娇小深蓝衣走到柜台前,伸手递出两张银票。

清瘦男子伸手接过银票,看一眼,收进怀里,边向柜台外走边哈腰做请。

“几位贵客这边请,在下领几位贵客去清风小院。”温文声音。

转身抬脚,跟上清瘦男子,关跃寒边走边看向不远处那道越来越近厅门。

红木门,两人臂长宽,垂着密密层层红珠帘,门旁站有两名红衣女子正微躬身去撩开那红珠帘。

“贵客里边请。”异口同声两个年轻女声。

抬脚,迈进红木门,跟在清瘦男子身旁,关跃寒边走边看门内情况。

走廊,三人臂长宽,灯火通明,十多步外有珠帘正被一对红衣女子轻轻撩起,珠帘外一座舞台,舞台上有人影随琴瑟悠悠之声舞动着。

“贵客里边请。”异口同声两个年轻女声。

纨绔,不要少见多怪!眼神保持住些许不屑,抬脚迈出走廊,脚步随清瘦男子停下,关跃寒扫视四周。

四面皆有两层房屋,上下皆是隔间,每个隔间朝舞台方向都没有墙壁,许多隔间里有客人正推杯换盏着。

“此处是歌舞大堂,是吃饭喝酒听歌赏舞所在,贵客所定清风小院在此二楼配有清风雅间,不知贵客是否要先到这二楼清风雅间去看看?”温文声音。

眼带不屑,关跃寒开口:“不必,先去小院。”。

“好,贵客这边请。”温文男声。

清瘦男子微欠身做请。

右转身,关跃寒跟上清瘦男子,向右侧一红帘门走去。

走过红帘门,穿过室内走廊来到露天走廊,关跃寒边走边听清瘦男子介绍着清风小院。

“几位贵客,这清风小院分为两院···”温文男声娓娓而言。

路过右手边两道石头院门左手边一道石头院门后又行十步后左转,再又行数十步来到一处红木院门前,随清瘦男子转身,关跃寒看向红木院门。

二人臂长宽红木院门敞开着,院门上有匾,匾内有字‘清風小院’,院门前左右各站有绿衣女子三名。

“各位贵客,此处便是清风小院。”温文男声。

“这六人便是清风小院丫鬟,几位贵客在此入住期间可以随意差遣。”温文男声。

六名女子曲膝行万福礼,并定住。

“奴婢小桃、奴婢小柳,奴婢小···见过公子,小姐。”异口同声女声。

赵灵书,纨绔,这阵势寻常所见而已!忍住心下隐隐不自在,关跃寒开口:“起来罢。”。

“谢公子。”清亮女声。

六名丫鬟起身。

清瘦男子转身,欠身,抱拳。

“那在下先请告退,几位贵客请随意。”温文男声。

抬手挥一下,关跃寒抬脚,迈向院门。

六名女子再又轻轻一福。

不必搭理!抬脚,关跃寒迈进院门。

青石板地面,盆栽许多,小亭,小池,左右各一个侧门,正对门有青石台阶,石台阶上有红木门···

很别致,也很舒适!等等,富家子弟,寻常玩意而已!眼神傲慢甚至一丝不屑,关跃寒脚步不减,向青石台阶。

“公子、小姐。”寻常女声。

停下刚迈上青石台阶脚步,关跃寒转头看向声音所在。

六名绿衣屈膝一福。

“奴婢们便在这外院候着,公子、小姐有任何吩咐随时都可来唤奴婢们去做。”寻常女声。

吩咐?好吧,纨绔,经常指使人!微蹙眉头,关跃寒开口:“你·”。

等等,自傲,不屑指使!转头看向娇小嫩黄衣,关跃寒开口:“冷烟你来安排罢。”。

“是。”轻柔女声。

转身,关跃寒抬脚。

“你们几个···”轻柔女声。

等等,竟然忘记‘表妹’!停住转身动作,看着眼前月蓝衣,关跃寒开口:“表妹,咱们且稍做休息,等下再去吃饭罢。”。

“嗯,好。”清亮女声。

抬脚上青石台阶,迈进后院,关跃寒看院内情景。

汉白玉地板,假山池,树,盆栽,红木摇椅,镶金秋千椅,左右有房···

竟然这么奢华!而且,竟然还能让人感觉到舒服和惬意!等等,赵灵书,又不是买不起!脚步不停,关跃寒走在院中小道上。

“表哥,这院子还真气派啊!”清亮女声。

浮夸!轻点一下头,关跃寒开口:“确实不错,表妹你若是喜欢,回头我让人把家中你所住院子业改成这般模样,你看如何?”。

“太好啦,表哥你可真好。”清亮女声。

纨绔到底!嘴角微翘,关跃寒开口:“只是花费些许钱财而已。”。

“嗯,那可说好啦,回去后表哥你可要立刻让人去改院子哦。”清亮女声。

月蓝衣脚步连连至摇椅前,转身,身子埋进摇椅中。

点头,关跃寒开口:“好。”。

“哇,舒服,这几日马车坐得语儿我身子都快震散架啦!师哥你也快来坐下罢。”清亮女声。

抬脚走到月蓝衣身旁摇椅前,关跃寒转身坐下。

“表哥你说···”

随后聊东聊西聊明天去哪里玩,然后有丫鬟送来热水,然后清理身上污垢,然后领着‘表妹’去清风雅间吃饭(点最好酒菜,赏银子给舞者),然后回清风小院休息。

···

清风小院正屋,夜。

躺在床上,闻着幽幽沉香,关跃寒心思随屋外虫鸣唧唧着。

‘···纸醉金迷,挥金如土,这有钱人的生活真是!想什么呢?!只是在装,在装而已!’

