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和瑾公子的日常

“吴夫子,今日这个松子不好吃,明日的也不好吃,都没有昨日的瓜子好吃,那个原味的和咸香的掺在一起最好,不会太咸也不会太油腻。”文玉歌傲娇脸。

“玉歌,你就直说你要吃瓜子不得了,还在这里昨日今日明日后日的,真真是促狭!”瑾公子笑道。

“我今早上已打发阿星去买了你爱吃的原味和咸香瓜子,阿星说徐大娘家新上了糖味的,也买了一些给你尝尝。”瑾公子拿出一大一小两袋瓜子,并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干果。

“吴夫子,这个红薯烤得没有上次的好。”

“我重新烤两个。”瑾公子拿起围炉边洗过的生红薯,挑选两个比较好的放上去。

“吴夫子,这个糖葫芦有些酸。”文玉歌捂着嘴举着糖葫芦控诉。

“我尝尝。”瑾公子走来自然而然的扶着文玉歌的手吃了一颗。

“吴枫瑾!!!你…你你…”

“怎么了玉歌”瑾公子笑眯眯“这个糖葫芦还好,酸中带甜,玉歌你再尝一颗。”

“我…你…我不吃了,哼!”文玉歌把糖葫芦往瑾公子手中一塞,扭脸上课去。

“玉歌,中原的冬日刺冷,这腿感觉离了围炉就要废掉了。”瑾公子没课的时候,就坐在炉边,没必要绝不挪动一步。

开玩笑,这么冷的天别说腿了,去趟茅厕小瑾公子都感觉要冻掉了好不好!

“我做了护膝,不过飘飘欲仙的瑾公子,可能不喜带这些东西,不喜带这些也正常,毕竟显得腿粗臃肿,影响公子这一身的风流俊雅。”

“玉歌做的我都喜欢。”瑾公子喜滋滋的拿过文玉歌手中的护膝,面料是素色锦缎,里面用的棉絮,柔软舒适。

“叫我文夫子,或者叫我玉歌姐姐!”文玉歌大大的白眼翻给瑾公子“我比你年长半岁,你怎可如此没大没小?”

“好嘛~玉歌姐姐做的我都喜欢~”瑾公子注视着文玉歌,看着她的脸由傲气高抬,慢慢转变为粉红,绯红,爆红…转身背脸跺脚!

文玉歌真是觉得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唉…”文玉歌第十八次叹气,今日书院的饭菜,味道做的实在是让人难以下咽。

今日瑾公子最后一节有课,文玉歌自己在休息室,把学子们做的刺绣每一个都标出问题和好的地方之后,看着还有一刻钟,就提前去书院厨房领了自己今日的饭菜。

可是领回来之后,这白菜萝卜粉条和大肥肉片,真真是,尝一口就饱了!文玉歌用筷子搅着碗中的吃食,夹起来放下去,夹起来放下去…

文玉歌眼巴巴的望着门口,及至学子们都领了吃食回住处,瑾公子也没回来。

文玉歌嘀嘀咕咕:“该用午食了,这人跑哪里去了!”

“嘶…太冷了,算了算了…”文玉歌试图出去书院外买些吃食,但是打开门的那一股寒风,又把她吹了回来。

“也不知今日阿星有没有带些吃食回来。”

“平日里红薯吃不完,今日怎连个生的都没有了!”

“好饿…”

“臭吴枫瑾,也不知跑哪里去了!”

“哎呀呀,刚打了几个喷嚏,还以为是着凉,没想到是玉歌姐姐在念叨我呀~”

正说着,瑾公子夹带着一股寒气进了屋,裹着个大披风,笨拙的关了门,嘴里还调侃着文玉歌。

“谁念叨你了,我不过是怕书院出现人员失踪,我还得忙着一起找寻。”文玉歌继续趴在桌子上,对瑾公子翻个白眼。

“快快快,快起身腾开桌子,看我买了什么!”瑾公子凑到文玉歌桌前,打开披风,一个食盒映入眼帘。

“嗯?”文玉歌吸溜一下鼻子“买的什么这么香!”边说着边把领的书院餐食拿到一边,给瑾公子挪地方。

“刚才一去厨上,看到今日的吃食我就知道你不吃,所以让阿星抓紧去外边酒楼定了一份饭食!”

瑾公子打开食盒一盘盘端出菜来“县城西口福安楼的熬炒鸡块,烧三样,炸酥鱼,开花豆腐!都是你爱吃的。”

“瑾公子你真是甚得姐心!”文玉歌笑眯眯的端过米饭“这些菜配米饭最是鲜香!”

“瑾能甚得姐姐之心,是瑾之荣幸~”

“喂喂喂,要吃饭了,少在这里恶心人,你打量着我会因你这话少吃一口菜,给你省个晚餐吗?吴枫瑾你不要做梦了!”

“少吃一口,也免得你哪日长的如玉环一般,咳,圆润羞花。”瑾公子忍俊不禁。

“!!!你说我胖?嗯?”

“没有!”

“你就是嫌我胖!”

“没有,我只不过提醒姐姐。”

“不用你提醒,我谢谢你!”

