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泼水

昨天的一章,被封了,重新改了一下申请解禁,后半部分内容不一样了,宝宝们再重新把昨天的看一下,才能接上这一章,么么哒。

—————我是茉莉的分割线————

“我跟你说文姐,你知道吧,昨天我和晁木子吵一架,拿水泼了他!”

“听说了,怎么回事?”

“就昨天早上嘛,馆长让打扫卫生,打扫完让我检查,武师就他自己上工,然后他们隔间打扫的不干净,我就说了他!”

小喇叭喝了一口花茶,接着道:“说过一出去,发现茶水间刚打扫好的,不知被谁又撒的桌子上都是水,还放了个杯子,我就问嘛,他过来就说是他的,然后我俩就吵了起来!”

“那咋还泼了他一脸水呐?”

“这不是吵起来了?我手里正好拿着刚收的一杯水,我看看他,又看看手里的水,就直接泼他了!”

“你俩真是!”文玉歌捂脸,“真是笑死我得了!”

“还没说完呢!”小喇叭摆摆手,“这我泼完他就走了,他又追上来,把他手里那点儿茶水,浇我头上了!”

“………”文玉歌感觉自己失语了!

这俩人,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然后呢?”

“然后我俩被新祺看到,叫人把我俩拉开了…”

“新祺在呢?”

“是啊!”

“那你俩吵的时候咋没赶紧劝呐?”

“嗨,我俩吵的时候,新祺出去了,咱们老人儿一个不在,其他新来的都躲屋子里不敢吭声!”

“哈哈哈,你俩高手对决,大家都不敢上前!”

“哈哈,新祺进门正看到晁木子一脸水的往我头上倒茶,就赶紧过来把晁木子拉开,又让新来的小姑娘给我拉后边儿去换洗!”

“真是的,新祺早不来晚不来,非在最精彩的时候出现!太讨厌啦!哈哈哈,真想看你下一步一巴掌呼晁木子脸上!”

“哈哈哈,文姐,你咋知道要是没人拉,我下一步就要呼他了呢?!”

“那还用猜啊,就你这脾气!”

“哈哈哈!”

晚上,六人组又约了酒局。

“晁木子,被泼水的滋味儿咋样?爽不爽!”

“哈哈哈哈!”

“滚滚滚!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晁木子瞪文玉歌,但是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哈哈哈,我都听好几个人说了,还有小喇叭的第一当事人的版本!”

“这事她自己还往外说!?”

“有她不说的事吗?”彤彤接道,“我们秋山武馆没有秘密!”

“哈哈哈…”

!!!

“事情就是小喇叭说的那样,我俩吵一架,她看看我,又看看手里的杯子,我心想,你还能想用水泼我啊?”晁木子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然后呼啦一下,就被她泼了一脸水!”

“哈哈哈哈!”

“然后我看看我手里剩那点儿热茶,就撵上去浇她头顶了!”

“哈哈哈哈!新祺要是不回来,你还得再挨一巴掌!”

“她敢!”

“你猜她敢不敢?”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她还能呼你?诶?正想着呢,就挨了一巴掌!”文玉歌学着晁木子之前的样子说道!

“哈哈哈哈!”

“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文夫子你够了啊!”晁木子对着文玉歌真是,够够的!

在家休息几日的文玉歌,感觉有些无聊,也有些不舒坦了,白日和父母在一起,经常被挑刺,反正就是,对她的态度又开始一天不如一天了!

文玉歌决定出去找点事做做,正好举人时的同窗在一家成衣店上工,那边要找裁缝助力,她就叫文玉歌去了。

新的环境,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每日里帮着仓库师傅整整货,帮着绣娘们分分线,记一下进出账册等等。

这边上工是辰时半到午时半,一个时辰的吃饭休息时间,下午未时半到酉时半下工。

每天需要早起,上工还早一直提着精神,和武馆那种闲散环境一点都不一样,而且如今夜间寒凉,文玉歌他们这群酒肉朋友就不怎么出去了。

每日午间或者晚间,陈亚宗来找文玉歌一起吃饭,这一日,文玉歌父亲出去办事,就看到了两人。

下工回去,文玉歌父母就问她怎么回事?文玉歌大方的承认了,两人正在接触,并把陈亚宗的家庭情况告知了父母。

当时文玉歌父母并没说什么,大家依旧照常度过。

第二日回来,父母告诉文玉歌,她与陈亚宗可能不太合适。

也没这么直接的说。

“玉歌,这陈亚宗,家中是乡里的呀?”

“嗯,咸平王封地下属一个什么乡的,没记住。”

“那这在汴梁城没有宅子呀?”

“没有,他们一家都还在老家,他父亲做建筑的,经常外出,在汴梁城这边没什么工程,就没在这买宅子。”

“那以后你们真成亲了,要去乡里住吗?”

“到时候真要成亲那就要在汴梁城买宅子呀!我们都在这边上工呢,回乡里做什么?”文玉歌觉得莫名其妙。

“那宅子是好买的呀?动辄上百两银子!他家乡里的,能有多少银子哟!”

“而且乡里人,即便银子多些,对于我们汴梁城中的来说,那也就是刚刚追齐而已!”

文玉歌觉得不太对,可又想不出什么具体的反驳理由,从古至今,这城里的百姓,天然的觉得自己高农户一等。

可是文玉歌觉得,人富农,有田有地有人伺候,住的有大宅子,出入还有马车代步。

你城里的怎么了?也并不比人家高贵多少,穷困户一家十来口,四世同堂,抱着自己的汴梁城户籍又能怎样?

当然,这话她是不敢在父母面前说的。

然后,文玉歌想到了自己小时候。

那是自己秀才时期,某一年的春节。

因之前文玉歌二姑母的婆婆过世,文家去帮了不少忙,大年初五这日,二姑母的公公邀请文家一大家子去做客。

二姑母夫家姓萧,萧家祖上和文家开国功勋相比,那就是低到尘埃里的普通人家。

可是文家没落了,文老爷子又早早离世,文老太太前些年也去了,此消彼长之下,现在很是不如萧家。

萧家老爷子是在户部下属地方上的财政衙门上工,管着朝廷在汴梁城的一个分支银号,在一众平头百姓里很是有官威有排场。

二姑母很是温柔,嫁的是萧家大爷,萧家大爷原在朝廷官办工坊,后来工坊倒闭,被商人盘了下来,他们这些长工就被辞回了家。

萧家大爷闲赋在家偶尔打打短工,偶尔出去钓鱼遛鸟,夫妻两个在萧家一众兄弟中显得很是没本事。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