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王妃会下蛊

寒门王妃会下蛊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8章 侧榻之卧,岂容他人鼾睡

凌瑶唇角动了动:“我愿意”

声音不是很大,呼延璟戈还是听见了。

他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脸上瞬间绽放起灿烂的笑容,双眸带着流动的光华,里面满满的映着凌瑶的倒影,在一盏盏鸢灯的衬托下熠熠生辉。

他激动得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摆放,整个人由里到外都散发着开心和喜悦:“阿幺愿意和我在一起了!”

凌瑶脸上也充满着笑意,此时的璟戈就像一个为爱的楞头青,傻乎乎的。

她选择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她不忍心打碎他脸上的笑容,不忍心破坏这样的气氛。

璟戈,我不是古代深闺的女子,我来自现代,接受不了三妻四妾,愿你一生一世只属于我一个,你的偏爱也只给我一个,若是有天发现你做不到,我就离开这里,永远的离开这里。

从他开始表白那刻起,她能很清晰感觉到,自己在听到时,身体像被电流穿过似的苏苏麻麻,脸烫烫的,心脏也砰砰地跳个不停。

她怎么也没想到呼延璟戈会给自己告白!

看到长安城上空那一盏盏写满她小名的鸢灯,浪漫、惊喜及心动的欢喜犹如燃烧的火焰在她体内腾得越来越高,而她必须理智地用一盆盆冷水浇息。

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一个来自古代历朝的爱情观不同,她接受不了三妻四妾,侧榻之卧岂容她人酣睡。但……

最后她还是选择愿意,愿意跟他在一起,年轻,总要恣意一点,大胆去相信一次。

夜深时,璟戈提着气抱着凌瑶往回走,和来时的忐忑紧张不同,现在的他犹如杀了敌方将军的人头一般兴奋。

回到自己的静安苑,凌瑶还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想到自己刚才女土匪的样子,又想到璟戈像个愣头青的样子,有些好笑。

随即摇摇头,准备洗漱歇息。

外面突然传来声响,翡翠来报是她的阿娘来了。这个点了,她阿娘有事吗?

这样想着,她阿娘已经来到她面前,整个人脸红彤彤的,带着热气,应该是很急地走过来的。“阿娘,怎么了吗?”

凌母难得左顾右盼,扭扭捏捏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凌瑶看着很诧异,她问道:“阿娘出事了吗?”

凌母犹豫了半响道:“就是……那个……你和璟戈在一起了没?”话一说完,凌母仿佛豁出了一般,眼中闪烁着明晃晃的八卦之光。

啊这……

“阿娘,你这么晚不睡就为这来的。”

凌母理直气壮的道:“对啊,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当年你阿爹还是老娘自己追的。你快说,别磨磨唧唧的,璟戈给点满了全城鸢灯哩,阿娘可是看到了,心里止不住的冒泡泡。”

凌母顿了一下,嘀咕道:“越发看凌念一不顺眼了,这么多年头了,别说花了,野花都没给她一朵!”气得她把今晚爬床凌念一踢了下去,关在门外,搁现在还在门口跪着。

“阿娘,你后面说的什么?我听不太清。”

“咦,你这个娃娃咋这般墨迹,快点说。”凌母八卦的好心情因为想起凌父凌念一而被破坏了。

“在一起了。”说到这,凌瑶莫名觉得自己脸有点烫烫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凌母开心了,急冲冲的来,笑呵呵的走了。

庭院上空皎洁的月光慢慢被乌云遮掩,只露出微弱的光。

皆大欢喜进入睡梦中的几人,不知道一场阴谋正在靠近。

次日早上,翡翠在门口大喊,琥珀在一旁配合道:“凌姑娘,快起快起,王爷带着早膳往静安苑来了。”

然后就是一通急急忙忙的起床梳洗,凌瑶半闭着眼睛,打着哈气想,神志还未完全清醒。

呼延璟戈到的时候就看到凌瑶手撑着脸坐在堂厅的茶桌上,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他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凌瑶直接一巴掌拍开。

呼延璟戈感觉到被拍的地方传来的火辣的疼感,有些好笑,这起床气还挺大的。

“快醒醒,吃了早膳再睡都可,但早膳千万不能落下。”

“嗯”凌瑶随便的应了一声,都不知道她听清楚了没有。

“我懂了,看来阿幺是想要本王亲口喂膳啊,大可直接说,本王从来都不会拒绝阿幺的。”

凌瑶吓得个激灵,那半睁半闭的眼睛瞬间睁得圆溜溜的,瞪着呼延璟戈,仿佛在说你这个胡扯的流氓。

与此同时,她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了呼延璟戈那薄薄而性.感的双唇……莫名的她开始觉得脸有点烫。

呼延璟戈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不注意观察不会看出来,他此时心情的愉悦。想不到阿幺也会如此可爱!他决定不逗她了,万一她恼羞成怒像乌龟一样缩在壳里,他就得不偿失了。

“这是你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不知道是不是你吃过的那种味道,尝尝看。”

凌瑶的注意力瞬间被揭开的粥碗的香气吸引住,是那个香味,好久没吃到了。

她迫不及待的用勺子舀了一勺就要往嘴里送,半途被一只手拦住道:“慢点,小心烫。”

凌瑶也察觉到刚刚自己心急了,吹了吹勺子上的粥,然后才往嘴里送,瞬间,皮蛋瘦肉的香浓和粥的顺滑溢满整个口腔,她满足得眉眼弯弯地,一勺又一勺喝着。

呼延璟戈内心也充满着极大的满足感,在苗寨里,他就时长听到她念叨皮蛋瘦肉粥,可是苗寨没有皮蛋,他也不知道皮蛋是什么,于是问了她什么是皮蛋?

她像个你终于遇到专家找对人了的样子滔滔不绝地跟他说了皮蛋是什么,怎么做,吃法等等,他一直记在心里。

回到长安,就找来了人慢慢摸索,终于成功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此时阿幺眉眼弯弯满足的样子很乖,像他的女儿一样,他的手不自觉放到凌瑶的脑袋上,摸摸头,语气放缓:“本王要去上朝了,若继续犯困,吃完休息会儿再去补觉。”

呼延璟戈走了,她的粥也在他走后两三分钟内喝完了,她头上被抚摸过的余温却久久不散,通过头皮的神经,一点一点地传达到她的心间。

喜欢的宣誓,在一起的点头,在这一刻有了支撑的着陆点,变得真实而炙热滚烫。

中午,璟戈又匆匆来到静安苑,头上带着汗珠,与他冷硬的脸非常不相称。“阿幺在哪?”

翡翠恭敬低声道:“禀王爷,凌姑娘在里面看书。”

“你去准备一盆热水,本王清洗一番。”

“是,王爷。”

凌瑶听见了外面的声音,心想着不去自己的院子洗跑来她这洗。

她重新回到书里,可这心神怎么也安不下来,好奇那个呆子怎么不进来?一直在外面不冷吗?

璟戈随便清洗几下,进屋,目光就琐在贵妃榻上半靠着看书的人儿。

“阿幺”

“璟戈”

“你先说”

“你先说”

橘子味夕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