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忘掉前任的最好方法

!!!

???

什么情况?!

被抱着的文玉歌懵了一瞬,然后伸手推开陈亚宗。

嗯…没推动!

练武的果然不一样…

“你…”刚抬起头要说话。

“…唔…”就被堵了回去。

被陈亚宗劈头盖脸的吻,堵了回去。

嗯…也没有劈头盖脸啦…

就是…

充满缠绵,让人迷乱……

陈亚宗只觉得

愈加用力,又如要把她揉进身体!

若不是这月色朦胧。

若不是这夜色幽暗。

若不是这树影婆娑。

若不是这气氛撩人。

若不是……

若不是气息用尽,大脑空白也不会停下。

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鼻子碰着鼻子。

陈亚宗笑着蹭了蹭文玉歌的鼻子,文玉歌脸"腾"地一下红如云霞。

赶紧向后退,想离开这一刻的暧昧和尴尬。

陈亚宗胳膊用力,一把把她搂了回来。

“跑什么?”

“谁跑了?我…我是…我站好…”

“呵…”

“呵什么呵!俩人挤着热,我站好不行吗?”

“行行行!站好了吗?”

“没有,你你你这样,我怎么站好?”

“那这样呢?”

陈亚宗低头,又堵住了文玉歌未尽的废话。

文玉歌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又是一阵窒息的交缠过后。

文玉歌伏在陈亚宗肩头,温热而急促的气息,喷在陈亚宗的脖颈,惹得陈亚宗又转转头,蹭蹭文玉歌的头顶。

!!!

这种时候,能不能安安静静,不要有多余的动作啊兄弟!

“我要回去了,明日还得早起。”

“不行,不让回去。”

“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文玉歌翻白眼,“行了,我回去了,你也赶紧回吧。”

文玉歌整理一下掉下的发辫和碎发,别到耳朵后面。

拉开陈亚宗的胳膊。

……拉不动……

“快点,这么晚…唔…”

果然废话是不需要回答的,堵回去就对了。

半夜躺在床上的文玉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两个人在门外嘀嘀咕咕说了好多废话,文玉歌都记不清到底说的什么了,只满脑子全是没说几句就亲亲抱抱了,没说几句就要亲亲抱抱了。

“哎呀…”文玉歌拿被子捂脸。

“不想了,不想了…”

搓搓脸闭上眼睛:“睡觉睡觉。”

……

“这人胳膊怎么这么大力气…”

“讨厌…”

“长的一副憨厚样子…”

“手这么不老实…”

“哎呀!睡觉睡觉!”

“讨厌!”

第二日的清晨,毫无意外的文玉歌顶着两个黑眼圈起来了。

“嗯…上个妆吧…”

“上妆就要衣服头饰都配起来,好麻烦…”

“好久也没打扮了,今日趁着脸色不好,就麻烦一下吧…”

文玉歌洗漱好,打开衣柜,在寥寥无几的几套成衣间,选来选去,最后选定一套黑色长衫。

好吧,这套黑色长衫也是在京城买回来的,里外上下,一整套,花了文玉歌不少银子。

白色里衬上衣,杏色阔腿裙裤,黑色小武靴。

坐在镜前,取丢丢猪油膏打底,特制的匀面膏不油不腥。

天热的时候文玉歌一向素面朝天,最多哪天心血来潮画个眉点个胭脂什么的,皮肤白嫩光滑的她,脸上从来不用东西。

而到了深秋季节,文玉歌面部皮肤有些微干起皮,平日里就只用个猪油匀面。

细细香香的珍珠粉,薄薄一层均匀的涂在脸上,调整一下底色。

然后炭笔画眉微微平直、眼尾上挑,细小的树枝烧热卷一卷睫毛。

月季花瓣研磨的胭脂,蘸一下在脸颊,再挑一点沾水,涂在唇上。

一个英气的姑娘跃然镜中。

说来文玉歌虽长相普通,但这一身底蕴和气势,眉眼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清冷疏离,或者说那面无表情的高傲感,很是像那么回事。

不熟悉的话,真真是让人一点都瞧不出她的紧张和不知所措。

上完妆,拿着牛角梳把头发梳通顺,沾些花瓣泡的清水,分出前面的头发编成发辫,后边散发挽于头顶,留下长长的发梢加几条细细的珠链在里面成个马尾。

发辫按序向后缠绕,用亮晶晶的碎宝石发卡固定在头两边,鼓起一些修饰圆圆的脸型,接着在马尾外侧绕两圈再垂于脑后。

又在首饰匣中扒拉扒拉,找出一个碎宝石组成的发扣,带于头顶马尾的挽发处。

嗯!文玉歌满意的点点头。

英姿飒爽,精致俏皮。

拿过外衫穿上,外衫是纯黑色的长摆比甲,直到脚踝,下摆四开。

领口袖口下摆开叉的地方,用银色丝线,做了窄窄的攀枝滚边,腰间用同色黑底儿银绣花的腰带扎上。

精致又不累赘。

看着镜中从头到脚这一身装扮,文玉歌觉得,自己真是喜欢死这种在素色的底儿上,配着亮晶晶装饰的搭配了。

看看时辰,该去上工了。

一般早上上工,文玉歌不去父母那边用饭,方向不一样,不顺路。

去上工的路上,有卖朝食的摊子,包子,油条,煎包,油饼,胡辣汤,稀饭,豆腐脑,豆浆,应有尽有,去父母那边,也是买回去吃,不差啥。

在路口遇到了同去上工的陈亚宗。

两人互相默契的打了个招呼,并不熟络的一起坐下。

陈亚宗笑嘻嘻的瞅着文玉歌。

文玉歌脸色红了一下,瞪他一眼。

“你吃什么?”陈亚宗继续笑嘻嘻的问道。

“要…两根油条一碗豆腐脑吧。”文玉歌想了想回道,“豆腐脑要甜的!”

“?!?!?!”除了陈亚宗,一个摊子吃朝食的都没什么反应。

“很奇怪吗?”

“豆腐脑不都喝咸的???”

“甜的咸的不都一样吗?”

“啥玩意都一样了都?”陈亚宗听的有些怀疑人生,真的有人吃甜豆腐脑???

“反正我甜的咸的都吃,但是更喜欢甜的,原汁原味放一勺白糖,跟豆浆差不多啊,又更浓郁。”

“……”陈亚宗觉得不想去要,怎么办。

“快去,”文玉歌瞪眼,“哪那么多事!”

“老板,一碗胡辣汤掺豆腐脑,一碗甜豆腐脑,四根油条,两个茶叶蛋!”陈亚宗认命的喊到。

“好嘞!!!一碗两掺,一碗豆腐脑放糖,四根油条,两个茶鸡蛋~”

“胡辣汤……掺豆腐脑……呃……”文玉歌听了这个组合,也不知要说什么好了。

一顿早饭,两人都感觉自己的饮食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我们确定是一个地方的人吧???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忘掉前任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