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白色的秘密

深白色的秘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两把雨伞

掌声过后,许桀伸手调亮屏幕,对宁夏正色道:

“转身吧,看看案子。”

屏幕变换了几次照片,最后死者徐玲的照片定格在大屏幕上。

许桀没说话,张雷将平板电脑递给宁夏。

“宁夏,你先看看,这是三天前发生在山屏小区的一起命案,这两天我们还在排查死者的周边关系,我叫张雷,算是咱们队的老大哥。”

宁夏微微致谢。

马明杰对宁夏眨眨眼,他是早宁夏两年进警局,李心瑶的男朋友。

房间里还剩最热情的史一航,他把脖子上挂的耳麦正了正,对宁夏伸出手:

“我是你学哥,不过你入大学正好我毕业,咱们算是擦肩而过。”

宁夏礼貌地点点头,许桀一直盯着大屏幕,将屏幕的照片又增加一张后,许桀道:

“现在大家说说这两起案子的共同点。”

宁夏抬起头,屏幕上出现两张照片,两个女孩眉眼弯弯,一张是徐玲,另一张照片上的女孩也是笑意盈盈。

许桀调暗屏幕,两个女孩死亡后的照片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两张都是现场取证照片,女孩仰面躺在地上,浑身湿透,面颊被划烂,因为被雨水浸泡过,伤口边缘腐败溃烂。

现场气氛凝重。

“接着刚才讨论,大家还有什么新想法?”

“从现场照片看,应该是同一凶手。”

史一航抢先答。

“为什么?”

许桀声音低沉,似乎是在问张雷,又像是在自问:

“吕媛遇害,媒体大肆报道,为什么不考虑是凶手模仿作案?”

张雷将自己电脑的数据投影到大屏幕上,其实也是细心地说给宁夏听:

“左边的女孩叫徐玲,右边的叫吕媛,吕媛五月二十一日遇害,我们还在调查取证阶段,凶手又出手了。”

吕媛的案子宁夏听说了,还在省队集训时,大家就在议论这起发生在京海市的恶性案件。

“吕媛遇害当日是我们京海市入夏以来第二场暴雨天气,这也是两起案件的一个共同点,死者都在大雨夜遇害。”

“因为暴雨天气,死者都是第二日雨停后才被路人发现。”

宁夏看向大屏幕上吕媛的简介:

吕媛二十六岁,未婚,在某公司做出纳工作,下班回家途中遇害身亡,这点也与徐玲一模一样。

马明杰接着道:

“我们在接到报案后,详细调查了吕媛的周边关系,非常干净,大学毕业的女孩子连男朋友都没有,更不存在情杀,这点也与徐玲一样,对吗?头?”

许桀终于开口:

“死者身上财物均在,手机也在背包里,女孩们脸颊被划伤,徐玲身中三刀,吕媛两刀。”

“再看尸检报告:徐玲第3胸椎左侧有一横行长1cm裂创,深达肌层,第6胸椎右侧有一横行长2.5cm裂创,深达右胸腔,右侧后腹线下有一斜行长3cm创裂,刺穿脾脏。”

许桀停顿一下:

“宁夏,你来分析!”

比突然问话更意外地是许桀沉下脸,目光深邃,与刚才一直面容舒缓的许桀不同,宁夏觉得这才是许桀真正的样子。

史一航,张雷,马明杰一起看向宁夏,宁夏站起身,许桀给了她一个月时间,现在开始倒计时。

“凶手心里变态,单从划伤被害人脸颊的举动,仇视女性,这是两起案件最具特征性的地方。”

宁夏声音不大,有一种温温柔柔的清透,与她略带倔强冷静的外表不同,声音让宁夏变得柔软很多。

宁夏面对大屏幕,闪烁的屏幕之光打在脸上,她穿着黑衬衫,从容沉静:

“凶手性格凶残,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短期内作案两起,胆大心细。”

宁夏低头将自己刚才翻看的现场照片投影到大屏幕上。

“徐玲被发现时,身处两侧都是围墙的小区过道,距离门禁只剩二百米,吕媛被发现时,在小区绿化带的灌木丛里,距离最近一个居民楼只有一百米。”

宁夏略沉思:

“我怀疑凶手不是临时起意,跟踪过两个女孩,甚至熟悉她们的回家路线,两个女孩都没来得及呼救,直接被刺身亡,说明凶手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下手。”

“徐玲的背包里有化妆品,钱包,手机,乘车卡,还有半截超市购物小票。”

宁夏边说,低头看着电脑上的线索:

“吕媛也差不多,都是女孩子随身的零碎东西,还有一本基础会计学,两个人的其他共同点……”

宁夏停顿一下问张雷:

“监控呢?张警官刚才没说,监控没有发现?”

“没有,遇害地点都在盲区,凶手成功避开了城市监控。”

这是许桀对宁夏说的第一句郑重其事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

宁夏毫无察觉垂下头:

“被害人还是在某些方面有关联,我这里暂时只分析出这些。”

“宁夏说得对,这两个女孩子一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凶手绝不是毫无目的对两个人下手。”

史一航逐项把两个人的信息投影到大屏幕上:

“大家别急,我们一点点来。”

“看这里,吕媛两年来京海市,如果一定要说联系,两个人都住在山屏街,一个在南区,一个在北区。”

马明杰这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聚集到大屏幕上。

许桀道:

“这绝对不是巧合,她们租住在山屏街的公寓里,张警官去找房东问问情况。”

张雷站起身看看许桀又看看宁夏:

“许队,宁夏跟谁?要不要我带她去跑跑线索?”

许桀低头翻着卷宗:

“跟我!”

张雷意外地与马明杰对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刚才出门时还说刑侦队不需要女警,转眼的功夫,却收了人家做徒弟。

这时许桀手机响了,接完电话许桀抬起头:

“徐玲父母到了,宁夏和我一起去警局招待所。”

走出警局,清凉的风吹在脸上,宁夏抬手抚在脸蛋上,降了降温。

身后突然响起许桀的声音:

“很紧张?”

宁夏想摇头,最后点头。

“刚才还想说什么?”

宁夏诧异地看着许桀,他眉目清冷,目光犀利,向宁夏席卷而来一种压迫感。

“是什么让你欲言又止?”

宁夏略一迟疑:

“雨伞,我发现徐玲的照片里没有雨伞。”

许桀眼睛里一闪而过有赞许:

“已经确认过,徐玲的雨伞不见了,在可监控范围内,当晚徐玲确实打了伞。”

“被凶手拿走了?”

两个人走向停车场,许桀冷静回答:

“徐玲在那个晚上打了两把伞,走出公司时是一把小花伞,当时雨势不大,公司的摄像头拍得非常清楚。”

宁夏停止脚步昂起脸:

“另一把呢?”

“在最后一个监控里,变成另一把模糊的雨伞,那时雨势变大,看不真切。”

“徐玲中途停留过?”

许桀反倒止步问宁夏:

“是什么让你刚才欲言又止?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能像评价宋局一样知无不言。”

夜北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