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0章 分手的季节

出去了之后,峰哥和彤二爷先回家了。

陈亚宗和文玉歌,一路上互相站队,陈亚宗之前认了赵雪母亲当干娘,说赵雪就是他亲姐,所以说话什么的站赵雪,对晁木子一顿数落,劝他放手。

文玉歌和彤二爷平日里与晁木子三人挺能聊的来,关系比较好,要不然今儿这约酒局的事,也不能找文玉歌,而且人都是劝和不劝分的,所以文玉歌站晁木子,对着赵雪一顿劝。

到了文玉歌家门口,几人在她家后面的路上又是一顿掰扯。

“陈亚宗,你是不是个沙币?人两个的事,你给这瞎掺和什么呢?他俩分分合合吵吵闹闹还少吗?”这一路的抬杠唱反调,文玉歌终于怒了。

“你知道什么?两个人不合适了,该放手就要放手!”

“你怎么知道人两个合不合适?你给这一顿说的比当事人都激动!”

“那是因为你不明原因,不知道都有什么事!”

“那你说,都有什么?”

“哎呀!跟你说不清!”

“???”文玉歌表示无语,“那你倒是说清啊!”

“说什么说啊,说了你也不知道!”

“我次奥!”文玉歌暴怒了!“滚几把单吧!沙币!跟着瞎掺和吧去!”文玉歌扭脸回家了。

陈亚宗瞅着文玉歌回去,又要来劝晁木子赵雪两人。

晁木子没搭理他,拉着赵雪先给她往家送,赵雪家在文玉歌家西边四个路口的距离,也不算远。

文玉歌在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生气!

这沙币,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人两个的事,给这瞎掰什么!?

大约半个时辰,陈亚宗回来了,找文玉歌来了,又把她叫出来,在家外边没人的大路边一顿掰扯。

“你还回来,回来干什么?!气我来了?”

“哎呀,你都不懂不知道!”

“我特么不懂不知道,你特么倒是说我不知道什么啊?!”

“晁木子那么不靠谱,赵雪之前已经和我说,不想和他在牵扯下去了!”

“她想不想和晁木子牵扯,那是她这会儿的想法,你怎么知道人两个扭脸会不会再和好?你瞎起个什么劲?!”

“那是我姐呢!我得帮着她啊!”

“你这什么姐啊,认的一个半路的姐,遇见这种事,有什么帮不帮的?!又不是打起来了!”文玉歌觉得自己简直是怀疑人生!

“你都不懂,我们这种关系!”

“我不懂,你懂,你懂个几把!”

“你不会以为我是喜欢赵雪,和他有什么吧?她就是我姐而已!”

“我没以为!就赵雪喜欢晁木子那样的就知道她看不上你这种的!”

“……”

还不会以为你喜欢赵雪,就算你喜欢赵雪,人也看不上你啊!这种事情,用我误会吗?沙币!

“你天天都不知道怎么想的,遇到事情该着急不着急,不该着急瞎跟着着急!是不是脑子有病!?”

“你都想的很简单,他们两个根本不是那回事!”

“你光听赵雪说她觉得晁木子不靠谱,以后成亲不值得托付,你有没有听晁木子说什么?!”

“还用听他说啊!他什么人,大家不都知道啊!天天就知道玩儿!”

“人就不能改变了?人以前在外族跑商几年,也知道吃苦赚钱吧?若不是那边战乱,也不能回来这里!回来这两年玩,难道以后也玩?不能再继续努力了?!”

文玉歌简直觉得自己在对牛弹琴!鸡同鸭讲!陈亚宗狗屁不通!武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没有脑子!

“他以后怎么样是他的事!现在我姐不想和他在一起,我就帮着我姐!”

“……”

!!!

文玉歌也怒了!

“现在我也不想和你在一起!我们也垃圾八倒吧!”文玉歌扭脸走了,回家去了!

真真是,要气炸了!

回家关门的时候,文玉歌瞅一眼,发现陈亚宗竟然没有跟着她,真真是!垃圾吧倒吧!狗男人!

陈亚宗在路边往树上打一拳,也扭脸走了!

文玉歌这边生气呼呼的洗把脸,刚躺床上还没一会儿,晁木子又来找她了。

重新穿戴好出去,又是大路边,两人往那商铺门前的台阶一坐也没说话。

晁木子拿出一个小烟壶,吞云吐雾了起来。

等他一盖子烟抽完,文玉歌问道:

“你咋这会儿又来了?”

“这不是给赵雪说完送回去,不想回家,说来找你聊聊。”

“她还是不同意?”

“是啊!刚才你回家后,我们仨在赵雪家门口又一顿掰扯。”

“陈亚宗刚才来和我说了,我们俩又吵一架!”

“他个沙币!”晁木子骂一句,接着道:“我和赵雪前边走,他不是跟着去了?在赵雪家外面,又给我在那这了那了,让我逮着他滤一顿!沙币!我们俩的事,赵雪还没说什么呢!他在那叽叽歪歪!我踹他一脚打两拳,他光躲也不还手!”

“沙币!”文玉歌也跟着骂一句。

“来一个不来?”晁木子又摸出一个小烟壶,问文玉歌。

“来!”讲真,文玉歌还没抽过烟,陈亚宗也没这爱好,所以两人平时也不摸这在年轻人中挺流行的小烟壶。

开头抽,呛了两口,惹得晁木子哈哈大笑!

“哈哈哈!文玉歌,瞅你那笨样!哈哈哈!”

“咳咳咳!”文玉歌歇着脸瞪晁木子。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哈哈哈!”

文玉歌适应几口,已经能熟练的掌握这个流程了。

两人在路边坐着,吞云吐雾,一时静谧非常。

仿若刚才骂人的不是这两个货一样。

一盖子烟抽完,文玉歌又从随身带的的袋子里摸出两个大瓶子!!!

“来一口?”

“???”晁木子都惊了“我刚才就想问你大晚上得掂个布袋出来干啥,你竟然还拿着这玩意?!”

“刚才从芙蓉楼拿回来的!麦子酒没喝完,我让店家给我打包带走了!刚才你一说来找我,我就知道,得用上它,就带出来了!”

“行行行!文老师你果然是老师!”晁木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两人一人一瓶,也不要杯子了,直接对瓶吹。

晁木子又絮絮叨叨了很多他和赵雪的事,文玉歌也告诉了他自己刚才和陈亚宗吵架分手的事。

两人又一起把陈亚宗骂了一顿!

回来时就已经丑时了,几人又吵闹了一场,晁木子和文玉歌感觉在路边没坐多久,东边天空已经开始泛白,公鸡也在“喔喔喔”的打鸣了。

“行了行了,回去了,我一会儿还得上工呢!”文玉歌站起身。

“这都卯时过了,走一起去喝个羊肉汤,你再去上工不得了?”

“喝什么羊肉汤!我回去还能再眯一个时辰!不然上工熬不住!又不像你,现在无业游民一个!”

晁木子被噎一下:“行行行,那你回去吧,我去喝个羊肉汤,再回家补觉!”

“去吧去吧!”文玉歌往家走着,举起胳膊,摆摆手,头也没回。

天一亮忽然就困了,太困了,赶紧回家补个觉!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