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我们怎么可以相忘?

收到文玉歌回信,瑾公子晚间躲在里屋墙角发呆。

明显的疏离,看似宽慰的距离感,重重的扯着他的心。

虽然在收到周雪晴给文玉歌去信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彻底完了。

可是看到文玉歌还愿意为了这件事怒骂,愿意和他通信,他就觉得,文玉歌仿若还没有离开他。

可是今日收到这样一封信,这样一封,再也读不到嬉笑怒骂情谊的信,瑾公子觉得心中突突地痛。

渐渐握紧手中的信,复又展开,轻轻的抚平,又握紧,又抚平,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

“其实,在我走出回头找周雪晴这一步的时候,玉歌就已经离开我了吧……”

“也或许是在我许诺去京城找她,而没有去的时候……”

“或者是…从长安那次回来,借口时间不够,没有去汴梁,对她爽约吧……”

瑾公子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说好的两人相忘于江湖,可真的走到这一步,看到文玉歌真的与自己远离,为什么会这么心痛。

外边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呵…”瑾公子对自己讽刺的一笑“连老天都在替我伤心!”

“玉歌啊玉歌…我以为,我们只一个冬日的时间,没有这么深的情谊…”

“没想到,我们也只那一个冬日的时间…却再也不见…”

“你…不想让你忘了我呀……时间流逝,回忆终有一天会变淡,我们怎么可以这样…真的相忘……”

然后难过了好几天的瑾公子,想了一个昏招。

这边,文玉歌收到来信,回家翻看起来。

玉歌:

一切安好。

最近生意比较忙,所以晚了几天给你回信,而且,也出了些事情。

岭南这边,生意往来争斗日益多了起来,家中也有些人心不齐,前日出去,路上出了些小事情。

虽已解决,但因是我私下行事,不能被其他几房知道,马车也是租的,所以银钱有些周转不开。

说来十分惭愧,瑾想与玉歌借些铜板,二百文就够,等我手边事情忙完,连本带息一并还于玉歌。

提之羞愧,望玉歌慷慨。

……

收到信的文玉歌,原本已不想再联系的心情,一瞬间变得焦急,不知瑾公子出了什么事,这次解决了,下次还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话本子上都说,商场如战场,而且商人重利,若有利益冲突,不定会干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顾不得多想,文玉歌放下信,下床在钱匣子里拿出自己攒的体己钱,数出二百文,串好。

现在是下午,银号还没关门,换了衣服包了钱,就急匆匆的去给瑾公子寄钱了。

回去又修书一封。

阿瑾:

钱已存入银号,兑票在信封内一同寄出,你拿着印信去取就可以了。

这次事故严重吗?你有没有受伤?

事情办完了吗?家中可是也有了争斗?

你要保护好自己,别的也不多说了。

事情过后,给我回信报个平安!

文玉歌其实本想多写一些,多问一些的,可是提笔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感觉自己再也没有了以往那种,和瑾公子互相倾诉的心境。

遇到事情,还是焦急关心的,可却没了那种…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想要絮絮叨叨的心情了。

剩下的,就只是最简练的话语和距离……

寄出钱寄出信的文玉歌,觉得松了口气,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怎样,但是好歹也帮上了忙,应该没什么大碍吧?现在她能做的,也就是等回信了。

晚饭是陈亚宗约她出来吃的。

汴梁城的秋季,忽冷忽热,这几日断断续续下了雨,晚上很是清凉,两人去了个小店吃宁县砂锅。

宁县砂锅的老板姓杞,是汴梁城下属宁县的,宁县的砂锅菜很出名,而杞老板做的宁县砂锅,味道顶顶好!

小店不大不小,进去只一个大厅,大厅里全是竹木屏风隔的格子间,有大有小,既有些私密空间,又不占地方。

店里老板和老板娘在后厨,一个掌灶一个择菜打下手,前厅一个大叔收钱算账,一个大婶端菜收碗。

两人挑了个角落的小隔间坐下。

“这家店是他们一家子开的,前面这大叔大婶,是杞老板的父母。”陈亚宗介绍道:

“别看店不大,东西做的十分的地道!”

“二位客官要点什么?”大婶过来摆放了两双碗筷。

“大婶,要一小份全锅,一小份鸡蛋锅!再要个炒饼…嗯…一个调面筋,一盘猪头肉!先就这些吧…对了,再要个桃子酒!”

“好嘞!二位稍等!”

大婶扭头出去,边走边吆喝道:“小份儿全锅小份儿鸡蛋锅一个猪头肉一个调面筋外加一份儿炒饼一壶桃子酒~~~”

等大婶出去,陈亚宗坐过到文玉歌身边,握着她的手。

“看你这小手凉的,来,给你暖暖!”陈亚宗贱不索索的笑道。

“滚…”文玉歌挣了几下没挣开,就任由他去了。

文玉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挺想…嗯…亲亲抱抱的,但是嘴上又特别义正言辞的拒绝,好纠结的说!

陈亚宗也不管她口是心非的拒绝,搓了两下文玉歌的手,感觉不那么凉了,就拉过她到自己怀里,嗯…吃水晶冰琅。

被吃的七荤八素的文玉歌,好歹还保持一丝丝理智,听到大婶过来的脚步声,赶紧推开陈亚宗,坐好整理头发。

“这是猪头肉,凉调面筋,桃子酒。”大婶边放菜边说,“您二位先吃着,砂锅和炒饼马上就好!”

“好嘞,谢谢婶子!”陈亚宗回道。

等大婶走后,陈亚宗又拉过文玉歌,好一番才罢休。

“来尝尝这家的桃子酒,清甜香冽。”陈亚宗坐好,给文玉歌倒了一杯“还不醉人。”

“怎么的?专门说不醉人,那说不定一喝就醉啊?”文玉歌撇了陈亚宗一眼。

“你看你这人,武馆出去吃喝这么多次,你的酒量得朝我俩,我敢灌你吗?”陈亚宗真是觉得心塞。

“那倒是!”

文玉歌的酒量,真真是,她一直觉得自己不能喝,实测,喝不两杯就会感觉晕晕的。

但是几次下来发现,再喝两杯,也并没有觉得更醉,一直就是微醺状态而已?

好神奇!

“这家猪头肉是老板自己卤的,再用大葱和调料这么一调,特别好吃!”陈亚宗又介绍。

两人说着,砂锅上来了。

“这个宁县砂锅,用的是猪骨汤打底,下面垫的豆腐块、海带丝、千张丝、粉条、菜叶子,上面再盖上炸藕尖、炸面筋、炸豆腐、炸酥肉、炸丸子!”

陈亚宗用勺子往下压一压砂锅里的肉菜,边接着说道:“起锅再放上一把胡椒,撒上芫荽香油!好吃的很!来!”

给文玉歌盛了一小碗,又给自己也盛了一碗。

“尝尝!”

妃茉狸

作家的话
茉莉的朋友,前些日子才借给当时的现任,现在的前男友一千块钱,说两三天就还,然后推三阻四的一个月了还没还,就一千块也不多,但是真的是恶心死个人,所以,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呀!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