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成了权臣的最佳辅助

穿越后我成了权臣的最佳辅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闹啊

林弱弱没想到自己突然被安排到被子里,更没想到突然来了这么多人。

都是来闹洞房的?那这也未免太没眼色了吧!不知道人家身体不适吗?没见婚礼都是简化版的吗?

林弱弱不停地在心里腹诽。

“不对啊,他不是病了吗?病人劲儿可不小,我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包装箱’了!”林弱弱越想越觉得蹊跷。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眼前有更紧迫的情况发生。

“大哥,我带大伙儿来给你闹洞房了哈!哈哈哈……”

“是啊,是啊!喜房不闹不吉利!”

“来吧,大伙儿别跟门外站着了,快进来,快进来,我大哥和新嫂子肯定等着咱们呢!”

“来,来,来,走,走,新娘子呢?哈哈哈……”

林弱弱一个头两个大,什么啊?一窝蜂似的进来十几个人,还男女都有,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儿呢?

陈乾一坐在床沿上,看着进来的这些人,不冷不热地说了句:“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来晚了!新娘子已经睡下了!”

为首的是一个少年,猛一看,跟陈乾一还有点像,说是少年身高可不低,只是面容显得还比较稚嫩,一双桃花眼,模样很清秀,就是看着不太沉稳,甚至举止有些轻浮。

方才听他叫陈乾一“大哥”,莫非是他弟弟?

林弱弱猜的没错,这个为首的男子就是陈文彦的二房妾室所生的儿子,名唤陈乾来,时年十六岁,比陈乾一小一岁。为人嘛……呵,有点一言难尽!

陈乾礼一听说来晚了,新娘子睡下了,就不乐意了:

“大哥,这好像不对吧?我虽然还没成亲,但听说新娘子都得最后睡,得等喜烛燃尽了才能睡下。就算不是王家嫡出的大小姐,但听说也是长房养女,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莫不是他们王家拿粗使的丫头来糊弄你吧?”

话音刚落,来的人里面就有好几个跟着附和:

“是啊!要说王家虽然不比过去,可那也是大门大户,但凡用心教养的养女也不至于这么没规矩吧?我看啊,肯定是不知哪找来的丫头弄过来充数呢!”

林弱弱算是听明白了,这些人就是来找事儿的!可自己刚进门,连他们后脑勺都还没见过,根本来不及得罪他们。

那就说明肯定不是冲她来的,就算拿她的身份说事儿,也不过是个由头,究竟跟谁过不去就显而易见了。

陈乾一对这些人的话显得不以为意,听着这些人嚷嚷,心里很烦,但也没表现出来,反倒笑容和蔼地对陈乾来道:

“竟有这等事?愚兄还被蒙着鼓里呢!既如此,那可得找他们好好说道说道!”说完叫来被一群人别在门后的小厮,“广成,你去把老爷和夫人请来,就说二少爷有不得了的消息要告诉他们!”

广成答应一声,一溜小跑去找陈文彦。

累了一天,陈文彦和夫人正准备洗漱完睡觉呢,一听长子的小厮过来,心里咯噔一下。

这两年都落下心里阴影了,凡是晚上长子那边的丫鬟或者小厮过来,要么是大少爷吵着要寻死,要么就是大少爷酗酒把东西砸了,再就是大少爷病高烧说胡话……总之准没好事。

夫妻两如临大敌一般让小厮进来回话,广成从七岁就跟着陈乾一,跟他同岁,人很机灵,陈乾一让他来请老爷夫人,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就原原本本地把二少爷带人去闹洞房的事情经过和那些说的什么,怎回事,告诉了陈文彦和陈夫人。

广成说完,陈文彦气得随手抓起挂在床头的佩刀,只穿着直裰就往出走,把陈夫人吓得赶忙拉住他。“老爷,不管怎么说,今天大喜的日子,还是得……”

陈夫人话都没说完,陈文彦就一耸胳膊,把陈夫人的手甩脱,几大步就窜到院子里,径直奔东跨院去了。

陈夫人来不及愣神,赶紧叫广成快跑,拦着点老爷,别出什么事,她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一路小跑赶过去了。

在广成去找老爷夫人的空档,陈乾来还在那儿跟这群乌合之众讲述王家怎么怎么不讲理,怎么背信弃义,把个粗使的丫头拿来替嫁的事呢,唾沫星子横飞。

这些人不知道是捧场还是八卦之心使然,你一句我一句的集体跟着捧哏:“是啊!您瞧瞧!嘿!还别说,真是那么回事儿……”

林弱弱在床上蒙着被子,屋里发生的一切都一清二楚,心里也开始着急。

这事儿闹的,要是这边真是才发现她是替王夏兰嫁过来的,万一要把她送回去怎么办?

嫁不嫁的不要紧,主要是若真回到王家,还哪有她的活路啊?更何谈自由,跟死了也没有太大差别。到时候还真能指望王洪烈两夫妻把她当养女看?痴人说梦一样!

想到这儿,她偷偷把手伸出被子,轻轻拽了一下坐在她前面的陈乾一。

把她扔到床上之后,陈乾一就坐在比较靠近床头的床沿上,正好挡住里面躺着的林弱弱,就算她把脑袋从被子里伸出来,外面那些人也看不见。

见陈乾一没反应,林弱弱又加大点力度拽他的袍袖。

刚才在跟陈乾来说话的时候,陈乾一已经不紧不慢地把最后一层喜服脱掉了,此时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袍气定神闲地坐在那儿,一点也不像陷入麻烦的样子。

陈乾一感觉到身后的人在拽他袖子,抬起胳膊朝后面轻拽了一下,就又放下了。

林弱弱见人家是这个反应,又稍微想了想,再观察一下这个人的神色,心里也拿不准了,到底什么意思啊?

“陈-乾-来!”

突然一声惊雷般的吼声,打破了屋子里的杂乱,也打破了林弱弱的各种猜想。

那些捧哏地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没了热情,屋里突然安静下来。

被喊道名字的人也吓了一跳,此时他正在屋子正当中演说呢,突然被点名,心里一抽抽。

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几乎每次要倒霉之前都会以这个声音预警,之后如果援军到场及时,或可免去灾难,否则,必有血光之灾啊!

现在陈乾来心里那叫一个慌。

不过很快他就平静下来了。心想:“这回可不一样,我可是有理有据,也算给家里立了大功的!”

想到这,陈乾来轻咳了两声,稳步走出了房门。

门口那些人在听到那声点名之后都自动朝两边闪开了,甚至有两个胆小的都从旁边溜走了,没走的也尽量缩小占地面积,缩肩、低头,降低存在感。

没错,来的正是陈文彦,国公府现在的家主。

陈乾来一出来,还没等开始他的表演,一下就被陈文彦给揪住后脖领子,跟拎小鸡似的抡出去四五米远,陈乾来在空中转了360度之后直接趴到了地上。

在场的人都吓傻了。来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陈家的亲戚,有本家的,也有外姓的。

陈乾来本来还想找几个日常经常在一起鬼混的纨绔子弟,可那些人也没有几个真正的傻子,平时瞎闹行,一听这事,都找个托辞躲了。

这些人早前就听说陈文彦脾气不太好,对子女要求严格,尤其是陈家老二,经常挨打。

可亲眼看见这还是第一次,太震撼了!

屋里,陈乾一轻微勾起嘴角,发出一声冷笑。

林弱弱躺在床上就听见外面在“嘭”地一声之后,半晌没动静了。

青梅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