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成了权臣的最佳辅助

第39章 家宴

林弱弱的故事每天下午未时三刻开讲,这几天,天天爆满,院子都快搁不下了。

经秋水、秋香、广成和林弱弱四人研究决定,定价二十文一场。

主要是依着他们每次送的东西估价取平均值来的。

其实林弱弱说收钱,也不是真的为了赚钱,能有几个钱可赚,再说她也不缺这点钱。

每月的月钱都花不完,吃的用的穿的戴的都不用她花钱,胭脂水粉、衣服首饰,最近夫人高兴可没少给她。

她只是觉得日子过的有点单调,她又不是安分的性子,这个时代娱乐活动太少。

可没想到陈乾一并不排斥院子来人凑热闹的事,并且偶尔还能在人群中自在的听故事,神态上有着一份平时少见的怡然自得。

这个发现很重要。

借着这个机会,她想让府里的人能逐渐忽略掉把陈乾一当成一个重病患者的事,因为过分关注对抑郁症患者康复不利。

既然大家愿意来,那就借着讲故事的由头,很自然的把人们的视线转移。

要让从前最熟悉的人也逐渐忘掉或选择性遗忘掉这件事,而且是在很自然的状态下。

另外她觉得秋水有一句话说的对:“不让来还得罪人”。

她虽然是大少奶奶,可毕竟是新来的,下人们也各有各的打算,能笼络住人心,增加亲和力,对她在这里彻底站稳脚跟有极大的好处。

何不趁此机会打好群众基础呢?

头一场就爆满,围着那棵海棠树,蹲着、坐着、站着,好几排人。

陈乾一和陈姝瑗也在其中,哥俩站在第一排。

还是广成机灵,刚一见大少爷和二小姐没有走的意思,就转身回屋给他俩在最前面单设了一个小圆几,配上两把藤椅,圆几上还摆了陈乾一最近经常吃瓜子和的几样零食,还有茶水。

其他人的位置就随意了,基本是先到先得。

秋水负责收钱,广成负责维持秩序,秋香给林弱弱扇扇子。

当天,全府皆知,其中包括各院的主子,当然也包括窦姨娘。

收钱讲故事的第三天,正赶上初一,是全家一起吃饭的日子。

陈家平时都是各院分开用餐,只有节日和初一十五的晚膳,才全家聚餐,一般是在花厅,男左女右分两桌落坐。

让大家意外的是陈乾一也来了,这是两年来他第一次参加家庭聚餐。

大家既惊讶又高兴,当然除了窦姨娘之外,她只有惊讶。

而陈乾来傻乎乎地,也跟着挺高兴。

他倒不是盼着大哥病好,理由是他对顾凝云没有死心,最近正想走林弱弱的关系。

当然他还没有打听到林弱弱和顾凝云到底是个什么交情,只知道她俩认识,想着要是能帮他引荐一下也是好的。

可一想之前闹洞房那次得罪过她,现在有点拉不下脸来。

至于窦姨娘曾经跟他说的家族继承权的事,他早忘到脑后了。

什么也无法阻挡他追求爱情的决心。

眼瞅着陈乾一一步一步地往这边来,陈乾来眼尖,“滋溜”一下就跑出去迎接,嘘寒问暖地套近乎。

陈乾一非常了解这个弟弟,“事出反常必有妖”。

用眼角扫了他一眼,稳稳当当地继续往里面走。

等他都进来了,林弱弱才看见,很惊讶,以为他来找她有事,赶忙迎过来,挽着他胳膊问:“你怎么来了?”

自那日问过林弱弱怕不怕之后,最近两人关系有了很大进步,包括交谈举止更像是熟悉而亲近的人。

本来林弱弱骨子里对肢体接触也不是太敏感,前世和熟悉的异性朋友偶尔也会勾肩搭背,心里没那么多“男女授受不亲”的桎梏。

一时忽略了场合不对,就有点儿随意。

好在马上意识到,立刻恢复庄重神色,把手从对方身上拿开,又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陈乾一见她这仓促的小动作和那慌乱的小表情,唇角微勾,将手中折扇并拢,抬起右手,用手指勾了勾她的尖下颌,打趣道:“嗯,你来吃饭怎么不叫我,没良心!”

林弱弱发誓,他平时不这样,这浓浓的纨绔味道是怎么回事?

是解锁某个了不得的新技能吗?

还是原来的潜能被她不小心给激发了?

见到儿子来了,正喜出望外过来迎接的夫人和往这边看的窦姨娘以及女席上的各位,像同时被冰封了一样,停顿三息……

林弱弱醒过神来之后,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小声嘀咕了一声“讨厌!”,心里还是美美的怎么回事!

