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之给你讲个故事

巨人之给你讲个故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五:马甲是个好东西

当韩吉拽着手中首席和第二名的成绩表,她忍不住赞叹:“………太厉害了,可是我有个疑问,为什么吉尔是S-却是第一名?讨伐巨人,她…她们只有两个人,是怎么做到的?”

总教官:“这个问题我正打算解释……”

在毕业仪式结束后的10分钟

四人在一篝火旁的空地处,顶着卡伦娜和爱德华‘关爱问题少年’的眼神,在哈里悉心解释下,吉尔才知道,这次的首席是她。

这……完全没有想到啊!!!:“怎么可能!我十节课能逃五节!理科巨差!就没有及格过!教官没猫饼吧!”。这句话说出来,立即受到了周围人如刀子般的关爱。

“……你是首席,我也觉得有点奇怪…”爱德华前两日统计过,不出意外的话首席是卡伦娜,吉尔是首席的确让人有点出乎意料。

她虽然各个指标都很高,特别是立体激动操作和演示,无可挑剔,但她严重偏科,理论堪堪及格。

“是吧!”在一群毕业生当中,前三名和第六名都聚在了一起难免会有点扎眼,为了不被周围的毕业生打,交叉抱手靠在墙上,还故意压小了自己的音量不被四人以外的人听到。

“但你逃课也能及格也是很厉害了。”哈里在一旁说道,而且吉尔课题外的知识点,他敢保证,比全部人还要多!

“嗯…如果把你在去年冬天野外带队训练算在期内的话就有可能加分”爱德华。

“…………不排除这个可能。”卡伦娜同意。

“……草!有人出卖我!”

“算了,首席也挺好。”哈里打着哈哈,当初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五个人:“也不好意思直接问另外五个人,万一都不认呢?既然结果已出就算了吧。”

“况且想去宪兵团的人,可不少,没必要让你得到这个加分。说的人,可能是真正想让你好。”虽然当时吉尔完全不想提这件事。

“……我看是想告我隐瞒实情吧……”吉尔

“……”三人

卡伦娜:“吉尔,我劝你善良。”扶额,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真是……

“…………你们知道,我不爱提这些事。”,偏头看着篝火,用木材搭建的空心搭正在拼命燃烧着自己,突然,‘劈里啪啦‘,传出被火烧木柴断裂的声音,瞬间弹出了几颗火星子。

她知道,当然知道,如果在雪山训练那件事上之前再加上她和卡伦娜在玛利亚刚沦陷的所作所为,毫无疑问的是可以提前毕业说拜拜的。

回来那几天为了避嫌,她可是逃了三天的课,还被总教官亲自抓回去被臭骂一顿。

在去年冬天,以吉尔为首的第7班一共九个人在高地雪山维持五天的训练,那一次,虽然为期五天,但是第七班是一个星期后才找到路线回程。

当初所有人都以为会被困在雪山中无法出去,途中还遭遇了出来觅食的雪狼群,可谓是惊险万分。

虽然吉尔要求队员不要把她做的事说出去,但不难保证有人在报告书当中说出事情,如果是的话,那么吉尔是首席的可能性就不出意外了。

同一时间

“吉尔华沙的平分是S-是因为她太偏科以及经常逃课……但这些成绩不影响她讨伐巨人的成绩,如果论综合实力的话,吉尔华沙这孩子更胜卡伦娜。

加上这两孩子对外公布的成绩只是在训练中的评分,并不是S,也没有讨伐巨人的数据,说句实话,我并不想让这么好的苗子被宪兵团埋没。”

这时候总教官开始解释这个成绩:“以往训练成绩都是有各个教官在士兵训练期间所给予的评价总结,有士兵能达到A或A+已是非常出色。

但这也只是传统惯例,众所周知,无论训练成绩多么的出色,在实际操作中,肯定会有所诧异。

当初玛利亚被突破的时候,那些驻扎老兵在面对巨人的时候都被吓得落荒而逃,更不用说是讨伐巨人。”。

埃尔文把成绩表还给了总教官:“士兵放假,立体机动是不允许被私自带出,这是军规,在玛丽亚,她们如何得到这些装备?”

“嗯……我个人觉的拾取牺牲士兵装备的可能性很大。”韩吉回答了这个问题。

“比大多数初阵的士兵心理抗压还要强,我觉得她们真的很适合调查兵团。”米克

“我并不是很清楚她们是怎么回来的,我知道的是,她们是跟十几个平民和几名驻扎兵回来的,每个士兵身上都有血,刀也没有几把,奇怪的是,装备的气体是满的,而吉尔华沙跟卡伦娜身上反倒比回来的人还要狼狈许多,刀具全损,手上的两把还是驻扎兵给的。”

说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总教官还叹了口气:“那些巨人讨伐的数据还是从那四位同行的驻扎兵口中得知的,那两个孩子口严的很,特别是吉尔华沙,回来后头几天完全不出现,生怕被人看到,要不是我亲自抓人,她可能一周后才出现。”说到这,总教官又叹了口气。

“天啊!埃尔文!你一定要让她们来我这里!!她们那几天的情报我保证一定有很大价值!!”

韩吉很好奇,这是大功,能标记功勋的大功啊,而且她们的经验绝对有很高的价值,没有补给。

在巨人领域活下去并且还能保护难民平安回到罗塞之墙,嘿嘿嘿妈呀好好奇好兴奋!!!

“之所以会有S级评价就是因为,她们两人在训练期间就讨伐巨人且10只以上,就像米克说的那样,她们比一般的老兵还要出色。

所以我才给出S的高度评价,在那种突然被破墙且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做到全身而退。”看得出来,总教官其实很满意这两个学生。

“而且还有能力护送手无寸铁的平民……那为什么不对外公布?以这样的实力完全是可以提前毕业,然后加入想去的兵团”

在短暂的停顿后:

“是有什么原因吗?”这是埃尔文问的。

“唉!”听到埃尔文的话,总教官叹气都叹出一种恨铁不成钢:“哪有什么理由,不说的原因完全就是那孩子不爱出头的德性!当初逼她都不肯说!还说什么人怕出名猪怕壮,做好事不留名什么之类的!都乱七八糟!生怕别人知道是她带的队!连那些和她一起幸存活着回来的士兵难民连她们两人的真名字都不知道!什么!一个叫露仁一个叫浩仁!

哈…气死我了……不是他们指认,我都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露仁和浩仁谁是谁!”说到这里,总教官想到埃尔文那句手无寸铁的平民……

他忍不住:“而且……有句话纠正一下,那群平民并不是手无寸铁…手中都有松油罐和酒罐……”说到这里,总教官还摸了摸鼻子:

“他们说是露仁叫他们一口气准备所有的瓶瓶罐罐,拿走所有可燃可爆的燃料,在路上做的……”最后扶了扶额。

埃尔文,韩吉,米克,三人顿时沉默连连……再加上一旁本来就没怎么说话的利威尔,四人头上仿佛都具现了六个巨大黑点……

因为不爱出头所以怎么都不肯说…吗?…可爆的松油瓶,可燃的酒精瓶……在路上做……吗?…这是四个人现在脑海中的想法。

韩吉:“露仁是谁?”

总教官:“吉尔华沙”记忆犹新。

“……这……就太有个性了…!!”这是韩吉发出的感叹,用来评价这个令人窒息(裂开)的(SAO)操作。

子曰不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