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王妃会下蛊

第6章 你到底想怎样?!

他们的衣着样式跟苗族男性所穿差不多,只是颜色不同,苗族男性衣服颜色多为棕色、蓝色,而乐族的颜色多为黑色和灰墨色。

头上编着小辫子,辫子末端有小银珠扣着,有的人把小辫子扎起束成一把,有的直接披散下来。

走在正中间那个应该是领头人,他大摇大摆的走上前,手撕一块篝火架上剩下的烤猪肉,一边咀嚼,一边拿临近的海碗倒了白酒,也不忌谁的酒谁的碗,一口气喝完。

他身后的人有样学样,也浑然不忌。

喝完后碗往地上一砸,放肆的笑了起来“龙族长,听闻今天是你们蛊灵的庆祝仪式,石某带着乐族来晚了,先自罚三碗”说着又拿另一个海碗喝了两大海碗。

“来者是客,有失远迎,石族长不要介意才好”龙族长一字一句回道,毫不示弱的官腔互怼。

乐族的记忆没有,这自称石某的领头人的相关记忆更没有了,凌瑶端坐在位置上,按兵不动观察着。他年龄看起来比龙族长小些,毕竟龙族长已经有白发了,他还没有。整头的小辫子披散下来,眉目粗犷,充满野性,就像草原上伺机而动的狼一样。

凌瑶在观察石佰,石佰也在打量凌瑶,目光毫不隐讳,充满着侵略性。

石佰身后的人也一样,仿佛看货物一般在打量坐着的凌瑶。

果然小命不保的感觉是对的,这群人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凌瑶内心慌得一批,但输啥都不能输了气势,任对方无礼打量,落落大方,反而显得来人无礼,低了一个层次。

石佰收回目光,玩味的笑了声,凌瑶听着觉得很瘆人。

他也不管啥礼不礼的,径直走到龙族长旁边坐下,一把搂过龙族长的肩头,“咱们两兄弟好久没见面了啊,趁着这个喜庆的日子,我们来聊聊?”

龙族长不着痕迹的把石族长的手从肩头扒拉下来,随后拉开了距离,“我和石族长没什么好聊的,好吃好喝后,自是打哪来回哪去才好。”龙族长尾音拖长,多年身居族长之位的身威四散而开。

石佰看着自己被扒拉下来的手也不气也不恼,只是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道:“龙族长说笑了,怎么没什么聊的,比如驱赶石某出寨如何?比如给石某下的传子蛊如何?”

“那已是多年之事,石族长为何再提,是已心知悔改?况且石族长当年犯事被驱赶咎由自取,被下传子蛊是族规。”

石佰大笑起来:“悔改?石某这一生从未知悔是何?改是何?有何悔要改?倒是龙族长在这族长之位上坐着这么些年,可安心?”

“石族长怕是走累了,尽说胡话,我堂堂正正的,在这族长之位有何不安心的。”

“哈哈哈”石族长一边笑,一边拿起大海碗的白酒一饮而尽。“龙族长啊,这些话就说给自己听听,说给你那些愚昧的寨民听听罢了。”

“你说谁愚昧?要撒野回你乐族地盘去。”杨大向来脾气暴躁,一听这话忍不住了。

石族长看都不看一眼杨大,“石某是在和你们族长说话,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你……”杨大气得脸涨红。

“龙族长可要对寨民多多管理啊!”石佰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让龙族长非常膈应,“这就不劳石族长费心了。”

龙族长和石佰你来我往,剑拔张弩,凌瑶也在抓紧听取有用信息。

慢慢的,石佰好似失去了耐心,收起脸上的笑意“今天是苗族庆祝蛊灵仪式的喜庆日子,石某也是知趣的人,带了大礼来,还是我乐族子辈辛苦所得,希望龙族长笑纳。”

龙族长没有接话,似要从石佰脸上看出什么,石佰怎么会那么好心送礼?

