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偏见

文玉歌二姑母在萧家任劳任怨十几年,照顾婆母尽心尽力,加上二姑母的大女儿很是争气,课业一向拔尖儿,从小入的学院在汴梁城也都是数一数二的。

萧家表姐又兼是萧府长孙女,在萧老爷子面前很是得脸,从小被萧老爷子带在身边,夸赞起来都是这我这大孙子怎样怎样!

所以,萧老爷子荣退的时候就把这仅有的恩荫名额给了二姑母,把二姑母从皇商的杂货铺,调去了他之前主管的银号,做书吏。

虽是个小书吏,也俸禄不低,福利待遇极好,在普通百姓中,是高不可攀的生活了。

那年初五,中午去到萧家用餐时,一大家子男女老少都坐在了一起,这也是大梁朝的开明了,虽有些偏僻地方还有女人不上桌或是男女不同席的陋习,但大多都废弃了。

汴梁成这边的习惯一般就是桌子够大就坐一起,桌子不够大要分席也是在一个厅,饮酒的坐一桌不饮酒的坐一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文家姐弟妹们都带着孩子,这有孩子的家庭,就免不了攀比孩子。

这次春节假日前的测试,文玉歌很是争气,考了甲班第三名,文家父母狠狠夸赞了一番。

三姑父哥哥家的长子和文玉歌同在九道书院,这次虽说没有文玉歌的测评好,却也从乙班考入了文玉歌所在的甲班。

所以三姑父对自家侄子和文玉歌也是一顿猛夸!

萧老爷子听到这里就不高兴了,他家二孙女和文玉歌同年,两人生日都只差几天而已,现在金阳书院求学。

金阳书院是汴梁城数一数二的初级书院,但是好学院拔尖的学子多,想取得好名次就很难,萧老爷子听着别人夸赞孩子,很不高兴。

就开口了:“这名次什么的,也要看在哪里排比,在差的书院名次好有什么用?在好书院名次好那才算真的学识好!”

静默。

场面一时很难看。

然后也没人再提这个话题,那顿饭文玉歌已经记不清是怎么继续和结束了。

只记得父母亲那天回家很不高兴,尤其是母亲,一顿难过:

“我们考的分数好,还要被人看不起,当时应该使些银子,把玉歌送去金阳书院的!唉!”

其实文玉歌这次考评分数确实很好,虽然在九道书院人少名次确实夸张了些,但是全汴梁城统一的考卷,文玉歌考的近乎满分!

过后的很多年里,直到成亲生子,文玉歌的母亲偶尔还会提起这事,还是很耿耿于怀,觉得当时不舍得银钱,耽误了文玉歌这一生的学业!

回过神的文玉歌,心里也叹了口气,不知道当年父母若是把自己送去金阳书院,会不会和现在不一样?

又或者,最后还都是一样的?

要说文家几口的相处也是搞笑,小事情上,文玉歌厉害的不行,每天都要和父母锵锵几顿的,外人瞧来只觉文玉歌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可真遇到自己的事了,文玉歌在父母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也是从小的生活环境促成了她这样一个性格吧,本身挺刚的一个孩子,硬生生因为文家没落,长辈们以前常年被打压,遇到事情的时候,潜移默化的把她影响成了有些怕事的性格。

“那他家条件也还行吧,也没有兄弟,只有姐妹,不会有什么争斗。”文玉歌接着说陈亚宗的事。

“以后若他家真是在汴梁城买了宅子,让你们定居,那他家的七大姑八大姨,来汴梁城了,都要在你们那住,你可想好。”文母说道。

其实总体来说,文母对陈亚宗这个条件,还是挺认可的,但是文父是万分瞧不上乡里人,觉得这门亲事不行。

然后过了几日,文母给文玉歌说,文父最大的不同意,是因为那个算卦的大师说,文玉歌不到二十一岁,是不行的!

文玉歌听了,心中真是,一言难尽,十分无语……

在又一次和陈亚宗见面时,文玉歌告诉他,他俩以后,要在汴梁城有个宅住子才行,不拘大小。

陈亚宗觉得简直是天雷滚滚了!

这些年流行的话本子,很多都是关于外地人在某一地方成亲,女方要求买宅子而双方不能在一起的。

他之前看了一本当时非常爆火的,很是沉浸,没想到,这事如今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文玉歌也很气愤,觉得我又不是让你给我文家买宅子,又没让你买那三进的大宅子!

你自家的宅子,没有我一文钱的关系,买个小的老的,我也都不挑,你还不乐意了!怎么的?那以后成亲,是要住到我家不成???

两人因为这事,第一次,不欢而散,之后的很多天里,虽然依旧隔三差五的见面吃吃饭,却也没有了之前的亲密感。

就这样,慢慢的,两人见面越来越少,从每天都要见,到两三天见一次,再到五六天见一次。

直到某一天,两人十日未见,再见面,已是相对无言,文玉歌说:“与其这样,不如结束吧。”

陈亚宗沉默了片刻,说:“好!”

文玉歌把两人结束的事,告知了父母,她自己表现如常,该怎么和招猫逗狗还怎么招猫逗狗,该吃吃该喝喝。

可每日里回到家,却是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任由泪水淌湿衾被。

成衣店上工没多久,文玉歌因不耐烦每日里对账查数,就辞工了,又在家歇了几日,到了武馆休假结束的时间,她又继续去武馆上工了!

本来她是不准备再去武馆了!

不想看到陈亚宗!

但是又一想,凭什么要我躲着他?

要是不想见,那也是他走我留!

对,文玉歌就是这么神奇的一个脾气……

回到武馆的文玉歌,感觉氛围有些怪异,可又说不上来具体哪里怪异。

算了,管它呢!我自尤我任清风!

回来的前几日,文玉歌不与陈亚宗说话,贯彻了对面相见不相识,完全形同陌生人的路线方针!

可是慢慢的,因为武馆的工作经常要交接,要一起议会,还要一起参加武馆的聚餐,种种之下,两人的接触又慢慢的多了起来。

小喇叭看在眼里,这日告诉文玉歌了一个消息。

“陈亚宗前一段和我妹在一起了。”

!!!

???

文玉歌感觉自己脑子一瞬间空白,呼吸有些困难,头顶还有些发麻,心里狂跳,虽然这样,她脸上还是保持了镇定。

这就是她一直以来唬人的气度了。

“哦,是吗?”

“嗯!”

“我和他早就结束了。”

“我们出去吃饭,听陈亚宗说了。”

!!!

呸,什么玩意儿!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