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苦旅

第3章 神教

一切咻然消失,吴惑哉又回到了那片倒映星空的湖水,他又看见了那个老人,老人眼睛仍然像星空一样深邃。

“你看见了吧?那就是‘晨司’。我们现在处在的是由‘晨司’守护下来的土地,每一寸都弥足珍贵。”老人突然以一种慈爱的目光看向吴惑哉,“孩子,要加入‘晨司’么?你的父亲是一名优秀战士,同样,我相信你也是一个与他一般优秀的战士!不,你未来甚至比他更加优秀,我从你身上看见了希望!”

吴惑哉低声说;“那一切都是真实的么?”

“如假包换!”老人自豪的放声大笑,他们一代一代守护,一代一代流血,“晨司”的名号对他们而言本身就是一个荣耀!

“如果我加入我需要做些什么呢?我没有像先辈一样伟大的力量。”

“你现在没有力量,可你还小,你还会长大,你未来的力量会像高山一样巍峨,会像汪洋一样难以匹敌,这需要时间。”老人叹了一口气,“你可得快点,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即将面对的是灭世的灾难,不亚于你看见的那些的灾难,我们需要像你一样优秀的人站出来用身体挡住灾难的洪流。你需要做的是增援的是未来!”

吴惑哉平静的注视着老人的眼睛,老人同样注视着他。他不能抵挡那属于英雄的精神相传,那些救世的英雄。

“我可以么?”他低声说,问老人,同样问自己。

“你可以。”老人坚定地回答,“你一定可以,所以你愿意么?”

吴惑哉深吸一口气,“我愿意。”

在吴惑哉说出那三个字以后,周围的一切轰然崩塌,吴惑哉又回到了那片树林,眼前仍是那个老人。

“我会带你去找你父亲。”老人说,“你以后就是‘晨司’的一员了,你要像前辈一样守护这个世界!”

吴惑哉点点头,“是,我一定会的。”

老人同样点点头,转身走到用厚实帘子挡住的马车。原本闭着眼睛的车夫睁开了眼睛,抬头看着老人靠近,起身行礼。

车夫说:“我们影卫一定会将夫人少爷安全地送达目的地,请大人助我们一臂之力。”

老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马车,“里面有人么?”

“是我们一个法术大师,只不过前不久负了伤,所以正在里面养伤。”

老人说:“怪不得,一股血腥味。”

车夫满脸疑惑,“可是他是中的精神上的伤啊。”

老人皱了皱眉头,正想说些什么,车里竟然响起了一个带着戏谑的声音:“嘿,我们休息一下吧?”

车夫大骇,这哪是他伙伴的声音?扭曲、戏谑、嘶哑,分明是一个魔鬼的声音!他伸手捏住帘子一角,在扯开的时候却犹豫了一下,他收回手,从衣服下面摸出一柄小刀,定了定神,喉结微动,伸手拽住帘子。

老人沉声说:“放心,我在你身后。”

车夫点点头,手上猛一发力,掀起帘子。忽然,一股血腥气扑向车夫,帘子里面并没有端坐着他的伙伴,有的只有一具尸体,尸体的血液溅在帘子上,车窗上,到处都是。车夫弓起身子,积攒力量,他本能觉得危险将近,这车里藏着无穷的危机。

突然,一阵破空的尖啸声从下方传来,车夫想也没想,伸手格挡,他的手上握着一柄刀子!

短兵相接,迸出火花,车夫强忍着手臂上的强大反震,伸出另一只手,狠狠挥拳!

拳头落到空出,车夫正想再次发力,老人低沉急促地喝到:“闪开!”

车夫高高跃起,老人手指上跃动着一道雷光,雷光暴躁地落下,马车瞬间被贯穿!

“敌袭!”车夫高声大喝!

另一个车夫吓了一跳,高声问:“大哥,怎么回事?”

回应他的不是他的大哥,而是一条藏在草里的蛇,那条蛇敏锐地扑向他,咬断了他的喉咙。

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响起,仿佛毒蛇吐着信子,“哎呀呀,这道雷击真吓人啊!”一个怪人从马车底钻了出来。

那个怪人!原有的寂静被打破,真正的危机浮出了水面。

“这辆车里的人真次,我就这么轻松让他上了路,藏好久了啊。”怪人打了个响指,“小青回来!”

可没有任何东西回应他了,他呼喊的蛇已经只剩下一个没有脑袋的身子在地上抽搐,蛇的脑袋死死地咬在倒地的尸体上。原来在他咬断车夫喉咙的时候,车夫也一刀结束了它的性命。

怪人竟然流露出了悲伤,他带着哭腔说:“你们,竟然杀了我的小青?”

老人一声冷哼,双手袖子里面雷声阵阵,“你的性命就留下吧!”