‘那么,今天的表现···’

脑中不断闪过白天所经历一切。

‘···等等,不对,不对,订房的时候是不是纨绔和骄横的有点太刻意了?’

‘而且,在吩咐丫鬟的竟然还停顿了一下!’

‘然后,在吃饭的时候···’

‘···不行,再这么刻意下去很可能会别人看出破绽!’

‘可是,纨绔,我又不是真正富家子弟,又不知道富家子弟的心态到底是怎么样的?所以,就算我再努力去装·’

‘等等,装,我既然打心底里都想着怎么努力去装,那就算我装的再像那还是装,还会觉得刻意!所以·’

‘所以,要想不刻意,要想不装,那就必须打心底认为我自己就是纨绔子弟赵灵书!’

‘对,我就是赵灵书!赵灵书就是我!’

‘可是·有什么好可是?!不就是挥金如土,不就是目中无人,不就是···’

‘···对,我赵灵书不仅有钱还有本事,所以,我就骄傲,我就自负!’

‘甚至我就是目中无人···’

所以,该睡就睡!翻个身,关跃寒任由思绪变模糊。

···

天亮。

起床穿好衣服,让‘冷烟’安排丫鬟伺候自己洗漱,叫丫鬟送来燕窝粥与‘表妹’一起吃完,关跃寒陪着‘表妹’出清风小院,去往‘冷烟’所打听美景云上湖。

···

云上湖,晨。

穿着大红衣服和‘表妹’走在云上橋上,关跃寒看风景。

婀娜月蓝衣纤手指向湖面。

“表哥,你快看湖里!”清亮女声。

低头,关跃寒看向桥下湖面。

“你看那白云真像是在湖泊下面,感觉跳下去便能跳到云里去呢。”清亮女声。

点头,关跃寒开口:“恩,是有点像!”。

“表哥莫不然你我跳下去试试罢?!”清亮女声。

这大厅广众下,胡闹?!不对,我赵灵书会在意这些蝼蚁的眼光?!点头,关跃寒开口:“好,试试便试试。”。

“好。”清亮女声。

婀娜月蓝衣纵身一跃,飘向湖里。

默运内力,关跃寒纵身跳向湖里。

“快看,有人跳湖!”

“甚么跳湖,你没看到他们站在水面吗?那是轻功,轻功懂吗?”

“年轻人就是爱显摆。”

“表哥,快看湖里,我们真是站云上啦。”清亮女声。

低头,关跃寒看脚下湖里。

水里有云,云上有模糊人影。

点头,关跃寒开口:“嗯,确实如此!”右脚轻点一下湖面,扭转身子,向桥上跳去。

“你们是仙人么?”稚嫩童声。

一个半大男孩手上拿着一根糖葫芦,满脸通红,瞪着大眼睛。

“咯咯咯,姐姐可不是甚么仙人,姐姐只是会武功而已!”清亮女声。

婀娜月蓝衣伸纤手摸男孩脑袋。

“骗人,你们一定是仙人,我刚刚看到你从这湖里飞出来呢!我妈说这湖里·”稚嫩童声。

“小虎,你这臭小子跑这来做什么,走,快跟娘回家。”斥责女声。

一名少妇拉住男孩手,转身就走。

“你这孩子,说过不可到湖边来玩,你偏不听,你看,湖里仙人都被你气出来啦。”斥责女音压低。

“可他们并没有打小虎屁股呀。”稚嫩声音。

“那是他们还没···”斥责女声渐行渐远。

“表哥,听见没,那小孩说咱们是仙人呢!”清亮女声。

那么,自傲!点头,关跃寒开口:“恩,这黄口小儿倒业有自知之明,你我与他们这些蝼蚁相比,确实可以算是仙人。”。

“嗯,师哥说得对,这些穷人每天要为那几两米出尽苦力,确实可怜!哎呀,早知道刚刚便送那小孩一些银子才对。”清亮女声。

送钱,那就送!嘴角微扬,关跃寒开口:“这有何难?”转头看向不远处桥下站着娇小嫩黄衣“冷烟。”。

娇小嫩黄衣疾步走到桥上,轻轻一福。

“少爷。”轻柔女声。

要送就送金子!嘴角微翘,关跃寒开口:“拿一枚金叶送给刚刚那个小孩,便说是他与仙人有缘,仙人将此金子送予他,是让他读书所用,望他勤奋好学,不然定绕他不过。”。

“便跟他说,如果不好好读书,仙人会出来狠狠打他屁股哦!咯咯咯···”清亮女声。

“是。”轻柔女声。

娇小嫩黄衣转身走。

“表哥,你可真好!”清脆女声。

不就是钱嘛,有的是!翘嘴角,关跃寒开口:“一些钱财而已,没什么大不了。”转身,抬脚,向湖对岸走去。

“嗯。”略顿“咯咯咯,仙人,这下那小孩估计真会把表哥还有媃儿当仙人啦!湖仙!咯咯咯···”清亮女声。

随后边和‘表妹李清语’聊着天,关跃寒边走边看着风景···

···

清风小院正屋,夜。

双手抱后脑勺躺在床上,关跃寒心思随风中香味幽幽着。

‘不对,还是感觉不对···’

‘···好像有点刻意···’

‘···既然我自以为是,那我根本就不会觉得,更不会承认自己骄傲,目中无人···’

‘···所以,我应该只是单纯的认为,这天下之人除去一些像我这般优秀之人外,其他人,都仅仅只是蝼蚁而已!’

‘对,我,赵灵书,就是优秀之人!’

所以,优秀之人该睡就睡!双手从后脑勺抽出,关跃寒闭眼,任由心思变模糊。

······

骗子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