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穿后,我误惹了神秘大佬

反穿后,我误惹了神秘大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包厢隐秘的休息室

第7章 包厢隐秘的休息室

坐在沙发上的左承业也就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接过了孙诗雅递过来的酒杯。

“哎,帅哥,你的样子像我曾经认识的一个朋友,你很让我喜欢。”孙诗蕾看向左承业,端起手里的酒杯,目光注视着左承业简简单单的示意着。

“还有?”对于孙诗蕾这样老套的话,见惯酒红灯绿的左承业其实没什么多大的反应,左承业对自己那是相当的自信,随后他举起了杯子,喝了一口。

此时,孙诗蕾笑了笑,其玉手缓缓的搭在了左承业的身上,她的手在他结实的身上游走,意味十足,她电眼看着左承业就那么的一眨:“你说呢?”

这时的左承业嘴角泯了一下的笑了下,见眼前的这个女人说话是如此直接,随后左承业也再次的看了看她那张貌似有些眼熟的脸,脑海里始终是浮过一个人的身影,说像她吧,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的神态行为上跟家里的那个她是百分百的完全对不上,而今能说的是现在的很多的美女都长这么个类型,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长得像的人那总的来说实在是太多了。

孙诗蕾见左承业一直看着她不眨眼,孙诗蕾随即娇笑了一声,毫不畏惧的对上了左承业的眼睛,细看之,左承业的眼神其实也是很深邃的,仿佛要把他的灵魂看透一样,左承业这人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够克制得住也能够把自己隐藏的很深,要不然那些做杀手的岂不是太容易的跑来干杀手的嘛,其一个眼神就能够把人看透,你说那他在这行还怎么混呢!

对于眼前这个妖冶的女人,两人相互确实也是就那样的对上眼,尤其是她那双会说话且亦勾人魂的大眼,让人不禁的是感觉什么都看的明明白白的,但好像又感觉貌似什么都没看懂似的,眼前这个神秘的女人让他想去探索了解。

漂亮的小脸蛋,虽然也是化着浓妆,但是或多或少的有点经验的人也都是能看出其底子也是个不错的,尤其是她那小手一直在他的身前画圈圈,九这个还用说的那么直白?这不是直接就是在暗示他吗?

既然眼前的这个女人都如此自由直接,那他左承业在这里又何必装呢!

此时,只见左承业伸出手搂住她的腰,便闻到一股身上的芬香入了他的鼻,香味入鼻之后也让他的眼慢慢变深。

这时的孙诗蕾的脸和左承业的脸靠的很近,近得几乎双方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荷尔蒙的的气息在两人周围萦绕,只是人的眼睛看不见罢了。

随后,左承业又把目光聚集看向女人那红润的嘴唇,此时的他没必要迟疑,借着酒劲直接的亲上了女人的红唇……

这时的孙诗蕾没反抗,她像个小女生似的,双手搭在左承业的肩膀上回应着他,微微带着点生涩让人怜爱不已。

此时的孙诗蕾的内心却吐糟恶心无比,他之前作为男人,什么时候跟男人亲过呀,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和女人的。

此时,现场的气氛让她突然心有点慌了,内心不禁的咯噔咯噔起来,尽管如此,孙诗蕾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强忍下自己有着想要逃走的冲动,这年头有些人找牛郎都还要从自己口袋里掏腰包呢给钱呢!更何况的是眼前的这个左承业可比那些牛郎可帅多了,总的来说她也没亏多少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反正这身子本来就是他的妻子的,他有没吃啥大亏的。

这时的左承业的手游离往上的时候,孙诗蕾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

当下被这女人的手打断后,此时的左承业脸上一惊露出些许告诉对方自己不满的意思时,直蹬蹬的看着眼前这个妖冶的女人。

“嗯,在这里让我心理感觉很不舒服,我们换个地方吧!”孙诗蕾气息有些不稳的说道!

而在这个时候,左承业便起了身站了起来。

见状后的孙诗蕾也赶紧坐起来,她迅速地整理了下自己上下的衣服,衣服领口已经是春色半露。

“喂,女人,你叫什么名字?”此时的左承业貌似已经对这个女人产生了越来浓厚的兴趣了。

“额,名字这个很重要吗?”孙诗蕾抿了抿唇,一脸的娇媚。

“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此时,只见孙诗蕾摇了摇头,她说话刻意把声音放的低沉,带着一股迷人的沙哑:“在这个地方,大家只要开心不就好了,何必问的那么细呢,明天过后你是你,我依旧是我。”

听了这些后的左承业随即轻笑了一声,只见他一低身,一把抱起了还坐在沙发上的孙诗蕾。

哪料到此时的孙诗蕾被突如其然的动作没反应过来,吓得孙诗蕾且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哪曾料到自己的反应却惹来了自己面前的这个左承业更大的笑声。

包厢旁边有个专门隐秘的休息室,设备和酒店差不多,左承业抱起孙诗蕾就往休息室走去……

隔天早上起来,孙诗蕾只觉得自己一身的腰酸背痛,感觉自己的身子仿佛散架了一样,她起来的很早,唯一可说的是自己的这身子只能说太久没运动了,所以昨晚做了那些剧烈运动后会让自己的身体如此的酸疼。

随后想起昨天那个左承业,自己从皮包里面抽出了十张的红票子,放在床头柜后潇洒的离开这个隐秘的休息室时,内心便是不禁的开心傻笑起来。

哈哈,这一千块钱陪一夜,这身价还不如现在市场上的那些牛郎,活该是气死这个左承业!孙诗蕾就想用自己的方式狠狠的羞辱他一番后,方才解自己一直以来克制的那些恨!

然,孙诗蕾想到目的是达到了,孙诗蕾的脑海里在想象着那个左承业估计是会在醒来之后,看到床头柜上的那些红票子时,再看看自己身边已经离开的女人,依据左承业那自负的性格,可以肯定的讲,他应该是会被孙诗蕾给惹怒了,其恼火的是那个女人竟然是把他当作什么牛郎?你说这事遇到哪个男人身上不会火的呢?除非那个男人是牛郎。

滨江壬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