诸位观众解冻之后,开始不约而同地咳嗽起来:“咳咳,嗯……,咳咳……”

陈乾一跟没事人一样,仿佛刚才雷到大家的人并不是他,依旧迈着四方步走向男席一面。

陈乾来也愣了会儿神,心里暗自琢磨:“别说跟沈表哥比,就是跟大哥比我也差很多啊,学到了!”

既然多了一个人,之前的坐位就得相应挪一下,好在男的这边人少,就是陈乾一来了也才四个人,就只是陈乾来稍微动一动就行,很快就都落座了。

女席这边,林弱弱直到陈乾一坐下,她才回座位。

林弱弱刚一坐定,还没等老夫人说“开饭!”窦氏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没规矩,我们那时候哪敢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就跟男人卿卿我我的,就算是自己男人,也得在人前保持距离,现在年轻人!呵!啧啧啧……”

边说着还边用手绢擦着嘴角,摇着着脑袋撇着嘴,一脸看不惯也忍不了的样子。

老夫人这气啊,用眼睛使劲剜了她两眼,心道,咋就没个记性,早晚作出事儿来!

夫人一听不乐意了:这说谁呢,我看你是嫉妒吧?你到想有男人跟你卿卿我我,可惜没有啊,跟你生孩子那位都好几年没进过你屋了吧!

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新婚燕尔都这样儿,我们也年轻过,只是现在都成了烧糊的卷子,什么给忘了,呵呵呵……”说完自己也笑了。

老夫人一听也笑着接上道:“谁说不是呢,当初你和宇宁他爹刚成亲那会儿,天天像拴一块儿了似的,形影不离的,我一叫你,他就跟着答应!”

大家:“哈哈哈……”

老夫人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夫人自己又不好意思又想笑,气氛一下就活跃起来了,老夫人随便说了句:“快吃饭吧!一会儿都凉了就不好吃了!”

大家心情一下都好多了,一改之前的压抑。

窦姨娘感觉自己不光被忽视了,还被打击了。

林弱弱没有故意扭捏的习惯,吃饭就是吃饭,想吃什么吃什么,可陈夫人还是觉得她吃的有点少,隔一会儿就给她夹菜。

桌上除了窦姨娘之外,大家闲聊着,说到这几天林弱弱讲故事的事儿,陈姝瑗杏核眼一瞪,马上就来了精神,一个劲儿地说“大嫂的故事太有意思了……”

半天没说话的窦姨娘在旁边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

“呵!早听说茶馆里又说书的先生,没想到家里出了个说书的娘子!还是收了钱给奴才们说,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了,还以为咱们国公府艰难到连女眷都养不起了呢!没的让人笑话!”

这句话说完,连在地上伺候的丫鬟们都不高兴了,一个个拿眼睛瞪她,站在老夫人身后的枣花听了,给老夫人扇扇子的手一顿,瞪她一眼。

老夫人都看不下去了。

沉声道:“你够了!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就快回去吧!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

大家见老夫人生气了,都不说话,林弱弱静静地看着她作,暗道:你给老娘等着!这可不是我不容你!是你找我的茬儿!

正想着,老夫人又接着说道:“有本事你也说书,你又那脑子吗,还能收来钱,那说明人家说的值钱,要让你说,恐怕给钱人家还未必看呢!什么奴才不奴才的,什么时候显着你是主子了?”

本来今天儿子来了,夫人心里很高兴,可就因为这么个人愣是把好心情给搅合了,耐下心来对老夫人说:“母亲消消气,别跟晚辈一般见识!”

陈姝瑗也趁机插话:“祖母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能陪我玩猜字谜了!”

窦姨娘一看大伙都没人理她,站起来,委屈地用手帕捂着嘴跑了出去。

此时陈乾来还忙着跟他大哥嘘寒问暖地套近乎呢,压根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也没看见他娘跑出去。

不过陈乾一的耳力过人,又特别关注这边的动静。

本来他今天来就是因为听广成说最近窦姨娘总是鸡毛蒜皮跟林弱弱找茬儿,他怕她因着辈分挺着挨欺负。

刚才的事儿他是一字不落地听清楚了。

窦姨娘刚跑出去不远,心里气得不行也没怎么看路,迎面撞上陈文彦身边伺候的老仆连祥,把老头撞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她居然头都没回,接着跑。

连祥揉揉生疼的胸口,赶紧进屋来报:

“老爷,端王,端王爷来了!”

青梅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