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摄政王!王妃又去炸街了

报告摄政王!王妃又去炸街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他是要做驸马的人

他先是看了眼桌上的白玉药瓶,没有看出被动过的痕迹后,这才站在窗前视线落在地面上搜寻着。

环视一周没发现自己要找的东西,沈妄凝了眼眸落在了帷幔之上。

而床榻上,安卿兮正闭着眼盖着布衾,双手紧紧的握着那玉佩,心跳的慌张。

因为走动,她的膝盖骨正疼得厉害。她只能死死的咬牙忍着,静静地听着帷幔外的声响。

僵持了片刻后,她忽然听着有脚步声正在靠近帷幔,顿时屏气凝神,尽力的伪装着自己生怕被看出端倪。

沈妄手触上帷幔,鹰隼一般的眼眸里满是冰冷,而此刻安卿兮也紧张的大气不敢出,呼吸就快要将她暴露。

“喀——”

院外突然传来一声树枝断裂的声响,惊的安卿兮心间一紧。

难道……是沈妄的同伙?

如今白宿眠和晏新寒皆在秋水院,难道他的刺杀任务还在继续?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帷幔外微不可查的脚步声渐远,那股冰冷的威慑感也消散。

窗门大开被风吹的“哐当”一声,惊醒了睡得香甜的程璐鱼。

她揉了揉眼睛,迷糊的咕哝:“可是有雷声?莫不是要下雨了?”

安卿兮将那玉佩塞进枕头下,坐起身来轻轻捂住了膝骨。

因为疼痛,她的后背处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怕程璐鱼担忧,她硬是没吭一声。

“怎么了?可是伤口又疼了?”

程璐鱼坐起身来,困顿都被吓跑了一大半。

安卿兮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摇了摇头:“无事,只是有些轻微痛感,先睡吧。”

两人再次躺下,安卿兮抬眼瞧了瞧桌上的白玉瓶,终究是警惕心重,绝了自己用药的念头。

这一夜,她生怕刺杀之事再次发生,给安府带来祸乱。待到东方渐露鱼肚白之时,她才稍稍放松,睡了过去。

卯时一刻,厌一入了安南辞的卧房。

站在榻前,他压低了声音,一本正经道:“安五公子,天赎阁阁主沈妄夜里入了六姑娘的院子。”

睡得正香甜的安南辞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又惊又呆的睁开了眼。

见是厌一,他又缓缓闭上了眼抱着布衾翻了个身,口中念念有词,不是什么正经话。

厌一颇有耐心的等着,不过是打了个哈欠的功夫,就见安南辞瞪着眼睛蹭的一下坐起身来,一副惊着了的模样。

“你刚刚说什么?”

厌一回:“天赎阁沈妄夜里入了六姑娘的院子。”

话刚落,安南辞拎起一旁的衣袍胡乱穿上,飞快的蹬好长靿靴就冲了出去。

厌一跟在他身后,瞧他这般急切的模样,又慢悠悠道:“六姑娘无事。

主子让我来知会你,沈妄昨夜在盛安街遇袭,如今下落不明。”

他这说话大喘气的模样气坏了安南辞。

站在去千落院和秋水院的岔路口,他烦躁的挠了挠头,上前抬脚作势就要踢厌一。

厌一灵活的躲过去,身影顿时消失。

安南辞破口大骂:“说话不利索的玩意,和你主子一样的坏心思,就喜欢看人着急出糗。”

他整理着衣衫,一边往秋水院走一边咕哝:“沈妄这报应来的可真快,小爷我还没出手呢,他就被人刺杀了。”

秋水院里,颜渚白竟难得早起了,边打着哈欠边坐在晏新寒旁边看他作画。

安南辞到后,看着晏新寒画的新奇玩意皱了眉:“你这是画的什么东西?这木头箱子和弓箭怎么能画在一起?难道是想做新的武器?”

他凑近了指着画上的柱型物件和布帘木箱摇了摇头:“这些东西看上去实在是不配,怪异的很,属实看不出要如何才能有攻击性。”

颜渚白捂着嘴困得泪眼婆娑的冲他伸出了拇指:“你这话说的,和我表哥刚刚自己嘀咕的差不多。反正就是他画的不对,也找不出正确的画法。”

晏新寒懒散瞥颜渚白一眼,而后收起画,直道:“却是如此。在残留的古籍兵书上,却有之言半语描述过大型兵器,不过上下近三百年,从未有人真正做出来过。”

安南辞不懂了:“那你怎的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若是让其他人知晓,怕是刺杀你的人要从我安府排到皇宫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其他皇子对你有多么忌惮。”

晏新寒唇角轻勾,桃花眸里满是讥讽:“我一个咸鱼废物,有何好令他们忌惮的?”

安南辞嗤笑一声,不接他的话了。

他凑到颜渚白身边,问:“你今儿个怎么起的这么早?这不像你一贯的作风啊。”

颜渚白神色痛苦的摆了摆手,一脸的无奈:“昨夜沈妄入安府,府里还多了几个身份不明的人。

厌舞一直守着我,孤男寡女的,我是一夜都没敢睡,天将微亮我就起身了。”

安南辞“噗嗤”笑出了声,“瞧你这点出息,孤男寡女的,像是厌舞能对你做什么似的。”

颜渚白撇撇嘴:“她要是真的想,我还能反抗的了吗?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最是怕那等女子呢。”

安南辞又是嫌弃的“嗤”了一声:“懂懂懂,你就喜欢那柔情蜜意,娇柔温婉的。”

他语调带着浓浓的调侃,颜渚白冷哼一声,幽幽道:“今儿一大早,微南兄就让祝阳来传了话,说他离开浔阳几日,不用寻他。”

安南辞揉揉肚子,拿起个苹果就啃了一口,咬字不清的道:“离开浔阳?他能有什么事啊。”

颜渚白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他凑近安南辞,挑了下眉,嘿嘿的笑了一声:“安小五,你觉不觉得,微南兄对你家安小六有那种想法?”

安南辞不明所以:“哪种?”

颜渚白狠狠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神情都带着些许不怀好意:“就那种啊,男女之间那种呐。”

安南辞咬苹果的动作一下就停住了,他狠狠推了下颜渚白,嫌弃道:“你有病吧。

微南兄怎么会喜欢我家小六?十一公主喜欢他人尽皆知,他可是要做驸马的人。”

蒲小藻

作家的话
谢鸾知的两推荐票和推荐票红包
谢团子的十三张推荐票
谢一阵岑发的红包
感谢支持呀~
求票票吖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