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小祖宗又飒又拽

第16章 祖母

沈江蓠接了红枣回来,暂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外出了。

冷泉已经在望江阁的角落开好了一个角门,小红枣也开始了自己溜自己的日常。

沈江蓠又在望江阁待了两天,加上去接小红枣的那一天,一共三天。

沈凛惩罚的三天闭门思过之期已到。

几乎是三天后的一大早,老管家就带着杂役来到了望江阁。

“大小姐,老奴来拆门。”

老管家面不改色的看着在墙上靠着的两扇门,该拆还得拆,仪式感不能落下。

沈江蓠再次邀请了老管家进来喝茶,两个人在大厅中,便能轻松看见外面的杂役。

杂役先是将门上的木条撤了下来,又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工具,将大门给安了回去。

“谢您了。”沈江蓠举起茶杯,这是特意来给自己安门了。

“顺手的事。”

老管家喝完了一杯茶,给沈江蓠带来了一个消息。

“侯府的老夫人要回来了。”

“哦?就是说我长得很像的老夫人?”

“是,老夫人常年在京都郊外的青莲寺礼佛,也是得知了大小姐的消息,这才回来的。”老管家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了。

沈江蓠同样起身,拿过旁边白芷手里的东西。

“老管家,给您的,早就预备好了。”沈江蓠将茶叶包递给老管家。

老管家脸上的褶子都跟着笑了,一点也不客气的接了过来说:“老奴就喜欢这口,谢谢大小姐了。”

“小事,喝没了再给您送。”

沈江蓠将老管家送出了望江阁,站在门口看着旁边的棠梨说道:“你这个情报头子,是不是要被替代了?”

棠梨珉着嘴角,小酒窝若隐若现的说道:“主子,我也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是被抢先了。”

“哎——行吧,先不扣银子了。”沈江蓠背着手,背影潇洒的走进了望江阁。

棠梨揉揉自己的脸,想着下回一定要快点!

扣银子可不行!

没想到到了侯府还有人和自己抢差事!

沈江蓠对于这个未能谋面的祖母,还有着一点好奇心,主要想知道长得到底有多像?

至于其他的亲情部分,她并不是很期盼。

望江阁用过早膳之后,沈江蓠就拿着一本闲书,躺在了摇椅上,随意的翻着。

现在的天气已经渐冷,屋内都烧起了煤炭。

沈江蓠旁边的炭盆中,还能看见几块烧红的煤炭,不过却一点烟气都没有,这是上好的金丝银碳。

“主子,沈紫苏过来了。”白芷将小厮告知的消息告诉了沈江蓠。

“来就来呗。”沈江蓠姿势未变,依旧慵懒的半躺着。

门外的沈紫苏,心里有着一丝忐忑,可想到爹爹的话,还是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

她身着桃粉色衣裙,外面是一件与之配套的披风,脖颈和边缘处,都有着一圈白色的皮毛。头上也仅仅簪了一根翠绿的簪子,并没有太多花眼的装饰。

清新淡雅,又让你眼前一亮。

沈紫苏,每走一步,裙摆上的压裙玉佩,波动的幅度都很小,也很难看见她的裙摆被踢飞的场景,她真的是名门贵女的典范。

”姐姐,妹妹前来拜访。”沈紫苏,完美的大家闺秀礼仪,对着沈江蓠先是行了一礼。

“嗯,坐。”沈江蓠坐起身来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

“谢谢姐姐。”沈紫苏脊背挺直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屁股也只是做了三分之一的椅子。

“找我有事?”沈江蓠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着。

“妹妹来告知姐姐,祖母今日就要回来。”

“哦,知道了,谢谢。”

沈紫苏看着惫懒,放松的沈江蓠,她真的怀疑这是之前那个气的林珍跳脚的人吗?

“那我就不打扰姐姐了。”沈紫苏起身,微躬身体行礼,告退。

“恕不远送。”沈江蓠点头示意,却没有起身。

沈紫苏并没有介意,她倒是觉得,如果自己可以和沈江蓠保持着这样的淡漠疏离,也是很好的。

沈紫苏的离开,让沈江蓠感叹的说道:“目前为止,除了林珍,大家都是带着脑子的。”

“毕竟都是精心培养的大家小姐。”白芷给沈江蓠及时的添了一杯茶。

“嗯,不错。这样最好。”沈江蓠可不想自己每天都和一帮白莲绿茶斗来斗去。

关键是怕自己一激动,全都杀了就不好了。

她喜欢这样安逸的生活,前世的打打杀杀已经过的太多了。

不过,沈江蓠也没有安逸的太久,老夫人回来的很快。

老夫人还未到门口,就有着小厮跑了过来,告诉沈江蓠,所有的人都已经去了门口接老夫人回府。

沈江蓠也没有特立独行,换了一身月白色长裙,上面有着月纹勾勒。

一走一动之间,月纹随之荡漾起来。

同色的狐毛大裘,披在身上,端是九方仙女,下界入凡尘一般,仙气飘飘。

沈江蓠走在前面,白芷和棠梨两个人跟上,三个人很快就到了侯府的大门口。

但凡看见沈江蓠的小厮丫鬟都傻了眼!

这个仙子是大小姐?

这也不怪大家惊讶,毕竟沈江蓠前几天还是破布烂衣的穿着,紧接着就是闭门了三天,这中间还没有人见过锦衣华服的沈江蓠。

林珍自然也在大门口,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沈江蓠,这样的一张脸,用好了真的是一张利器。

沈玉林看见了如此光彩照人的沈江蓠,不自觉的摸了自己的脸一下,龙凤胎?

老天也太不公平了!

沈紫苏还好一些,她见过了今天早上的沈江蓠,虽然没有现在打扮的庄重,但也不是前两天可以比拟的。

她心里多少有一点不舒服,谁不想是那个最美的女子?

可她明白,沈江蓠对她而言,并没有威胁,她是注定要去和亲的沈家嫡长女,自己只要交好,或者说不起冲突即可。

也许还能给自己带来助力。

这是有脑子的想法,自然有那没脑子的。

现在的门口还站了四个小妾和她们的女儿,竟然没有一个儿子!

沈江蓠感受着羡慕,惊叹,遗憾的目光,当然也有嫉妒的目光,可管你们是谁!

她顺着那道嫉妒如实质的目光,冷冷的看去,一个身着绿色儒裙的女子,自认坚强不屈的看着沈江蓠。

没实力,还嚣张。

确认过了,是会死得快的角色。

“老夫人到了!”

七初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