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何处画悲伤

美人何处画悲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三从四德女子训

被软禁的这些日子,阿娘时常来看我,不过我倒是更希望她不来——只因她每每同我说的大不过是些女子的三从四德之类的,叫我嫁入路家后万不可像在家中这般任性妄为,要我恪守妇道,孝顺公婆,万事以夫为纲……

这话说得,貌似打小我便是给家里丢脸似得。

虽说身为女子的我却不曾读过什么《女德》《女训》,从一些乡野毛孩手上弄来的杂书倒是看过不少,一时间让我接受这么多的“循循教导”实是无能为力。阿娘看着我头昏脑涨的样子终是不忍心,最后还是放过了我。

“艽儿啊,平日里是阿娘太过宠你了,虽说这路家人也是待你甚好,但你这性子还是得改改,眼看着你就要嫁为人妻了,阿娘不放心啊……”阿娘放下手中的书,叹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拉起我的手,这时我才发现年幼时那双握着我的温暖的大手如今早已布满沧桑。

“既然如此,艽儿便不嫁了,陪着阿娘可好?”我立刻见风使舵,我说这话和别儿个将嫁之女的意图可不同,她们那是着实舍不得自个的阿娘,亦或是说来让阿娘欢喜,而我却是真真地想借此机会便不嫁了。

阿娘自是懂我,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别以为我不知你那点儿小算盘,你嫁去路家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你这话莫要再说了,要是被你阿爹听去,还指不定怎么惩罚你呢。”

想起阿爹那凶神恶煞的模样,我立刻泄了气,嘟着嘴责怪阿娘把我给打傻了,阿娘却笑着说我本就不聪颖。

就在这时,沢哥哥走了进来,看着我们玩闹的样儿问阿娘我们在笑些甚么。往常他进来以后我都是和他打闹成一片的,但现如今不同了,一见他进来,我好不容易提起来的兴致反而褪了去,别过头饮着我的茶。

“艽儿这是在看甚么?”他指着我拿反的书,嘴角带笑。本应是那样好看的笑颜,如今在我看来却是碍眼得很。

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我还是识得几个字的,再加上阿爹经商,所以我自是比一般女子要学识渊博些——就是这过于“活泼”的性子,实是不像什么大家闺秀,可话又说回来,那些个封城里名门望族的女眷,还指不定有我这般眼见。

这手里的书自是沢哥哥进门时我随手一拿的,只是不想时运这般不济,连拿个书竟也会倒了。

我干脆扔下书,没好气地说:“我这不是怕进了路家后会被你们路家人耻笑么,只好临时抱佛脚了,不想这些书实是难读。”我把“你们路家”的音加重了好几被,他听时也是皱了眉头,但仍是好声好气地和我说是我多虑了,路伯父和路伯母都是十分开明的人。

偏偏我如今是那般厌恶他,他的脾气却是那般好得让人无话可说。

最后还是阿娘给我们打了个圆场才免于尴尬,但我其实并不觉那丝尴尬有何不妥——毕竟那也代表了我的不满。

南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