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自力更生

第64章 信任,吓她一跳

看着伸到自己跟前的药丸,司卿墨愣住了,深藏在面具后的那双凌厉的眸子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芊芊细手。

看着没有动静的某人,顾凌眉头一皱,心中满是疑惑,现在的时间可是十分紧迫,这人竟还有心思出神,果真不是“一般人”,妥妥的不把命当命的“神经病”。

只能再次将手往前送了送,瞪着眼出声道:“嗯,没毒。”

司卿墨这才抬头再次看了顾凌一眼,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直击人的心灵深处的黑眸冷不防地吓了顾凌一小跳。

“这是什么?”看着眼前黑乎乎的看起来像是药丸的东西,司卿墨这时该死的感到十分好奇。

顾凌只想翻白眼,这还能是什么?除了麻醉丸还能是什么?除了能救你命的东西还能是什么?

这人可真有闲心,竟在这个时间问她。

但看这人一副不说便不出的模样,顾凌也只能耐着性子解释,“麻醉丸,麻痹你神经,让你暂时失去知觉的东西。你放心,我没那么缺德,也与你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至于趁你昏迷时要你的命。再说了,我人都是你叫来的,那你就该相信我。”

“我信你。”司卿墨看似随口答道,但没有人知道这句话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像他这种人,要相信一个人谈何容易?要把自己的命将到一个人的手上,谈何容易。

然而,这看似不可能的事件,竟都在今天发生了,不要说是顾凌觉得不可思议,便是他本人,也不明白为何会对眼前女子如此信任。

接过顾凌手中的药丸,指尖碰到掌心的那一刻,顾凌的心中有一抹异样一闪而过,只是,还未待她来得及发现那是什么,便已消失得不知所踪。

司卿墨手拿着麻醉丸,仔细端详着,迟迟不下口,惹得顾凌一度感到烦躁。

看着地上的血越来越多,不由地出口催促道:“真的是麻醉丸,我没必要骗你,赶紧吃了吧。”

但,司卿墨充耳不闻,手中的药丸在他的指尖不断地旋转着,没人知道面具下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只是,看着这人怎么都不像是相信她的模样,顾凌心中总归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开心。

“喂,你的伤到底还治不治了,不治了就把药丸还给我。”说着便伸手去抢。

司卿墨艰难地侧闪了下身子,而后出乎意料地将手中的药丸放进了怀中,看得顾凌那叫一个不可思议。

“哎,那是药不是糖,你这是干什么?”

“没什么,就这样拔吧。”司卿墨锐利的眼神中瞬间迸发出了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晦涩难懂的意味。

听着面前人如此荒唐的话,顾凌如糟了惊雷般,呆愣了一会,才晃回了神。

像看个怪物似的看着眼前人,她真心觉得此人若不是视生命如粪土,一点都不怕死,要不就是内心深处就真的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这人到底知不知道,不打麻醉便手术的后果是什么?是手术过程中只要稍不注意,只要在她手术的过程中,他忍不住疼稍动一下,便可能因此而引起一起完全可以避免的医疗事故,是他原本有机会可以活下来最后只能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冷冰冰地躺在毫无温度的棺木中。

他可以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但是她却不能拿自己的医德当赌资。

摆正身子,义正严词地对眼前人十分严肃地道:“大爷,你别开玩笑,行吗?你以为你身上的是小伤吗?你到底伤得如何,你当真不知吗?你知不知道给你治疗的难度有多大?你知不知道……”

顾凌的话语还未完毕,便被司卿墨无情地打断,“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个毛线。要不是看在你是个病人的份上,老娘非得一巴掌拍死你,就没见过如此不配合的病人。

但是想想又好像不对,心中生疑,不由地冷言看着眼前人:“你不会是还在担心我会害你吧?”

顾凌觉得这人要真是这么想的,只觉得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这辈子,不,上辈子也没这么无语过。

“我信你。”司卿墨那双锐利、饱含计谋的眼眸紧紧地盯着顾凌。

听了这话,顾凌表示自己并没有被安慰到,我要是真是信了你的话,我不是脑袋装的水多了,就是被墙撞了。

反正最后死的人又不是我,我在这担心个什么劲,真是,杞人忧天个什么玩意,他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命,她一个与他毫无相干的人,管那么多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不再言语,转身准备手术事宜。

还好,这个箱子中放的东西都早已被她重新包装过了,不该在这个时代出现的标识早已被她毁了,但是那需要打进身体的抗生素,要如何在他的注视下打进去,就是个难题了。

想到这,顾凌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大了,就没见过这么不配合的病人。

同情地看了眼前人一眼,不留余地地坚定道:“我会救你,这个过程肯定会出现凶险,你记住了,无论多疼,都不要乱动,不然,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都救不了你,你记住了。”

起身,将开着的窗户全部关闭,将室内所有的蜡烛点燃。

橘黄色的灯火不断地闪烁着,蜡烛芯子不断地吞吐着火星。瞬间,昏暗的房间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亮度。但是这亮度都不够。

环视了房间一眼,顾凌发觉自己第一次这么烦躁,躁动地想放火。

突然,心生一计,满怀希望地问道:“你这里有夜明珠吗?”

这玩意,她也就在电视剧上看过,这里有没有她还真不知道,不过……

“有,在你左手边的二个柜子。”

顾凌挑眉,感到十分得惊讶,这东西原来真的有,电视剧也不全是坑人的嘛。

柜子一开,差点亮瞎她的眼,若不是她赶紧拿手遮挡了一下,还非得失明不可。

整整十五颗,这人也太豪了,这夜明珠是如此好得的号吗?她还以为是多么珍稀的物品呢。

将所有夜明珠拿出,一司卿墨为中心,刚好围成一圈,亮如白昼的光线,瞬间给顾凌带来了不少的信心。

拿起帕子,快速而细心地擦拭了自己的每一根手指,继而将手术必备的手套戴上。

看着从未见过的手套,司卿墨眉头紧了紧,不动声色地看了顾凌一眼。

但此时的顾凌,已全然将自己置身于为病人治疗的意识中,司卿墨会对她拿出来的东西如何疑惑,对她这个的看法又如何,她才没有功夫搭理。

既然敢拿出来,她就不担心这人会揭穿她,大不了她以后再也不拿出来就是了。

此时的顾凌,仿佛被一层光芒笼罩着。

专注聚神、冷静执着、心无旁骛、自信严谨,是司卿墨对这个女人此时的看法。

他发现自己好像从未真正地了解过这个女人,他从未知道这个女人竟有如此迷人的一面。

准备完毕的顾凌,将司卿墨放平,半蹲在他的跟前,快狠准地将箭头拔出,迅速按住血流不止的伤口。

果真疼啊,司卿墨紧咬牙关,但还是冷不住冷颤了一下,惹得顾凌低声严厉道:“别动。”

还好没有伤及动脉,顾凌稍微松了一口气,要不然,老天就不是在他的命而是在要她的命。

一手按住伤口,一手拿各种型号的手术刀与镊子。

似曾相识的一面再次出现在司卿墨的跟前,眼前的场景不仅让司卿墨感到一丝的诡异,也引起了他内心深处的疑惑。

幽悠魅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