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之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第31章 诈人

第三十一章:诈人

花楼面前的三鼎红灯笼高高挂起,上面潦草的字迹在夜色中显得更加妖异。

老鸨靠在门前,美目半敛,手中的团扇一摇一摇的,勾的眼前过得男子心里痒痒的。

“没钱就别挡着道。”老鸨笑骂一声,手中的团扇摇的更欢了。

“啪嗒!”细软的手腕一停,老鸨团扇半遮脸,美目瞧向了前头,抬脚将面前的没钱调笑的男人给踢开,扭着腰走下台阶。

“哟!官爷来我蓝莲花有什么事吗?是想楼里的姑娘了吗?”老鸨掩嘴一笑,像是刚刚才瞧见余长乐般,惊讶地说道:“原来是个女官,沿着这条街左拐,那里保准你玩的开心。”

说完还拿着团扇朝着余长乐一扇。

一阵香风朝余长乐袭来,不仅香腻,还让人脑子一阵糊涂。

不对,余长乐一咬舌尖,嘴里的剧痛让脑袋重新变得清明起来,伸手一把抓住了老鸨的手腕。

“春姐,谁说女子就不能来此寻欢作乐呢?”

老鸨春姐眼中闪过一丝狐疑,自己从不见楼里进过女子,怎么就知道自己的名号来,难道有恩客是女扮男装跑来寻欢?不对……

春姐娇笑一声,扭着腰朝楼里一瞧,原来是这人在楼里闹得事,并且也是她把人给救走。

思绪一转,春姐就将余长乐的来意给摸清了。

余长乐来了也只为抓人,不畏她能猜出自己的目的。

“既然春姐你知道我是来干嘛的,那还不赶快把路给让开!”余长乐细眉一挑,撩开衣袍就要径直进去。

春姐依旧一脸娇媚柔骨的样,腰肢一扭,长腿一伸,直接堵在了大门处。

“各位官爷小女子可不懂你们说得是什么,但小女子知道这门是不能让你进的,不然以后我还怎么做生意?”

“我们将里面不干不净的收拾好,不正好帮你做好生意吗?”余长乐轻笑一声,然后抬手示意,两名衙役上前准备将春姐给拖走。

而春姐就如一只滑腻的泥鳅般扭腰闪过,靠着墙美目垂泪,丝帕捂着胸口,求道:“官爷,我们做这个的里面住的都是贵人,就这样闯进去得罪了,你我都不好过。”

“无事,得罪了就让他们去找京兆尹。”余长乐亮出了李大人给的搜查令,反正东西求出来就是用的,再说真找去还不是有人给顶着。

春姐抽泣的身子一停,美目泛起寒光,咬牙望向后方的花楼高处,上面依旧烛火通明。

抬头春姐眼中满是血丝的看了余长乐,忽地掩嘴直笑起来,又重回到往日的魅惑众生当作,只是眼眸里多了几分冷意。

“养你们都是干什么玩意,都欺负到老娘头上来了,还不快把人给赶出去!”春姐丝帕那么一扔,杵在门口抓梦脚的伙计瞬间清醒,凶神恶煞地拿着大棒堵在门口。

余长乐透过众人朝楼里一望,眉头皱起,“你是想拖延时间!?”

回应她的只是一声娇笑。

余长乐双手握紧,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她带来的人只能堵住前门。

“别管他们快点进去抓人。”余长乐面露急色的说道。

“你们敢吗?奴家的主子可是黄家人!”春姐扬起下巴,冷眼瞧过去。

衙役们露出了迟疑之色,黄家,这京城中姓黄的大家可只有皇后的母家,可不是京兆府能够抗的住的。

“哈哈!”春姐笑得捂着肚子直抹眼泪,“怎么不动手呢?非要老娘把脸撕破了才肯。”

一步一步,春姐迈过众人走到了余长乐的面前,伸出手扇过去,却被余长乐一把握住了手腕。

“哟,还有底气跟老娘甩性子,老娘劝你还是乖乖把手放下去,让我扇一巴掌消消气,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

“哦,是吗?”余长乐细眉一挑,手上的力气加重,将人拖到面前,开口说道:“忘了告诉你,我是公主府的女官,公主府生来就与黄家不对付,现在你又想欺负在我头上,你觉得我会饶了你吗?”

春姐倒是没想到用身后的主子仗势欺人,欺负到主家的死对头手上,脸色变得死白,连忙想把手给抽出去。

“啪”的一声,春姐被扇到在地,半张脸上一片殷红。

余长乐扭着手腕,居高临下地看过去,撇嘴说道:“果真是扇人消气,你再让我扇两巴掌,也许我就把生你的气了。”

春姐捂着通红的脸,整个心都好似被怒火给烧着了,只从她当上这花楼的老鸨,出了主家还没人敢这样落她的脸,现在一个黄毛丫头都骑在她头上来。

楼里的脏污还没有收拾干净,再加上心中的火气,春姐也不管什么官府和长公主,喊着伙计就上前去打压。

一时之间好好的花楼前一片狼藉,就连前门挂着的大红灯笼也被打掉一个。

余长乐这边的人毕竟少了点,被逼得步步后退。

“还不快把死丫头给老娘抓过来。”春姐大声喊道。

余长乐抿平的嘴角忽地一勾,慌张的神色瞬间消失,兵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过来。

“余妹子,我来的不算太迟吧!后门跑出来的人都给我们抓住了。”夏和裕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黑脸朝着扑过来的家丁一瞪。

余长乐被他急样给逗笑了,转眼看向春姐时,双眼却变回了平静。

“你在骗我!”春姐心如死灰,转头望向花楼,里面虽是灯火通明,实则却没有人声。

“我不这样做,这么能让你把人都聚在前面,且没有任何的防备之心呢?”余长乐一双杏眼没有丝毫波澜,仿佛前一刻所有都是她演的戏,她设下的局。

“把人抓起来,其他人随我去后院瞧瞧!”余长乐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只留春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输光了一切。

“余妹子,你倒真的是料事如神,让我找来人直接去后门堵,果真一堵一个准。”夏和裕眼中满是敬意,连口中的称呼也变得亲近起来。

“我只是诈一下她,没想到真的还成功了。”

余长乐笑道,不过脚上的步子迈的更加的快了,她心里总觉得有些慌。

初一大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