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2章 人不可貌相

文玉歌经过小喇叭的几次事情,彻底不再和她说那么多了,只每天维持面上的关系而已,每天也没什么意思。

然后因天气慢慢变暖,武馆的生意也好了起来,文玉歌去找馆长了。

“馆长,我要换地方。”

“啥?”

“我不想在前馆接待了。”

“那你干啥?武师?你体能跟得上吗?”

文玉歌翻个白眼,这个馆长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脑子轴。

“我去宣传,拉人来武馆练武啊!”

“?!”馆长感觉很惊奇!

“很意外吗?现在不是宣传部缺人吗?前馆的接待也要不了这么多人,我去宣传不正好嘛!”

“简直太意外了好吗!”馆长很高兴!“我都没想到你要去做宣传,还以为你要走!”

“怎么会?咱们也一起上工这么久了!”

两人就这么愉快的达成了调岗。

第二日,馆长就把文玉歌领到了新祺那,对,新祺是主管武馆宣传的一个小官儿,以后文玉歌就归他管了。

说来新祺还是文玉歌当时在前馆接待聘请的,之前有什么想来武馆练武的,文玉歌也会私下先介绍给新祺,充给他当任务,所以两人关系还挺好。

现在文玉歌跟着他干,第一不怕武馆下的任务完不成,第二也能多挣些银子!

前馆接待现在一个月工钱也就九百文,但是去宣传拉人练武,一个月至少一千五百文钱,往前天气暖和了,一个月至少得两千多文,而且时间上自由些,有事了可以说是要出去宣传,不用请假就办了!

和彤彤跟着新祺每日里出去喊喊武馆的口号,在闹市给大家做做宣传,拉人来体验练武,天暖了,六人小组每日晚间也又开始了青春不离小酒桌的活动!

日子过得飞快,这日,出了个大事!

一个经常来练武的姐姐,堵到了馆长室,不知说了什么,反正气冲冲的来,面无表情的走!

过后的几日,这个姐姐经常来找馆长,也不习武了,就只每次气冲冲的来找馆长,终于又一次,在后边馆长室大吵了一架,大家离得远,只依稀听得是,还钱什么的!

大家背后一讨论,了然了,估摸着是东家欠了人的钱,找不到人,人堵到武馆来了!毕竟,东家经常被人要账不是?

要说这秋山武馆,老板不是馆长,背后东家另有其人,是个仪表堂堂的王姓公子,据说家中是台湾府人氏,来到汴梁城做生意,开了这秋山武馆。

但是后来据武馆的老人儿说,这王公子啊,明明是父亲姓张,家就在出了汴梁城往北,黄河边边的一个小村子里。

这张公子父母和离,母亲嫁入了台北的某一富户王家,嫁的是一个比自己大了十来岁的老头子,当时成亲,这张公子也是跟着去了的。

然后那边王老爷为了显示对待新妻的宠爱,就给这张公子起了个"天赐"的名字,并冠以王姓,此后,郑公子对外就宣称自己是台湾府来内州府城做生意的,名唤王天赐!

不过王公子这户籍并没改,还是跟着父亲在汴梁城外,户籍上还是姓张,当然,这些是文玉歌他们后来去参加王公子婚礼时才知道的。

王公子娶的不是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而是一个官家小姐,当时很是闹腾了一番。

据说开这个武馆,青梅竹马家很是帮了不少忙,又是出钱又是出力的,青梅竹马还为他流了一个孩子,最后还是没有等来成亲。

这王公子傍上了一个官家小姐,官家小姐的父亲虽然不是个大官,只是一个微末小官,但是在汴梁城这地界儿,还是朝内有人好办事,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谁让这王公子和青梅竹马家都是商户呢?谁让这王公子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觉得青梅竹马家帮不了他太多呢?谁让这王公子想勾搭官家小姐帮他,谁知最后想甩没甩掉呢?

还有人说,是王公子通过这官家小姐向人家里借了钱,还不上了!

反正最后的最后,就是这王公子退了青梅竹马的亲,娶了这位微末小官家的小姐,成亲的时候,据说这官家小姐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

婚礼是在汴梁城最大的酒楼办的,为啥没有在家呢?因为王公子家在村里,官家小姐不愿去,王公子在汴梁城的宅子,还是青梅竹马家出资的,也不能住了。

他们这现在成亲,虽然以后可能要住到岳丈家,对官家小姐来说,也算是半个上门女婿了,但是官老爷要脸,对外宣称他把女儿嫁了台湾府的大户,不能就在自家摆婚宴摆酒吧?!

所以,就在城中最大的酒楼,摆了婚宴酒席,当天武馆众人到酒楼的时候,傻脸了,这门前贴的,怎么不是王公子王天赐的名字!

这写的啥,张远山与郭家芳菲小姐成亲?

若不是这新娘子的名字对着呢,若不是大家隐约听过王天赐父亲姓张,众人都以为自己来错了!

婚礼很是盛大,以文玉歌这参加过京城婚礼的挑剔眼光来看,也不差什么了!

综上所述,鉴于王公子这前科,以及之前好几次被人来武馆要账的经历来看,大家一致认定,馆长又在替王公子挡箭。

王公子成过亲之后,基本不怎么在武馆露面了,经常跑州府去,不知在胡倒腾些什么。

谁知没几日,众人重重的被打脸了。

这要账的,竟然是找馆长的!!!

我的天,就算不是东家王公子,也可能是王公子手下那几个跟着他的小弟,怎么能是馆长呢???

馆长一向忠厚,甚至有些轴,很是老实踏实的一个小伙子啊!!!

被欠钱的姐姐,大概有小三十的年纪,长的不高,有些胖胖的,有个八九岁的女儿,经常跟着来武馆,等着姐姐训练完,一起在武馆洗了澡再回家。

经常和这姐姐一起的,是个年纪更大些的大姐,这两人长的就很不好惹的样子,平日里说话也确实都是大嗓门,盛气凌人,傲气凌然,但也不会主动找武馆众人的事,就是面上带着不好惹的气息。

这日,这两个大姐一起来了,来找馆长要钱,馆长这几日都躲了出去。

两人在武馆找了一圈,没找到,出来的时候,骂骂咧咧念念叨叨的,被几个武师听到了,等这俩大姐走后,大家直接炸了!

特么!

居然是馆长和那个姐姐好上了,然后馆长现在不想和这个姐姐好了,这个姐姐之前借给他的钱,现在找他要呢,他还不上了!当时借的还不少,有一二百两银子!

文玉歌对铜板换银子,没什么概念,反正听大家说,现在剩的,合成铜板得一两万文钱。

果然呐,人不可貌相啊!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