“小心以后胖的嫁不出去。”

“你若咒我胖的嫁不出去,那我就吃胖了赖上你!”

“好啊!”

“吃饭,好个屁!”

“女子要…”

“闭嘴,吃饭!”

“好~”

为什么感觉自己像小孩子一样的被逗趣了???算了不想了,赶紧吃饭,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冷好冷!”这日文玉歌下课跑回休息室,瑾公子刚改完学子们交上来的课业,窝在炉边看书嗑瓜子“你的日子还真是清闲。”

“你若不要束脩,也可以这么清闲。”瑾公子笑语。

“不要束脩?瑾公子你养我呀?”文玉歌脱下披风,白了一眼瑾公子。

“好呀我养你!玉歌姐姐已经这么主动了吗!”瑾公子又笑眯眯的瞅着文玉歌,直把文玉歌看的两颊绯红。

“外边这么冷,辅一进屋烤火,脸都是烧的,哼!”文玉歌揉揉脸,扭脸坐去自己书案前。

“哈哈哈哈,玉歌你这么可爱吗?”

“吴枫瑾你再笑!”

“快来坐炉边,你坐书案前冷,小心一会儿脸更烧,哈哈哈!”

“闭嘴!”

“快来~”

“不去!”

“来嘛玉歌姐姐~”

“走开!”

“不笑了不笑了,好不好嘛~”

“哼!”

瑾公子拉着文玉歌的衣袖,把她请回炉边。

“你今日是不是下午没课?”

“是呀,怎么了?”

“我让阿星准备了午食,一会儿不用去厨上拿了。”

“嗯。”

两人静静的围着火炉看书,有那精彩的地方,互相分享交流一下,时不时的拿瓜子扔对方书上逗逗趣,也是难得的时光。

不到中午,阿星把菜送来了,一起拿来的还有一个铁丝架子。

“这是做什么的?”

“一会儿就知道了。”

阿星把各种菜肉摆好就退了出去了。

“这是要吃羊肉串子?可是这肥腻腻的五花肉片是做什么?”

“玉歌这就不懂了,羊肉冬日吃了虽然暖身,但不可多食,会上火,而且玉歌尝了这炙烤五花,就会觉得其他肉吃起来无比寡淡了。”瑾公子说着拿过羊肉烤了起来。

烤肉中原自古有之,后来随着烹饪的方式多样化和改进,就慢慢的不再是主流,只是一些游牧民族常用的吃法。

“这羊肉炙烤时,要不停的翻转竹签,不然会糊,竹签也会容易折”瑾公子边说边撒上一层层的盐,孜然,辣椒粉。

“撒过佐料翻烤一会儿还要再撒一遍孜然,这样孜然粉的味道才会和羊肉的鲜香结合在一起。”如此三遍之后,羊肉串烤好了。

“玉歌尝尝我的手艺。”瑾公子拿了一串给文玉歌。

“嗯?!好好吃!”文玉歌不大的眼睛睁的圆了不少“瑾公子还有这手艺!”

“哈哈,玉歌慢点吃,油料都粘脸上了,一会儿五花烤好之后更好吃!”瑾公子拿过手帕给文玉歌擦擦嘴角。

……

?!?

“呃…”

“哈哈哈,玉歌快吃,羊肉凉了腥膻,就不能吃了。”

“呃…你…你也吃。”文玉歌脑子又有些不够使了。

“好!”瑾公子边烤肉边拿过一串肉串吃了起来“如此这般边烤边吃才尽兴,如围炉作诗那般,由下人烤了端上来再食,实在是少了一番趣味!”

“嗯…”文玉歌很想附和,可是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闷头吃肉。

瑾公子满眼笑意的看着闷头吃肉的文玉歌,拿过串好的五花肉片烤了起来。

“先撒上一层盐,来回翻烤出了油,再刷上一层蜂蜜,撒上孜然辣椒粉,翻烤一会儿,再刷一层蜂蜜,撒盐,孜然辣椒粉。”

“如此这般来四五遍,等到五花肉片烤得焦黄,几乎不再起泡,再用两片嫩白菜叶子,裹着!”瑾公子把烤好的五花肉片给了文玉歌。

“尝尝!”

“这样能吃吗?”文玉歌表示很怀疑,不过从菜叶子里冒出的缕缕肉香勾动着文玉歌的馋虫。

“尝尝就知道了。”瑾公子又拿过一片白菜叶子给自己也包了一个,咬了一口,满脸餍足。

文玉歌斜他一眼,试着咬了一口:“!!!”然后三两口吃完了!

“太好吃了!吴枫瑾你…”

“我知道本公子甚得玉歌的心!”

“闭嘴,快接着烤!”

“遵命!”瑾公子笑语。

这一顿烤肉吃的,文玉歌表示吴枫瑾是我至交好友了,他口无遮拦的话概因南地风气比中原北地更开放,不跟他计较了!

妃茉狸

作家的话
最近会尽量保持每天三千字,大家多多支持,有什么建议可以提出来哈,茉莉会综合大家的意见,故事的文本大纲大概是有的,但是写作风格和填充还不固定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