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7章 看人眼光差的一匹

说好的发新章,正写呢,家里停电了!!!

手机没有电,家里没有网,出去还下雨,简直了!

挨到半夜,终于来电了,赶紧来码字!

———我是茉莉的分割线———

这日晚间,陈亚宗又来找文玉歌

没成想,文玉歌母亲忽然回来了!

回来拿换洗的衣服!

!!!

“怎么办?”

“我去那边屋子躲着!”陈亚宗说着,去到了别的卧室。

等陈亚宗藏好,文玉歌才开了门。

没成想,文玉歌母亲去隔壁卧室时,看到了陈亚宗。

实在是,他躲床下,那么高的木架子床,窗外月光明亮,照的是清清楚楚。

两人一言不发,母亲只让陈亚宗走了,并未说什么!

能说什么?闹将开来,深更半夜,男未婚女未嫁,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没事也得传出点儿事来,更何况两人也确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

陈亚宗也什么都没说的走了。

文玉歌彻底对他失望。

“你两人到底要不要在一起?”等陈亚宗走后,母亲问她。

“不在,他的条件我看不上。”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

“他来找我,你这忽然回来,我一害怕,就让他藏起来了!”

其他的,再说也并不是什么有意义的了。

第二日文玉歌父亲又问了她一遍,也还是没有结果,这件事在文玉歌脑子嗡嗡中,就这么过去了。

文玉歌过后给陈亚宗写了一封信。

陈亚宗,没想到你是这么没担当的人,我母亲问我的时候,我多想承认下来这件事,可是不行,我连认下来的余地都没有!

既如此,从此我们一别两宽,我走我的阳关道,你有你的独木桥!

你也别再来找我了,你之前那么多事,我只是不想说而已,反正我们这些日子的继续,也不过是以前的不甘和无所谓的破败的感情而已。

只当我文玉歌多日的感情都喂了狗!

把信寄出去,文玉歌在家躺了一天,晚间,又给陈雅珍写了封信,把这事告诉了她。

真真是,太气蛋了!

事情发生后,文家很是低气压了一段时日。

但毕竟也这样了,日子也还要继续过不是?

可是今年大约真的是流年不利吧!

张琴悦一直以来,业绩都不怎么好,基本就是没有业绩,再这么下去,就要被辞退了。

而南姐手下新来的一个姐,出了个馊主意,说不如让张琴悦给大家整理文件,帮着记录,做一些杂事吧,大家出了业绩,每月给她一些,这样她还能有个不错的月钱。

这么一说,大家听着这都行,等她来了,就跟她说了。

当时她也没说啥,谁知,第二日,她带着她夫君,直接闹到大管事那里,一顿编排诉苦。

文玉歌和景庚淑没有出面,因为她俩级别不够,在这边小屋子等着还很是替张琴悦担心。

那个出馊主意的,名唤陈丽的姐,被大管事派人叫去了。

南姐和花姐没有传唤,也不能去。

一群人焦急的等在小屋子,南姐问张琴悦夫君的情况,张琴悦他们在哪住,文玉歌和景庚淑都闭口不谈。

直到大管事又派人把南姐和花姐叫走。

众人又接着等。

最后解决完,张琴悦和她夫君来小屋子拿走她的东西,文玉歌和景庚淑上前询问。

张琴悦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就和她夫君一起走了!

???

!!!

等人走后,又等了一会儿,花姐和南姐才回来,被大管事一顿数落。

“那个张琴悦,在大管事面前先说陈丽姐看不起她,欺负她,不让她拉存银,让她干杂活儿!”南姐喝口水。

接着又道:“还说庚淑的存银都不是她自己拉来的,都是玉歌帮她的,玉歌帮庚淑完成任务,一顿告状!”

“次奥!”景庚淑先忍不住爆了粗口!

“啥几把玩意儿?”文玉歌震惊了!“我也帮她了她怎么不说???”

“反正大管事对她安抚一下,就让她走了,上工不行闹事行!哼!大管事怎么可能真的向着她?!”

“就是,在咱们这,谁的能力强谁就得脸!其他的,都是虚的!”花姐接着道。

文玉歌和景庚淑简直是伤心死了好吗!?

好心好意帮她,最后落得个欺负她!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呸!!!

自此,文玉歌和景庚淑,再也没有和张琴悦见过联系过。

反而她们这当初互相看不上的两个人,越玩越好!

这日,景庚淑约文玉歌出去逛街,景庚淑还洋气的借了个木架车。

然而,技术也不怎么样,木架车也不怎么样的景庚淑,撞了一个在前面赶牛车的老大爷。

老大爷的牛车猛地一停,景庚淑在后边没来得及刹车,就撞上去了,文玉歌在后面听到了“呼啦”一声,以为木架车撞坏了。

景庚淑也不动,直勾勾瞪着扭头的大爷。

文玉歌一看,就下车扎着架势准备理论了。

走到前面看一眼地上的东西,看看车,又看看东西,然后看看景庚淑。

文玉歌觉得,这玩意儿不像她们车上掉的?

景庚淑不吭声。

文玉歌瞪着大爷。

大爷停好车,过来一看!拿起地上的小架子一比,嘿!大爷牛车后边,被景庚淑撞掉了一块!

???

“……”

文玉歌想,幸好自己没说话!

最后,景庚淑花了十文钱,找地方给大爷修了车……

“我说,大姐?你撞了人家,你瞪他干啥?”

“他猛地一停!”景庚淑柔弱的声音很气愤。

“???你跟他那么紧干啥?这么多人,你也不及时刹车?”

“这个木架子我操作不好…”

“……”

“哈!”景庚淑心虚。

“那你给他撞坏了,就赶紧走啊,你那个人家把你车弄坏了的表情,我差点就跟大爷吵起来了!”

“黑黑,我也不知道啊,我以为是我车上掉下来的,又觉得不像,所以在那看看。”

“……”文玉歌觉得自己,好累啊!

“然后那大爷,估计也以为我车坏了,看咱俩瞪他,他又跑不掉,就下车了……”

“呵!”

“没想到,最后咱们还要赔钱!”

“我真是服了你,真的,景大姑娘你,真是小女子,平生仅见!”

然后过不几天,景庚淑上工时说,她前一天下午,弄着那个木架车,跟一老大爷撞上,她摔路边草丛了……

因为,她睡着了……

“那玩意儿,不得一会儿划一下吗?”文玉歌问。

“啊…就是划拉过,感觉还能等一会儿……”

“???”花姐觉得都失语了。

“然后一等,等睡着了……”

“就这种睡法儿,不撞人,自己也得摔草丛!”文玉歌无奈了。

“啊…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自己摔过!”景庚淑,一脸惊奇,不带作假!

“……”

“……”

“……行了,以后你要么坐车,要么走路吧!”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