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吵架

尴尬的笑,沉重的心,三人沉默了。

“唉,赵雪父亲这也太突然了。”

“据说是忽然的,直接没一刻钟,人就没了。”

“唉……不是平时老爷子身体还挺好的,怎么就这么突然…”

“晁木子说赵雪她爹喜欢饮酒,这些年生活宽裕了很多,大鱼大肉吃的也多,加上饮酒又不知节制…之前有过一些症状,郎中让清淡饮食,多练武,少饮酒,可是不听……”

“唉……”

几人虽没有见过赵雪家人,但心情也很是悲伤,三人默默吃完饭,就各自回家了。

文玉歌去到父母那,他们还很惊讶。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不用帮忙吗?”文玉歌母亲问道。

“赵雪族里是回纥那边的,和我们这不一样,不用帮忙。”

“那他们是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今儿晚上没我们梁族这些规矩,主要的重头儿在明早,但是人族里的规矩,也不让咱们参加。”文玉歌父亲解释道。

“嗯,是的,他们说是连棺材都不用。”

“他们是白布裹身,直接下葬。”

“嗯,唉,我先回去了啊,洗个澡,明日一早还要去上工。”

“去吧!”

“你给这个小花儿跟着她干,我是觉得不行,他们这一行的,上边的都不实在,就是让你们去听听,最后自己去买!”文玉歌父亲说道。

“先看看吧,不行再说,现在也没什么其他合适的。”

“回去吧,我觉得这个还不错,那小花儿和她夫君现在都在那上工,不好的话,她能把她夫君从州府也叫回来一起去?”文玉歌母亲很是看好这里。

“我先回去了!”文玉歌一看又要有争论的趋势,赶紧走了。

父亲一直不怎么同意她跟着花姐这边,觉得不靠谱。

明日还要一早起来,白天还要跑一天,真真是,没有精力了。

马上又要到八月十五中秋节了,文玉歌才知道陈亚宗的生辰是中秋这日。

陈亚宗要回乡下老家,没有和大家一起。

陈亚宗回来后,赵雪请大家一起去酒楼吃了个饭,算是答谢几人在她父亲丧事上的吊唁和礼金。

日子如流水,乏味不刺激。

文玉歌和陈亚宗之间,一架一架的三天好两天吵的消磨着。

这日,晁木子来找文玉歌了。

“怎么了?”

“赵雪和我分了。”

“又分了?”

“啥叫又分了!”

“不是吗?”

“是是是!”

“你俩分了找我干什么?这不常规操作么。”

“这次不一样,她要彻底和我断了联系。”

“???这么严重?”

“是啊,她觉得我不靠谱。”

“是挺不靠谱的。”

“!!!”晁木子瞪眼,好气,还要保持微笑,因为:“你帮我约她出来。”

“我怎么约?”

“你就说,你在新上工的地方,赚了挺多银子,要请大家去芙蓉楼。”

“???”

“你放心,我给你银子。”

“不是,这,太突兀了吧?她不去怎么办?”

“你约她,她不去你就劝劝她,要是我说请客,她一定不去。”

“……”文玉歌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呀!你看你这人!”晁木子急的真是左转右转。

“好好好,我跟她说,你可别在我眼前转了,我真是服了你!”

“我这不是也没办法吗,她都不见我!”

“呵,这不是你不想搭理人家,玩失踪的时候了。”文玉歌翻白眼。

“咦!咱不提这事行不行!”

“哈哈哈!”

“给,这是银子,你去约她,叫上他们几个一起!”

“行行行,我知道了,滚吧滚吧!”文玉歌摆摆手,把晁木子撵走了,影响她上工。

文玉歌先通知了大家明日晚间去芙蓉楼,还好,大家都没事,赵雪也很给面子的答应了。

接着又去芙蓉楼定了包间,这次是名为“春色”的一间,房内各种逼真的假花搭配装饰,很是热闹浪漫,文玉歌想,还挺贴合这次的事儿。

第二日,众人齐聚。

酒过三巡,依旧是玩色子的玩色子,跟着乐师狼嚎的狼嚎,很是热闹。

仿若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又仿若有一丝在悄悄改变的不同。

这边厢,晁木子终是忍受不了赵雪对他的疏离,一把把人按到墙上,吻了上去!

“哦吼!”

“哇!”

“我们回避我们回避!”

“来来来,屏风挡上屏风挡上!”

几人笑闹着起哄!

房间依旧嘈杂,乐师也很是有眼力见儿的加大了弹奏的音量,曲调也明艳欢快了起来。

没多久,两人从屏风后转出来。

赵雪摆摆手,让乐师小声点,随后端起一杯酒。

“我先喝一杯!”赵雪一饮而尽杯中酒,“今日虽说是文玉歌要请大家,但昨天她和我一说,我就知道,是晁木子让叫的。”

“我们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从在一起到如今,咱们都是一起走过来玩过来的,我们两个的性格,大家也都知道。”顿了顿,赵雪接着道。

“我已经年纪不小了,比晁木子还大一岁,我想要一个安稳的生活,而晁木子,还是安定不下来的。”

“我不是说了,我家中给咱们两个银钱,让我们开家店铺。”晁木子眼巴巴的瞅着赵雪。

“是啊,伯母也和我说了,你家中是做中人,与人做宅子房产田产交易的,也颇有些银钱,可以给我们盘个铺子。”

“这样不挺好吗?”文玉歌问道。

赵雪瞅着文玉歌,苦笑了一下:“然后呢?我们开个店铺,是雇伙计还是不雇?我们这最多也就是盘个小铺子,若雇人,那自己就不剩什么银子了,若不雇人,就得我们自己去看店,可晁木子是那守店的人吗?”

“……”

“呃……”

大家望向晁木子。

晁木子坚决的准备答应,却被赵雪打断:

“晁木子你不要说你会!以你以往的表现,大概会是,刚开始的时候,和我一起,慢慢的,就会变成我每日里守着店铺,而你,不知会出去鬼混到哪里。”

“……”被堵回去的晁木子,哑口无言。

“唉…”众人叹息。

“即便我不是那收店铺做生意的人,难道我们就不能干点别的?我们去上工,我家中也薄有田产,难道能饿着我们?!”

“你还是不懂,我说的这些只是你具象的表现,若是做别的,你还会有别的,让我对于成亲后的不安定感……”

“我不管,我不会和你结束!”

“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

“我们今日先到这里吧,你们两个也都在冷静冷静!”峰哥适时打断两人的争论。

“走吧走吧,先走!”陈亚宗也说道。

晁木子和赵雪默默起身,随着众人一起出去。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