石佰拍拍手,就看到立在石佰身旁的一人,从衣袖里掏出雪白剔透的笛子,悠扬的笛子声响起,笛声好似从远远地方传来,像远古的召唤,又似在耳际鸣奏,欢歌乐舞。

原本紧张的寨民不觉的放松了下来,沉浸在悠扬的笛声中。

“嘶嘶”

“呱”……“呱”……

周围的树木好似风吹晃动般发出“簌簌”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被选为蛊灵,和金蚕蛊融为一体,她的眼力听力明显比以前好了很多倍,在悠扬的笛声中,她好像听见其中参杂的别的声音。

她看向族长,族长也看向她,都感觉到了事态严重。

反观一旁的石佰族长,一手肉一口酒,随着悠扬笛声摇头晃脑,好不悠哉。

果然,不一会儿,各色蛇蛙、蝎子、蚂蚁、毛毛虫、蜘蛛、蚯蚓、乌鸦、蝙蝠等百虫蛇物由远及近的袭来。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及时清醒来的寨民纷纷从腰间的小罐子拿出卫蛊,双唇嗫嗫喏喏动着,把卫蛊扔进被乐族召唤来的百虫之中。

卫蛊一被扔进去,周围的百虫立即群起攻之,有的卫蛊动作滑溜迅速,一沾地、一沾身马上哧溜钻进毒蛇、乌鸦等的肚子里,在里面搅动乱窜,再慢慢从里面往外层表皮撕咬,直至死亡。

卫蛊和被召唤过来的毒蛙毒蛇蝎子蚂蚁相互啃噬,厮杀相拼,红色的血液和绿色的血液迸射一地。

那些距离近的寨民,被血溅了一脸,看着又滑稽又恐怖。

卫蛊很凶猛,动作敏捷狠毒,开始占据着优势,后来渐渐落了下风,因为乐族召唤来的蛇虫鸟蚁源源不断,一波死了,又来一波,前仆后继。

寨民们扔出去的卫蛊,大多没能再回到他们腰间的小罐子。

成长起来的卫蛊并不是很容易培育,时间周期也长,对于寨民来说,扔出去战斗的卫蛊,就像他们养大的孩子一样。

伤了不要紧,还可以养回来,但是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渐渐的,寨民们脸色逐渐难看,之间弥漫着若有若无的悲伤,士气低落。

龙族长看着也心疼不已,今晚损失的卫蛊,是他们养了好多年才长大的。

广场中心篝火依然在燃烧着,火光映照,可以清晰看到又一波百虫蛇物在慢慢包围着广场,与寨民们距离越来越近。

凌瑶努力让自己平静端坐在位置上,目视前方,不去看乐族放肆得意的面孔。

她很想做些什么,虽然她刚刚来到这个身份不久,但这里山清水秀,寨民真诚淳朴,会让人心变得安宁平静。

可是她现在什么也不会,没有金手指,没有特技。

人人尊敬仰慕她为蛊灵仰阿莎,可是她觉得自己好似跟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特别,或者连普通寨民都不如,她不知道怎么养蛊,也还没有养出蛊,恐怕不小心被人下蛊了都不知道。

“够了”龙族长的声音很平缓,是气到了极点后化为的平静。

“怎么样,龙族长,石某准备的礼物可还喜欢?”石佰说完又端起一碗酒喝下去。

喝完仿佛才想起来一般,呵斥道:“快停快停,没听见龙族长说等下再继续欣赏你们准备的礼物,怎么这么不知趣!”

话似呵斥,但是一点呵斥意味都没有,反倒这话漫不经心,玩味儿十足。

吹笛的人闻声,不再吹奏,广场以及周围的那些被召唤过来一波波的百虫,如海水退潮一般,迅速回撤消失不见了。

若不是广场上躺着百虫和蛊虫死亡的躯体,四溅一地的血液,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幕是幻觉一般。

龙族长转头,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怎样?”

橘子味夕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