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是和瑾公子的第一次分离呀

“玉歌,今日阿昌会送来锅子。”

“我刚才下课直接去厨上领来了今日的饭食,厨上今日做的熬菜和馍馍。

我送去给李夫子吧,他家孩子多,每月的束脩都不怎么够吃使,多拿回去一些饭食也能多省一些。”

“让我去,我的玉歌不许给别的男子送东西。”

“吴枫瑾你真是越来越幼稚了,李夫子都已经是当祖父的人,知天命了好吗!”

“那也不许!”

“好好好,你去你去!”文玉歌把饭食交给吴枫瑾。

瑾公子走过没一会儿,阿昌送来了各色菜品。

“玉歌姑娘,近日羊肉难买了些,咱们这都嫌羊肉腥膻本来吃的人就少,这天冷就更少了,若不是汴梁府有回族居民,连这些都很难买到。”说着阿昌端出了两盘薄切羊肉片摆好。

“够了够了!”文玉歌笑眯眯的说道。

瑾公子这时也送饭回来了,帮着阿昌把汤锅架好。

北地吃锅子和南边不太一样,这边是取一锅清水,水里放葱姜盐,水烧开先涮羊肉片。

调一小碗芝麻酱放上腐乳辣椒油,涮好的肉菜等蘸着吃,美味无比,大冬天两人吃的滋滋冒汗。

等肉吃的差不多,汤水也煮的白了,另找一碗放上葱花芫荽,舀一勺白汤在碗中,文玉歌不吃葱花,就只放芫荽,也很是鲜香。

然后就是涮切好的鲜豆腐,冻豆腐,冬瓜片,白菜叶子,红薯片,土豆片,粉条,最后下面条。

其他也没什么可吃的,毕竟北地到了冬天也没什么新鲜蔬菜。

大户人家可能会有更多的选择,但是文玉歌小老百姓,这次吃的就算是很丰富了,而且县城贫乏,也找不来什么丰富的菜品。

一顿饭吃的两人满头大汗,棉袄也脱了,袖子也撸上了。

抬头看着对方的样子,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吃过锅子,最不好的一点就是,身上和房间里都是味儿,吃的时候有多好吃,这过后的味道闻着就有多崩溃……

还好下午有课,回卧房换身衣服,洗洗头发,休息室的门窗全打开,这味道散的也差不多了。

不得不再吐槽一句,大冬天的洗头发,真是遭罪呀呀呀!

腊八这日,瑾公子又叫小厮送饭了。

“玉歌,今日腊八节,我让阿昌一会儿送来腊八粥。”

“你这两个小厮真是被你折腾的不行。”

“玉歌只喜欢吃不同的好吃的吃食,已经不算折腾了,若如别人那样,还要这样的花儿那样的朵儿,岂不更麻烦?”

瑾公子玩着文玉歌的手指“再要那东海的珍珠西山的雪莲,北地的貂皮南坡的荔枝,那才是折腾他们两个的。”

从那日晚间瑾公子对文玉歌的一番表白,加上这几日的相处,两人已是可以拉拉小手亲亲脸蛋了

“啪!”文玉歌打开瑾公子的手,眯缝着眼睛“看来你很有经验呀瑾公子?说,对多少女孩子送过这东西南北的珍奇玩物了!”

“没有没有,我这不是做个比喻。”瑾公子赶紧讨扰。

“哼!没有?瑾公子风流俊雅,去到哪里都是如那蜜蜂堆儿里插了一朵花,引得姑娘小姐们争相吃醋。”

“那玉歌有没有为我吃醋?”

“关我什么事?我算哪根葱吃的哪门子醋?你爱去找谁就找谁去!去找你那喜欢了七年的青梅竹马吧!哼!”

“……”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

“玉歌…”瑾公子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瞅着文玉歌。

“你少来这个样子,没用!”

“那怎样才有用?这样吗?”瑾公子俯身在文玉歌唇边印了一吻。

文玉歌又又又一次石化当场。

“吴枫瑾你…”石化当场的后果就是,文玉歌也没动就直接说话了,然后嘛,这效果就好像回应瑾公子一样…咳咳!

“…玉歌,你是故意的吗?”瑾公子问完,也不等回答,直接扣着文玉歌的后脑勺…嗯…自作孽不可活……

这粉嘟嘟的樱花瓣软软的,甜甜的,瑾公子想多尝一尝…

一曲终了…文玉歌这样想着,又觉得这个形容词不太好,又没怎样,不就…咳咳,不能想了!

文玉歌趴在瑾公子肩膀,不敢动,不敢抬头,这次是真真的,动也不敢动了…

“公子,腊八粥送来了。”外边有敲门声,是阿昌把八宝粥送来了。阿昌的到来,及时打破了文玉歌的害羞和瑾公子止不住的笑意。

八宝粥是去福来酒楼买来的,味道很是香甜,喝着粥,就着从回族居民那里买来的油香和酸辣泡菜,满满的幸福感。

就是不知,这幸福感到底是来自于八宝粥还是别的什么了…

下午没有课,两人在休息室看书,说是看书,瑾公子一会儿站起来转悠一圈,转悠着转悠着就转悠到文玉歌旁边。

摸摸细长的柔荑,搂搂细细的小蛮,亲亲粉嘟嘟的樱花瓣…

“吴枫瑾!”在又一次瑾公子蹭蹭包子脸之后,气急败坏的文玉歌朝着瑾公子吼道“你真是够了!还让不让人看书!”

“玉歌”瑾公子瞅着她“原来你不喜欢这样呀?”

