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借钱(2)

焦灼了两天的文玉歌,终于没办法,准备向武馆这边认识的人借钱了,考虑了一圈。

陈亚宗不行,两人这关系,牵扯到银钱不太好,张不开口。

彤彤和晁木子也不行,这俩人兜比脸干净,发了月钱一天都要先花一半,剩下的紧紧巴巴过十日,最后半月要么吃家里,要么吃家里…

峰哥和赵雪,虽然几人天天一起出去,但是觉得关系还是没那么到位。

还有谁呢…

文玉歌坐在武馆,烦躁的扣着指甲。

“文玉歌,你这不整理馆员资料,也不出去宣传拉人,在这发呆干啥呢?”新祺过来问道。

哈!新祺!对啊,怎么没想起来新祺呢?两人平日里关系还可以,新祺每月月钱也多!

“新祺呀,跟你商量个事呗?”

“干什么?”新祺白白净净的长了个眯眯眼,走路也不直念,平日里都微微驼着背。

看到文玉歌这样,表现的一脸警惕的样子。

让文玉歌又想笑又想打他。

“正经点!”

“说说说!”

“借我两千文钱!”

“啥?你干啥呢,要两千文?”

“你别管了,我分两个月还你,下个月发月钱给你一千,再下个月再给一千,你看行不。”

“你要这么多干啥?陈亚宗对你始乱终弃,你要去,嗯,咳咳,那啥…?”

“那你都不能想我点儿好!”文玉歌朝着新祺拍了一巴掌!“非要文文姐打你!”

“好好好,文文姐我错了我错了!你先说你干啥呢?别是去入印子钱或者去赌了吧?”

“你看我像这样的人吗?”

“那不能像,我一直觉得你是不能干这事的,所以这不是问问你,怕你被骗吗?”

“唉,放心,不是这事,是我一个好朋友,遇到难处了,我给她凑点钱,但是我这自己的不够,只能先借点!”

“不是骗你的吧?”

“不会,这钱也不急的她还,就当这么多年朋友帮她的,不过你放心,”文玉歌拍拍新祺的肩膀。

“你借我的,我按月还你!我给你打借条!”

“这不用,我相信你的人品!只要你别被骗了就行!”

“好嘞!放心!”

“我明日给你拿来两千文!”

“好嘞!谢谢啦!”

真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没想到新祺这么人物!真是帮了大忙了!

第二日上工,新祺给文玉歌拿了两千文钱,也没让她打借条,文玉歌下午下工,赶紧去陈雅珍给她的银号票号汇上钱。

票号是陈雅珍表姐的,可以通过朝廷渠道,把银钱给陈雅珍送去。

汇过钱,文玉歌又去把给陈雅珍的信寄了出去。

雅珍,见字安好。

三千文钱,我已按照你给的表姐的票号汇了过去,估计很快也能到你那里。

你在那边要注意身体,银钱不够了再给我来信,这些银钱有孟莉莉的六百文,我的不够了,借了咱们同窗我的朋友们一圈,只她爽快的拿了六百文出来。

我们两个的银钱,你不用急着还,什么时候宽裕了再说,在那边毕竟背井离乡的,若银钱不趁手,会很麻烦。

另外说个气人的事,我找田雅萍借钱,平日里她给我吹得她家多有钱,买个这五百文,添置个那一千文的,这次竟然一文都没有!

没有就没有,不想借就不想借,这都无所谓,但是她竟然一边跟我说着和你相交莫逆,一边又说知道你没钱,但是她也没办法,让我先找人借钱,以后她和我一起还!

我次奥!!!

生气!

什么人这是?!我都借来钱了,我用她跟我还?呸!

文玉歌气气愤愤洋洋洒洒的写了几大张纸。

之后,这事就如过眼云烟般,从文玉歌心中剔除了。

嗯…也是心大……

文玉歌借钱这事,也没再和别人说,武馆众人也都不知道,新祺的嘴很严。

月末发月钱时,文玉歌先还了新祺一千五百文,当日借的本来也多,这月武馆生意好,文玉歌挣得也多,发了两千多文。

还过钱,文玉歌觉得自己手中也还有不少,家中也不知她现在一个月能有多少月钱,她交了五百文,剩下的也完全够她花了,这个月再把剩下的一千文还了,就没事啦!

借钱的事,就这样过去了,文玉歌也通过这件事,把自己的朋友圈子整理了一遍,有很多该疏远的疏远,有一些也就保持面儿上的关系,有几个能深交。

这日下午,陈亚宗与文玉歌下工,送她回家,走到陈亚宗租住房子的路口。

“你等我一下,我忘拿个东西。”

“什么东西?忘武馆了?”

“不是,忘我住的地方了,我拿一下,”陈亚宗说道“一会儿要用的,你跟我一起去?正好你还没去过,看看我租的地方?”

“行啊。”

拐弯进入小胡同,穿过去走到另一条路,然后再拐进一个小胡同,走不远就到了。

房子是一个小小的民宅,与文玉歌家差不多,都是之前朝廷规划建造,用于安置迁调的百姓的。

只这个宅子要比文玉歌家还要小很多,进去只有一个厅堂,旁边有厨房,然后厅堂连接着一间卧房,卧房旁又隔出个盥洗室,麻雀虽小,也五脏俱全了!

要说现在大梁朝发展的越来越好了,尤其污水处理和排放,去留洋海外归来的很多官员,学习了外族很多的建造。

只要是朝廷新规划建造的居住宅子,不论大小,里面都有盥洗室和厨房,再也不用像以前的老宅,大户人家在卧房内自己还能隔出个盥洗室,放个恭桶,普通人家只能在床下放个夜壶,大清早的出去倒掉。

只这普通民宅的布局很是一般,有些钱财的就看不上了,被迁调到这些安置地方之后,又买了新宅子,把这不想住的租出去。

两人进屋,文玉歌打量着这几乎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小宅子。

厅堂只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书桌和椅子上,以及围着墙角的一圈,杂乱的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大包小包的,让本就不大的屋子,基本就剩了通往各个屋子的一条路。

走去卧房,大了很多,放着一张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宽床,一个柜门单侧有些歪斜的双门衣柜,一张干净的矮餐桌,一个矮榻,琉璃窗子采光挺好,让不怎么杂乱的屋子更亮堂了些。

彼时汴梁城的建造风格,就是这样,厅堂小小的一点,感觉都不是让人待客用的,只是一个大些的过道,通往各个卧房和厨房盥洗室。

而卧房却很大,来了客人,都是直接领到卧房,上炕的上炕,坐矮凳的坐矮凳,围坐一圈,嗑瓜子,讲闲话。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