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轻狂,错撩魔尊以后

第2章 有人求见

第2章 有人求见

“你说什么?”药邪停下要往药缸倒毒物的动作。

夜倾璃的双眸之中,金光汇聚,眼前逐渐绘制出了一副金色的脉络。

这便是夜倾璃最强大的—————神瞳。

通过精神力的汇聚,穿透人体的外表看到身体的内部情况,无论对方是何等境界,都无法逃出神瞳的视网。

此刻,夜倾璃清晰的看到在对方的心脉处笼罩着一团黑色的絮状物。

她翘起了唇角,冷笑道:“偏门修行,虽然前期让你的修炼一路势如破竹,且比一般人更容易突破瓶颈。但所有的弊端会在后期爆发出来。”

“你的心脉已经堵死,再继续用现在的方法修炼,不出两个月时间,到时候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你骗我,你骗我。”

药邪的情绪顿时变得格外激烈,一把扔掉手中的托盘,伸手就要去抓泡在药缸中的夜倾璃。

“我说的是真是假,你现在运行体内灵力到心脉试一试就知道。”

面对邪魅男子的发狂,夜倾璃面不改色的说道。

药邪一下停住动作,他的双目赤红,狰狞着面孔瞪着夜倾璃。

夜倾璃毫无畏惧的迎面对视。

许久,药邪眼中的赤红逐渐退却,轻嗤的笑出了声,眼尾轻佻,方才的狰狞可怖全然褪却,反是多了抹妖娆的风情。只是这风情中盛满着杀意。

“我且用你这办法试一试。若你骗我,我便把你的四肢生生扯掉,来喂养我的毒宝贝们。”

说罢,他在药缸前盘腿走下,按照夜倾璃的方式运行,一时陷入沉静。

噗!

不到半会功夫,药邪的面容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一口血液从喉中呕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睁开了眼睛,夜倾璃明显可以看到他面容一闪而过的惊慌。

怪不得!怪不得!

他之前寻遍各种灵药,毒物,都无法压制身体的恶化。

“你,你既然知道我身体的情况,是不是有办法医治,是不是有解决我的办法。”

药邪声音颤抖,一时竟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被他泡在药缸中的小丫头的身上。

从刚才与夜倾璃的短暂交锋中,药邪明显在对方的身上也感受到了一种同类的特质。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疯够毒了。

但他在夜倾璃的身上感受到一种比他还要疯还要狂的气质。对方如没有足够的底气,是绝不可能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夜倾璃注意着药邪的一举一动,此刻终于开口,“我可以让你暂时缓解,只要你按照我的方式来。待我灵力提升,可以让你彻底痊愈,甚至可以让你实力提升。”

“当真?”药邪一听夜倾璃胸有成竹的开口,心中欣喜不已。

“嗯。”说完夜倾璃闭眼养息。

如今这具身体,损伤太过于严重,短短几句话,竟令她喘不过气。

每次使用神瞳,都需要消耗巨大的精神力。

要说以前,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虚弱的情况。

“我信!”看着夜倾璃虚弱的样子,药邪还是信了,好不容易遇到有人能救自己,要是在没命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

半个月后,玄灵国的夜家,夜烟然惊喜的跑到前院,“父亲,父亲,我成功了!我修为已经连升两级!”

“然儿!”夜家主闻声而来,“不愧是我夜家的天才,不错!不错!”

想他堂堂玄灵国第一世家,占有玄灵国第一大将之家的名号,如今再出一位绝世的天才,那.......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有如此力量,不愧是血灵脉,还真是便宜那废物了。”夜烟然眼中透过一丝阴毒。

“你处理得干净吗?”夜家主阴冷的开口,做事就要永诀后患,这才是真正的强者该有的。

“父亲放心,那小贱人绝对成为魔兽中的的美餐,烟消云散了。”一想起夜倾璃死的惨状,她就莫名觉得兴奋,夜烟然眼中的阴毒更甚。

此时远离都城的破旧小院之内,夜倾璃身上的伤已经痊愈,行动自如。

“师父......”

药邪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围在夜倾璃身边,就像是找糖吃的小孩一样,一点也瞧不见初时的阴郁气质。

短短半个月,药邪已经彻底被夜清璃的医术所折服了,一只嚷嚷着夜倾璃叫师父,她也见怪不怪了。

可最受不了是,药邪竟然对着夜倾璃撒娇卖萌。

这跟他一米八几以上的成熟邪魅外表完全不沾边啊!

夜倾璃实在是忍受不了,一个众人皆怕的药邪在自己面前,竟然在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面前撒娇卖萌?

“师父,师父......你准备什么时候再教我炼药嘛!”

又来又来!

夜倾璃实在忍受不了,自从他见了自己炼药之后,天天吵着,不停的说。

“这里有份灵草名单,想办法集齐,越快越好。”夜倾璃无奈之下,拿出一份纸稿。

这是她之前就准备好的,眼下身体已经痊愈,最重要的还是洗髓。

她用瞳术探查过这具身体,身体表面看起来是已经痊愈了,但是内部经脉错乱不堪,就连基本的聚灵都不行,更别说修炼。

“这个简单!这些药材,我都有,这就带你去。”

药邪一看,这些药材都是他当初搜集来炼制药人的。

比如灵星草,六角玄冰花等。

很快,药邪拿着夜倾璃所需要的灵草出现。

不得不说药邪挺有能力的。

“很好!你守着,不能让人打扰,我要洗髓。”夜倾璃接过灵草,淡然的开口。

“对了,百里之外,有人靠近,注意警惕。”

在药邪拿灵药的时候,夜倾璃利用瞳术探查了周围的环境,洗髓至关重要,绝不能让人打扰到。

“有人?是谁赶来找死,看我不去灭了他全家。”药邪一听,将眉眼一压,邪肆的面容顿时笼上了一层阴云,恨不得将对方扒皮抽经。

“来者并无恶意,无需如此,等着就好。”夜倾璃看着这药邪阴晴不定的乖张脾气不禁开口。

不出夜倾璃所说,在她进入房间内洗髓的半盏茶时间以后,有一批队伍进入药居范围。

“药老在吗?我们有事请求药老帮忙。”

“......”

“少主,没人。”

“对啊!少主这里这么偏僻,恐怕还真没人住。”

“家族的消息不会有错的。”

几人口中的少主正是玄灵国四大家族之一的秦家少主秦风。

传言这药老是一位大药师级别的强者,整个地玄域仅有一位,是人人敬仰的存在,都称之为药老。

但也有传言说,这药老嗜血成性,性格乖张暴戾、阴晴不定,还经常抓活人来炼制药人,脾气古怪,没人能够得到他出手相救。

因为众人都避而远之,生怕下一个炼制药人的就是自己。

温柔的辣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