“我我…你…你不能老这样…不好…”文玉歌结结巴巴越说声音越小。

“玉歌,我就知道你不会不喜欢。”

文玉歌觉得,这人真是!可是自己也很开心是怎么回事?这不都该是男子开心才对的吗???想不通……

晚间回去,文玉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会儿想白日的甜腻,一会儿又想着最开始,刚和吴枫瑾熟悉起来的时候。

一会儿想起这些时候的搂搂抱抱,一会儿又想起以前通信中问瑾公子怎的还没定亲,南地一般不求学的男子早早的都会定亲?

当时吴枫瑾回答:之前有个七年的青梅竹马,可是对方家世要比吴家好些,所以这姑娘一直没同意。

吴枫瑾出外行商,遇到了新奇的小玩意,不常见的珠钗首饰,衣服料子,也都会寄回去送给她,那姑娘礼物照收也没很明确的拒绝。

两人就这么断断续续的联系着,当时文玉歌心想,这不舔狗吗?

没想到风流俊雅的瑾公子竟有这样的一面。心大的文玉歌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当个八卦听听。

现在报应就来了,这个事就这么清晰的在脑子里翻腾,比那沸腾的羊肉汤锅还活泼。字字句句清晰的印在眼前,挥之不去…

“他家那么远,我父母亲是不会同意的…”

“文家即便以前是大户人家,现在也只是普通民户,他家也不会同意的…”

“我不是从最开始就知道吗?”

“所以我才从没往这方面想过…”

“真是的,和他又没怎样!”

“怎么就这么难受呢…”

眼泪缓缓滑落的文玉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这一夜睡的很不安稳。

第二日的文玉歌整个人都是厌厌的,没有精神,胃口也不好。瑾公子很紧张,又是给文玉歌熬小米粥养胃的,又是给她擦脸的。

这眼睛肿肿的明显是落泪了,想是昨日说他之前的姑娘,有些吃醋不开心了,然后又有些想笑,玉歌这是为他吃醋了?

虽然心疼玉歌,但又有些高兴怎么办!不过家中之事,还是要好好解决啊…

“玉歌,你吃醋啦!”瑾公子走过来环着文玉歌。

“谁吃醋了!”文玉歌把头扭向一边“有什么事让我吃醋?”

“没…没有什么事…”瑾公子觉得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哼!”

“好了玉歌~”瑾公子又把头埋在文玉歌脖子旁边蹭来蹭去的。

“喂喂喂!很痒的…”这人什么毛病,老是蹭人脖子!

“玉歌,不难过了好不好~”

“好好好,别动!”文玉歌掰起瑾公子的脸不让他动。

“玉歌今日这么…的吗?”瑾公子脸慢慢靠近文玉歌。

空气中粉嘟嘟的气息萦绕满室…

文玉歌向后仰头躲着:

“我没…唔…”真是个坏蛋!

接下来几日,两人没再提之前的事,每天就是带着学子上上课,然后吃吃喝喝,打打闹闹,手臂与背相交。(感觉好难)

两人都很珍惜放假前这几日难得的时光,毕竟一个假期快一个月了,这是两人第一次分离呢!

腊月二十二,文玉歌把行李什么的收拾好,若不是瑾公子在,今日下了课就可以回汴梁府了,文玉歌给家中去信说,晚间路难行,祭灶上午再回去。

到了晚间,两人一起又准备了锅子,毕竟大冬天,其他的菜容易凉,吃个涮锅,可以边吃边聊。

“阿瑾,我明日上午回去,正月十六才回来。”文玉歌看着碗。

“我等你,若过年没事,我去汴梁府找你。”

“好呀,我带你去汴梁府吃各种我们本地人才知道的美味吃食!”

“玉歌,你除了吃,还有点别的追求吗?”

“有呀,我喜欢美人,尤其瑾公子这种风流俊雅的美男子呀!”文玉歌真是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我的玉歌,是在暗示我什么吗?”瑾公子凑过去脸“来~”

“我的瑾公子,你这么不矜持的吗?”文玉歌单手挑起瑾公子的下巴,一副村中女恶霸调戏翩翩公子的模样。

“在玉歌面前,我从不矜持…”低头,在文玉歌手上亲了一下。

“喂,你的芝麻酱沾我手上了。”文玉歌晃了晃手,让瑾公子看那并不存在的芝麻酱。

“那让我也让玉歌的芝麻酱沾我好不好?”

!!!

这个人呀,真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放过。

一顿饭吃了将近两个时辰,说起来瑾公子的食量最多有文玉歌的一半,也是很尴尬,到底谁尴尬,俩人都感觉尴尬,哈哈!

“玉歌,等我去汴梁府找你,要去府上看望伯父伯母吗?”

“再说吧,我未与家中讲你的事…你这边家中…也甚是复杂…唉…”

“玉歌,这是我们第一次分离…”说着,又亲了上去…

第二日,瑾公子期期艾艾的把文玉歌送到车行,想亲亲抱抱文玉歌,人又太多,只能极力克制住自己。

在人少的地方,小声叮嘱文玉歌:“玉歌,你回去要记得给我写信。”

“忘不了。”

“玉歌你要记得想我。”

“知道了!”

“玉歌…”

“行了行了,再说下去,瑾公子你要在这人声鼎沸的地方哭出来不成?”

“那玉歌你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了,我走了!”

文玉歌在县西口搭坐着县城和汴梁府之间的载客马车,大家一起拼车走了。

瑾公子望着远去的马车,心中难掩不舍,本想驾车去送文玉歌的,但文玉歌拒绝了。

她怕自己当场哭出来。

她怕自己舍不得分别。

妃茉狸

作家的话
申请解封那个太难了,把新改的重新发一遍就直接可以了,太难了,捂脸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