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少宠妻成瘾

第1章 一句话,你嫁是不嫁?

第一章一句话,你嫁是不嫁?

星城的雨总是能在春末的时候连着下半个月不带停,扰得人心烦。

阮卿刚放下手头的工作,就接到了公馆的电话。

叔叔阮平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却还是温和的:“卿卿,你先回家,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行吗?”

阮卿的心有一瞬间的柔软,沉默了许久,声音微哑:“好,我现在回去。”

她收拾了东西,阴雨连绵中,公交摇摇晃晃的往半山湾畔驶去。

下了车又走了一会儿,阮家公馆近在眼前,阮卿走近了,站在大门口愣了许久,才从一边的小门进去。

还没到客厅,就听见瓷器砸在地上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的尖利嗓音,硬生生地撕开了阮卿的耳膜。

一进门,就看到婶婶王秀和叔叔阮平成两人从楼上缓缓下来。

“喲,我们的大小姐回来了?”

王秀阴阳怪气道,“果然还是你这个叔叔说话管用。”

她冷笑着,神色讥讽的看向阮卿,“孙家那边可还等着我和你叔叔的回话呢,一句话,你嫁是不嫁?”

阮卿硬生生地忍住心头的厌恶,一时间没有说话。

见王秀又要发作,阮平成一把将人拉住,无奈的笑了笑:“卿卿,孙总身家丰厚,上次见过后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你要是答应了这门婚事,以后去享福,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享福吗?

孙家虽然有钱有权,但那个孙健不仅快要五十岁,还有一个已经上初中的女儿。怎么看,都不是一门体面的婚事。

她阮卿,不过是借着联姻的幌子,被阮平成和王秀送给孙家的礼物。

好让摇摇欲坠的公司拿到孙家的项目,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阮卿收起思绪,抬眼看着那夫妇二人,哑声道:“要是我不答应呢?”

这话一出来,王秀尖声嘲讽:“瞧瞧!这就是你的好侄女!亲叔叔都低三下四到这个地步了,她还见死不救!”

阮平成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卿卿你也知道,你奶奶和你弟弟的所有费用加起来不少,可一直都是我们家在掏……”

他欲言又止。

王秀一声冷哼,定定的看着阮卿的双眸,威胁道:“要是因为你任性不嫁给孙总,害的公司破产,那一老一小以后谁爱管谁管!”

阮卿看向默默不语的阮平成,嘲讽的笑了。

她不想让阮平成为难才答应回来,也抱着几分希望,觉得这个亲叔叔对王秀欺压她们姐弟的事避而不谈,只是个性软弱。

从未想过,他其实也是默许王秀用亲人来胁迫自己的。

阮卿拿着包的手指紧紧收拢,才能抑制住语气中的颤抖,“叔叔,难道奶奶不是您的母亲,只是我的祖母吗?”

像是被阮卿猛地戳到痛处似的,阮平成脸色瞬间变了,半晌才沉郁道:“大哥和嫂子没出车祸之前,说好了由他们来赡养你奶奶的。如今我们出着老人家的费用,已经是亏了。再说还有一个小安…”

那点若有若无的心虚在提到阮安的时候消失殆尽,阮平成看向阮卿,冷淡道:“小安总不能也让我们管到老吧?”

阮卿强忍住撕破他虚伪面皮的冲动,一字一句道:“那我父母去世的时候,留下的那些遗产呢?”

王秀理直气壮:“遗产?哪来的遗产?除了公司,剩下的你和你弟弟早都花光了!你知道光是送他进星城最好的学校就拖了多少关系吗?合着养大了两个白眼狼,辛苦费没捞到,还落不着一个好字!”

阮卿注视着那张刻薄可憎的脸,心头无限悲凉。

父母名下的财产远不止这座宅邸。还有公司的股份,现金,母亲的珠宝首饰,全都被这对黑心肠的夫妇吞的一干二净!

以前的他们有多巴结阮家,如今的嘴脸就有多恶心。

她咬了咬牙,“婶婶是非要我跟你算一算吗?光是母亲的珠宝,其中挑出一件,怕是也够小安的花销。更别说奶奶的住院费,大不了——”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落下,阮卿捂着脸,话音戛然而止。

“阮卿你给我听好了!你弟弟和那个死老太婆这些年花了老娘这么多钱!你给我嫁进孙家,抵消这些债务就算了,要不然,就等着老的死在养老院,小的被赶出校门吧!”

阮卿的眼眸垂着,长发掩过清丽的眉眼,有种诡异的破碎美感。

阮平成许久没有说话,这时才上前充当起了好人:“卿卿,嫁进孙家,什么都好说。小安会继续上他的贵族学校,你奶奶也能安安稳稳的度过老年生活,这样不好么?”

阮卿抬起头,红了的那侧脸颊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漆黑清亮的眼睛仿佛能照见人影。

良久,她用尽了全身力气,艰难的从嗓子眼挤出一个字。

“好。”

王秀怀疑扫视了一眼,冷道:“后天去跟孙总说婚礼的事情,等明年春天你生日一过就进门,别再想着耍什么花招!”

阮卿语气清淡,不带任何情绪起伏,冷漠道:“在那之前,我还是会继续念书,希望你们不要连这点自由都不给我。”

反正没花自家的钱,王秀也懒得再搭理,转身上了楼。

而阮平成似是颇为欣慰的笑了起来,端起那副慈祥的假面:“这是自然!只要你听话,叔叔什么都答应你!”

阮卿看也没看他,从另一边的楼梯上了三楼,回到了最里面由杂物间改成的小房间。

关上门,阮卿来到床前坐下,无助的蜷缩成一团,抱住了自己。

她答应过爸爸的,不论怎样,都要照顾好奶奶和小安。

如果牺牲自己一个,能让他们两人过得舒适一些……

外头的雨声越发大了,手机短信提示召回了阮卿的思绪。

她皱了皱眉,看完信息收起手机,加快速度收拾了一下,下楼便要出门。

家里的佣人忙着摆晚饭,看见阮卿眼底的轻视越发明显,懒洋洋的问了句:“大小姐这又是干什么去?”

“我去兼职,最晚明早回来。”对于佣人的冷嘲热讽,阮卿已经视若无睹,淡淡的说完就出去了。

六六是咩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