怪人脸色一变,扯着嘴角大笑,“嘿嘿,和你这样的人打要交给专业的人,我这种藏在阴影里面的杀手是对付不了你的,只不过我叫了人。”

一个人凭空出现,穿着长袍带着兜帽,兜帽上印着一只血红色的眼睛。他伸手凭空比划,一道耀眼的光芒闪现,他对吴惑哉的娘亲说:“神女。”

吴惑哉一惊,扭头看见自家娘亲早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什么神女?吴惑哉认为自己听错了,自家娘亲怎么可能是神女?他的娘亲每天早上浣衣,下午织布,晚上教导吴惑哉识字,劳累得让吴惑哉心碎。这么平凡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他们口中的神女?

老人爆喝,双手电光闪烁,“神教!”

“神女,在下处理一下琐事,一会再来寻你,当然寻你的尸体也行。”兜帽怪影挥出一道诡异的光,笼罩了正在挥舞电光的老人,瞬间消失。

“啊,那就让我和你玩玩吧,小影卫。”怪人手中刀子上下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刀子最后在怪人手中变成了一道闪耀的乌光。

影卫车夫站着像一尊雕像,只是摆好架势,也不回应怪人。

怪人一把抓住跳动的乌光,让它重新变成匕首,开始桀桀的笑,“我劝你还是别期待什么哦,你们放出去的鸟儿我抓到了哦。”他在袖子里摸了一阵,拽出一具鸟的尸体。

只有一具!影卫暗自松了一口,表面却不声张,他深知来着实力的恐怖,他的手臂仍然微麻。怪人看起来想和他玩玩,那就玩玩!至少等有人来增援!他不敢透露自己的底牌,免得对方连玩玩的心情都没有了。

怪人有些惋惜的看着影卫,有摸索一阵,摸出一个青色的物件,丢在地上,“从小青口里保下这只鸟还是挺难的呢,让你失望了。”怪人开始绕着影卫旋转,一边走一边高声说,“你们不会有援军,不会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影卫面若死灰,他没有自信能打败对方,他咬牙大喝:“快逃!”他奋起力量,径直扑向怪人,带着决绝。他被派来这里已经六年了,一点点看着吴惑哉长大。从一开始的使命,变成了义无反顾的责任,自己到底算什么呢?他不知道。吴惑哉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连有他这号人物也是才知道没多久。但是好歹,他要尽他的责任。

尹洛清醒过来,抱着吴惑哉开始狂奔。怪人悠闲地格挡住影卫的攻势,幽幽地拉长声音,“快点逃哦,这场游戏,我想……让它更久一点。”

吴惑哉不禁冷冷打了个寒战,他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些刀光剑影。

不知道跑了多久,尹洛带着吴惑哉跑到一处灌木丛后面藏好,她喘着粗气缓缓坐下,泪水止不住往下掉,声音断断续续,“小哉,别怕啊,小哉。”

“小哉啊,你以后见到你爹别耍小脾气,我知道他这么多年没来看你,是他的不对,你心里肯定也有怨气,只不过你别生他的气,这是个极好的人,这些是没有办法的事。”

“小哉,别怕啊,小哉。”

吴惑哉的身体止不住地战栗,他才六岁,死亡对他而言尚且太早。自家娘亲语无伦次的安慰嘱咐他一点也听不进去,他不曾想过死亡,只不过现在,死亡离他竟然如此的近!

他们藏了不知多久,太阳渐渐落下,降临的黑暗让林子里的一切染上了诡异,吴惑哉渐渐平静下来,他们是不是已经躲过了追捕?

“藏在哪里呢?我来找你们咯!”那个声音有响了起来,在黑暗中忽远忽近。

尹洛呆滞地靠在树根,脸色苍白。吴惑哉则是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竭力不发出一点点声音。

“小哉,没用的。这样的人或许算不上是灵君,也不能牵动过多的超凡力量,但他们之中有些人却比灵君还强,因为他们精通杀手之道,精通杀人。”

一颗头颅砸在吴惑哉母子俩藏身的灌木丛,吴惑哉终于忍不住哭出声音,怪人一下子拨开草丛,声音响亮,“嘿,找到你们了!”

那是影卫的头,头颅空洞的望着吴惑哉,带着些的歉意。

怪人伸出手探入灌木丛,一把拽出尹洛,吴惑哉起身哭着尖叫,“娘!”

怪人掐着妇人的脖子,啧啧点评,“真不知道武司侯怎么看上了你这样平凡的人,要身段没有身段,要风韵没有风韵,只不过脸蛋尚可。”他想了想,又说,“神教也是,你这样的人当神女,搞错没有?你这样的人,我没杀了一千,也有八百了。”

尹洛忍住窒息的痛苦,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原初神说不能杀害这个孩子,必须放了他!”

怪人做出疑惑的表情,“原初神说?祂说的不关我事,我并不信仰和神明,我只是拿钱办事,有人点名要杀他,我接了两份工作。”他爆笑着用力捏碎了妇人的脖子,“杀你,和杀他!”

尹洛挣扎两下,彻底没有了力气。她最后留给吴惑哉的,只剩下一张充满歉意和悲哀的脸,即便用她最伟大的神明来撒谎,也救不了自己的孩子。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还有比保护不了自己孩子更痛苦的事情么?

清游不轻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