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小祖宗又飒又拽

第74章 爱恋

沈凛的话,打破了林珍一直以来的自我麻痹。

“他是,他是!他怎么能不是呢?侯爷,侯爷——“林珍从椅子上跌落,要伸手去触碰沈凛。

沈凛大力甩开,嫌弃,讨厌,嫌恶的眼神,让林珍如针在身。

他竟然如此的厌恶自己吗?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是沈江蓠,是沈江蓠。

林珍把所有的矛头都转向了沈江蓠。

沈江蓠一回侯府,自己的生活就开始不顺。

是她,是她!林珍猛的起身,扑向沈江蓠。

沈紫苏是最了解林珍的一个人,她一直都盯着林珍。

所以也是最先反应过来,她下意识的就挡在了沈江蓠的前面。

沈江蓠自然不需要,她单掌撑住椅背,整个人翻身而起,在空中的衣裙滑过完美的弧线。

她落地沈紫苏的外面,毫不犹豫的一脚,林珍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回去坐好。”沈江蓠推着沈紫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她继续坐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道:“侯爷,麻烦快点。”

沈凛听着沈江蓠的话,真的是忍不住想怼回去,自己刚刚造好的势就被打乱了。

地上的林珍,指着沈江蓠开骂。

“你个扫把星,都是你,都是你!你不回侯府就好了,你怎么不去死——”

“啪嚓”一声,是老夫人将桌子上的茶杯,打在了林珍的身上。

要不是惦记着一会还得用嘴说话,老夫人更想打林珍的嘴。

“够了!”

沈凛一声暴怒,他寒光凛凛的看着林珍。

“林珍你真的当你做的事情,无人知道吗?”

沈凛一把薅出来已经呆傻的沈玉林。

“他沈玉林,是怎么来的,你当我真的不知道吗?你心狠手辣的杀了一对农家夫妇,替换了沈江蓠,就为了保住你侯府夫人的位置。”

老夫人颤抖的站起身,走到了沈凛的前面,眼里全是不解的问:“你知道?”

她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你知道,林珍替换孩子的事情?”

沈凛苦涩心虚的点头。

“啪!”

“啪!”

“啪!”

“啪!”

四个巴掌,实实在在。

老夫人最后看了一眼沈凛,都是失望。

她再也不说一句话,转身坐在了椅子上。

可那背影,似是失去了什么。

看着精气神儿都差了。

沈江蓠起身,拿出自己口袋里的一枚药丸,放进了老夫人的口中。

顺着她的后背,像哄小孩一样的说道:“这个时候,刚刚好。”

老夫人明白沈江蓠说的话。

天时地利人和,只有这个时候的相遇,才是大家彼此喜欢的你我。

老夫人明白,可更心疼。

要是长在了她的身边,她该多开心。

她的第一个嫡孙女,也是当时唯一的一个孙辈。

她一定不让她受苦,受一点委屈。

沈江蓠看着老夫人慢慢平缓下来的呼吸,冷眉冷气的看着沈凛。

“痛快的!装腔作势的铺垫什么!”

沈凛再次无力的被打断了,他也不想造势了。

看着地上瘫软的两个人,林珍和沈玉林。

他先是对着沈玉林说道:“沈玉林,侯府并没有亏待你,可也不会再留你了。我给你一笔钱财,你离去吧。”

沈玉林此时根本就不知道该做如何的反应,自己不是侯府的少爷,只是一户农家的孩子。

这对农家夫妇死的好,要是不死,自己会不会被送回去?

可他们都死了,自己为什么还要被逐出侯府?

沈玉林心里慌了,他不想离开侯府。

不想。

沈玉林被拉拽到一旁,暂时没人管他。

沈凛再次看着林珍,从袖口里拿出一封休书。

“拿着休书,离开吧。”

“哈哈哈哈!离开,离开,我要去哪里?去哪里?”林珍满眼疯狂的看着沈凛。

“沈凛,你好狠的心!林家没了,你才休了我,你这个伪君子!”

“林家是自作自受,我只是奉旨行事。“

林珍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碧青色衣服的沈凛,她真的认识这个男人吗?

熟悉的颜色,似乎回到了自己看见他的第一次。

桃花盛开,他就站在那花间,打着一把折扇,风流倜傥。

也是这件衣服,就那一次,自己就爱上了这个男人。

她不明白,为什么?

“沈凛,你可曾爱过我?“林珍痴心不改的问了一句。

沈凛冷情的说道:“林珍,我不曾爱你。从未爱过!”

林珍逼退眼里的泪水,咬着牙关问道:“那你为何要娶我?林家吗?”

她今日要弄个明白,自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为何这样对她?

沈凛似乎想到了什么,一直清明自持的人,眼里却有了伤痛和愤恨。

“为何?林珍,你当真不知?”

林珍还未反应过来,上坐的沈江蓠翻了翻白眼,非得问,问个屁!

磨磨唧唧!

沈凛也没等林珍回答,接着说道:“与我定有婚约的二公主,为何会去和亲?你林珍又是如何设计嫁与我?甚至我们的洞房之夜,你又是如何用药于我?”

“你处心积虑,不顾我的意愿,不顾我几次三番的明确告知,用尽手段,在我沈家风雨飘摇之际,在我父亲三年孝期未过的时候,嫁进这侯府。你有什么脸面来质问于我?”

沈凛的话,犹如一把把尖刀,刺入了林珍的肉里。

原来他都知道。

是啊,自己喜欢的不就是那个惊才艳艳,智计无双的沈凛吗?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林珍这一刻,就算想欺骗自己,似乎也骗不下去了。

她用尽手段去爱的人,一点也不爱自己。

林珍的世界崩塌了。

沈凛就是她曾经的所有。

林珍看着沈凛,就是这样的看着,如痴如醉的看着。

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少年郎,在那桃花林,冲着自己在笑。

林珍低下头,嘴角一抹诡异的笑容。

在抬头时,她略微平静的说道:“原来你都知道。”

“我会走的。“

林珍自己站起身子,晃悠着,有点艰难的走向门外,手里拿着那张休书。

她似乎放下了执念一般,走向了自己的院子。

沈凛也没有阻拦,屋内也无人说话。

上面坐着的沈江蓠,觉得林珍有些不对。

只是,她并不在意。

林珍一步,一步,走进了自己的芙蓉苑。

她将那一封休书,直接吞入腹中,她依旧是这侯府的夫人,沈凛的夫人。

她换上了自己的嫁衣,这是她最美的样子。

林珍锁好门窗,一根白绫悬于梁上。

自己这辈子,都是沈凛的夫人。

无论生前还是身后。

就算不爱又怎样,你的夫人终究是我的名字。

林珍和沈凛注定要纠缠一辈子,别想摆脱。

七初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