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8章 流年不利

还在说着要早睡早起,没成想这几天作息直接乱了。

安置住可就半夜了。

泪目!

——我是茉莉的分割线——

文玉歌觉得,每日里在家挺憋闷的,相看吧,没有合适的男子,不去相看吧,父母明显觉得她对陈亚宗还余情未了。

真真是,烦透了!

这日,花姐来告诉大家,因这个月大家做的都不错,银号组织大家去游玩,选了蓬莱仙岛。

《史记》封禅书记载:东至海上,考入海及方士求神者,莫验,然益遣,冀遇之。

十一月乙酉,柏梁灾。十二月甲午朔,上亲禅高里,祠后土。临勃海,将以望祀蓬莱之属,冀至殊廷焉。

齐鲁之地,东至大海。

乘船出海,以寻仙山。

文玉歌他们去的这个地方,是去蓬莱寻仙的出海地,这些年被加以开发建造和宣传,很多来寻仙游玩的。

到时候大家一起跟着镖局走陆路,银号还找了专门做游玩接待的商行,安排的专用车,安全快捷。

好在天气热了,路上基本不怎么受罪,去海边游玩也很是适宜。

回家收拾几套衣服,鞋子,洗漱用品,还有路上的吃食,再拿几串铜钱。

这日早晨,卯时中,就在银号门前集合,一起出发了!

路上要行一天一夜,第二日早上到了,正好出海!

去的路上,平平无奇。

坐着马车晃来晃去,沿途的风景,和汴梁城那边,也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不过是城镇,农田的交替。

文玉歌去过京城,见识过大梁的繁华;去过晋阳城,那一路太行蜿蜒的盘山路,让她感受到了大梁的巍峨!

如今这白日的风景,确实让她觉得平平了,不过晚间一觉,再醒来已到渺渺仙山,蓬莱之畔。

众人到商行备好的客栈,也才卯时,吃了早已准备好的朝食,嗯…味道不怎么地!

洗漱过后,就又乘马车出发了!

这一路的马车,文玉歌坐的是,腰酸背痛腿抽筋…

不过到了海边,这一切就都抛之脑后了!

这片广阔的蔚蓝色的,就是传说中的大海!

文玉歌忽然就想起来了曾经。

曾经,有一个人说,要带她去看海,去看海边红色的树林,去看白色的水鸟在狂风中飞舞,去看那海浪拍在岩石的破碎…

呵!

垃圾!

“呸!这么好的风景,干嘛想起来这个烂人!”文玉歌唾弃自己!

然后又想到了陈亚宗…

“呸,更是个烂人!”

“一个男人都不顾忌你,还有什么处的!”

“……我来散心呢!想他们干什么!呸!”

“文玉歌!快点!走坐船出海!”

“好嘞!来啦!”

文玉歌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坐海船了!!!

为什么这么晃???!!!

到底为什么啊?!?!?!

这不风平浪静吗!

啊?!?!?!

商行带着他们游玩的管事说:“咱们大家!晕船的可以去船舱休息!”

文玉歌听话的去了船舱,还没刚一坐那呢,差点儿,真的是差一点点,就吐出来了!

之所以没有吐出来,是因为又试着学同行的陈丽姐,闭眼睡觉。

好么!

文玉歌感觉,自己的脑子,更迫切的想被吐出来…

“我还是出去吧!”

踉踉跄跄的出了船舱,来到甲板上稍微好一点点,但是这个船晃的人,还是想吐…

文玉歌看了看桅杆,今日没有扬帆。

嗯…

她爬到了围着桅杆的那个高架子上…

“得劲…”

迎着咧咧的海风。

看着远处的山峦。

享受着头发在身后,在脸上,在风中凌乱而张扬无序地飞舞。

“这才是出海呀…”

文玉歌就这样在围栏上,扒了一个时辰,终于到了那个传说中的仙岛…

在仙岛晃晃悠悠的转了一圈,文玉歌和景庚淑又在海边的一个老妪那里,每人花了八十文钱,买了两条珍珠项链。

“太便宜了!”

“在咱们那,这一条就得二百文!”

走了之后,两人嘀嘀咕咕。

两日的行程很快就结束了,回程的时候,是傍晚,回到客栈,吃过晚食,洗漱一下,众人出发。

迷迷糊糊的睡到半夜,只听“咣当!”一声,文玉歌和景庚淑醒了一下,没在意,又接着睡了。

然后感觉到马车停了…

然后又过了一会儿,开始嘈杂…

半个时辰过去了,马车还没继续行驶,而嘈杂声也越来越大了。

终于,文玉歌和景庚淑起来了…

询问了一下,他们的马车,撞到了路边的山石…

好像是赶马车的师傅,有些迷糊,差点儿打了个盹儿,然后没看到对面来的马车,好在及时刹车避让,没有酿成更大的事故,只是前车壁撞到了山石。

又派人找了最近商行,找来了替换的马车,众人拿着大包小包的,换了新车,继续赶路。

这一路有惊无险的回到了汴梁城,文玉歌没有向父母提马车的事,被知道了,不知道要把他们吓成什么样子,这若是没有处理好,那就是车毁人亡的事了!

回去之后,文玉歌和景庚淑又开启了每日上工,合作共赢。

这日,景庚淑约文玉歌和她去买东西,又是景庚淑的木架车…

“我说,这行吗?”

“没事!这样比较快,还省力!”

“我是说,你弄得住这车吗?”

“放心吧!没问题!”

哈!

回来的路上,果然不行了!

过一个闹市的路口时,景庚淑没有刹住车,和一辆马车撞了!

大部分责任在马车,不过好在马车跑的不快…

“小姑娘,有事吗?”架车的车夫赶紧停车下来。

“嗯…没事!”景庚淑看了看。

“我有事…”

“啊?你怎么了玉歌?”

文玉歌翻了翻白眼,道:“我的右腿,被马车轮子撞到了!”

马车的车夫,也是出来跑腿的,车上有官府的标识,他也跑不了,更何况这大街上这么多人,他也赖不掉!

“快快快,走,我送你们去医馆!”

到了医馆,治铁打损伤的大夫给文玉歌看了看,骨头没事,就是皮肉伤,也没破油皮儿,就是瘀肿了。

开了两瓶跌打损伤油回去搓一搓就行!

文玉歌也没让人赔钱,让付了医药费,就让人走了!

景庚淑把文玉歌送到家。

两人相对无言…

然后又相识大笑!

“我觉得咱俩在一起,不能架车!”文玉歌笑完,顺了顺气,才说道。

“我也发现了!”景庚淑揉揉脸。

“这撞车的频率,也太高了点!这才几个月,就三次了!”文玉歌感觉要生无可恋了。

“就,两三个月吧…”

“唉…咱俩流年不利啊!”

“不如,咱俩去烧烧香吧!”

“嗯!我看行!”

“去延庆观还是白衣阁?”

“都行…反正,赶紧除除霉运吧,啊啊啊啊啊啊…”

“淡定淡定!我觉得咱俩也可以再去算算卦!”

“嗯~也行!”

“唉!也太倒霉了点儿!”

“谁说不是呢!?”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