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之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重生嫡女之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白莲咬人

第九章:白莲咬人

抹着白粉的脸庞被划出三道横,黄旻玥愤懑的目光一收,勉强一笑朝着宫人说道。

“一曲一舞两照应,我们不要再争下去浪费殿下的时间!”

余长乐知道余含烟的秉性,出风头的这种事绝对不会谦让,而黄旻玥嘛,看来是皇后一族派来找自己麻烦的。

而就连自己无权无势之人也被牵连进来,盛得皇上信任的长公主和当今国母皇后的关系果真不好,也足以看出朝中两派之间斗得有多厉害。

抵住腰间的手一收,杏眼弯弯的余长乐笑得越发甜美。

她倒要看看,这黄旻玥给自己排了怎样的一场好戏?

“请!”

宫人话落,游船前就只有余长乐独站之上。

“余大小姐你要奴婢准备些什么吗?”

领事宫人有些好奇地瞅向余长乐,毕竟她可是救了长公主,又被猴面人亲自邀来的。

余长乐摇了摇头,径直走上了游船,很是自觉的坐到了矮桌前面。

“我没啥才艺,再说我只是被请过来喝茶的,对吧?”

茶壶中的水倒入杯中,余长乐豪气地一饮而尽。

“好……好水!”

张白鹇一下起身,双手撑桌整张脸靠了上去,余长乐几乎都能感觉到从他鼻尖呼出的热气。

他一双凤眸随意地一扫,讥讽地说道:“还不如从明月阁里请几个姑娘过来相陪!”

有股淡淡的药香!

余长乐想要向后躲去的身子瞬间止住了,杏眼一弯,从兜里拿出一把瓜子往张白鹇手里一放。

“二皇子听家父说你最近身体不好,来多吃点瓜子多补补!”

瓜子补补!?

张白鹇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他最近可并未放出自己身体不适的消息,为何要补补呢?

鼓乐钟鸣声传来,一下压服了整个吵闹的游船。

“好了,该看戏了。”

猴面男子端起茶杯喝了口白水,看向又躺下嗑起瓜子的张白鹇。

今天鹇儿两次吃瘪真不错,就是……猴面男视线一转看向同频率嗑瓜子的余长乐,目光灼灼地看向她的胸口。

这小姑娘兜里还有瓜子吗?有点想嗑。

“要吾立马叫姑娘来陪你吗?”

张白鹇凤眸微眯,就差把手里的瓜子扔出去。

“看戏看戏!”

猴面男子话音刚落面前便多了一把瓜子。

“先生请吃!”

果真是个好姑娘,不枉自己专门将她招来,猴面男乐呵呵的磕起了瓜子。

一声声清脆地嗑壳声中,一只大鼓缓缓地被推出,只见大鼓之上一娇美的女子站在上面。

清冽的琴声响起,而鼓上的女子也随之而动,小巧的足在鼓上打出鼓点,和琴声共鸣,甚至渐渐将琴声压服。

众人的心绪全都被这鼓上舞动的女子所吸引。

可合拍的琴声乱了,鼓上的女子脚步也开始凌乱,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大鼓上,传出一声闷响。

“可惜!”猴面男叹道。

“这有何看头,倒不如随吾去明月阁看白月仙子在人掌中起舞!岂不快哉!”

可惜桌上没有一壶酒,张白鹇有些不尽兴地吐掉嘴里的瓜子壳。

“要不现在就将白月仙子请过来!?让我见识一下什么是掌中舞?”

张白鹇别在腰间的折扇一展,万般风流地摇扇轻笑:“宴后吾定带你去瞧瞧!”

两只狐狸双眼一对,又相互转过头去。

白月仙子!?先皇年间的名妓,是以掌中舞闻名,可这岁数也可以当自己奶奶了。

余长乐嗑瓜子的嘴一停,十分狐疑地看向两人。原来他们好这口!?佩服佩服!

“殿下你可要给我做主!黄旻玥她故意弹错害我出丑!她就是怕我出风头”

娇俏的声音传来,余含烟发丝凌乱泪眼汪汪,急忙地跑过来直接跪在地上。

着急赶来的黄旻玥见此情景,只能咬着牙一同跪了下去,“臣女真是无心的。”

听着木板发出的两声脆响,余长乐都能感觉到她俩跪的用力,心里有多大的“冤屈”。

两人发丝凌乱,眼圈发红,从袖口露出来白皙的肌肤上有着几道划痕,像是在赶来的路上发生了争执。

“果真如此!?”张白鹇折扇轻摇,带起落在胸前的墨发,甚是自得的说道:

“姐姐们何必生气,昨个明月楼的姑娘还说黄大人家的千金,最是大气。”

他说着凤眼一挑,手上折扇轻浮的抬起余雨烟的下巴,”那余家小姐,最少温柔。”

被与妓子相比,两女脸上瞬间失了颜色。

“吾开心得赏!”折扇一收发出一声清脆,张白鹇直接忽视掉两女的神色,两指向后一勾,宫人提着花灯走了出来。

花灯放在跟前,宫人也懂主子的意,夹住两女的胳肢窝向后离去。

可不知是宫人没吃饭,还是黄家伙食太好,黄旻玥硬生生地挣脱出来,咬牙用头撞向了船板。

“臣女本不善琴,是余长乐逼着我弹的。”

余含烟小嘴微张,若有所思地说道:“姐姐在家中最爱抚琴,也最为善琴。”

兜兜转转还是落在了自己身上,余长乐细眉一挑,杏眼扫过一脸苦大仇深的黄旻玥。

就算是长公主和皇后再不合,也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往自己身上泼脏水,难道……

余长乐平直的嘴唇忽地向上一勾,朝身后的宫人悠悠地说道:

“我倒是有一份才艺想要献丑一番,希望你能我准备一物。”

先有拙琴劣舞,后面只要能弹出些动听的琴音便可艳压。

看戏的人群一惊,心里不得不承认余长乐的好算计,反而也证明了她真的不怀好心。

“府上有伏羲式和蕉叶式,不知余小姐要哪一款?”

“我不懂琴、也不要琴,你就给我准备一套茶具便可!”

余长乐目光淡淡地扫过神色各异的众人,不卑不亢地接过茶具,朝着张白鹇前一坐,然后用壶中滚水一烫杯。

“殿下请我来坐,臣女也没什么才艺,只能用茶来表谢意。”

张白鹇凤眸一眯,没个正形的身躯也直起了背脊。

“姐姐我可不记得你会烹茶!”余含烟急道。

“含烟要不你也上来喝一杯!?”

余长乐轻笑一声,眼尾扫过她身上穿着的粉衫常服。

初一大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