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加更)黄河水里涮一涮

有次文玉歌的二舅姥爷出外做工,回来的时候,文玉歌外祖母去河边接他,那个时候船都不大,村子穷也没什么码头不码头的,船都是开到浅滩。

人下了船,水也不到膝盖了,直接淌水到岸上就行,大家都是黄河里长大的,这点水实在不算什么!

文玉歌的二舅姥爷背着行李下船,看到大姐来接,很兴奋的踩水跑过来:“姐,我回来了!”

刚跑几步,扑通,后边行李掉出来个东西,扭头一看,喝水的杯子掉了出来。

???

“咋回事你,杯子都不放好也能掉!”文玉歌的外祖母边往船边走,边数落大弟弟。

文玉歌二舅姥爷背着大大的行李不方便弯腰捡,怕把行李被子沾湿,就边从背上取行李边等着姐姐过来,想把铺盖给姐姐了再捡大茶杯。

杯子一浮一沉的晃晃悠悠在脚边,也不会丢。

文玉歌外祖母走到跟儿边接过铺盖边说:“怎么卷的行李,不是告诉你要把这些小东西放在最里面,外面用被子铺盖卷好!”

外祖母打了弟弟一下嗔怪道:“再用床单勒着挎到身上!这样不容易掉东西丢东西?”

“我就是这样卷的啊,谁知道它怎么还能……掉……”正把行李给姐姐的二舅姥爷停下了。

和姐姐对视一眼,明显看到姐姐一愣神,也反应过来了!

然后文玉歌外祖母装作若无其事的又使劲打了弟弟几巴掌,边打边说:

“给你讲什么你都说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还卷不好,卷不好还顶嘴!真知道的话,你把它卷好了它能掉出来吗!它能掉出来吗?”

“那它就是掉了怎么办!谁知道它怎么会掉了!就会打我就会打我!这水这么脏不要了!”

二舅姥爷生气的吼着:“哼!大不了我回去再做个!不就是个木头杯子!我这一手好木工手艺,不就是个杯子吗!”

一副小孩子在大人长辈面前的骄横模样,说着又一脚把杯子往岸边踢出去老远。

二舅姥爷和外祖母二人拉拉扯扯的往岸上走去,走过杯子的时候,还又骂骂咧咧的拿石头把杯子砸碎了。

本来以为这事告一段落了,没过几日,却听说临村一个外出做工的,回来时不知什么东西掉了,捡东西的时候淹死在了水只到脚脖子的浅滩。

被人发现时还保持着捡东西的姿势,手脚都有一圈青痕,脸埋在那一小洼水中……

!!!

“我感觉这会儿更冷了……”小表妹抱着膀子弱弱的说到。

“文玉歌说起这个,我也想到了之前我祖母给我讲的事…”泰闵哥说道。

“也是关于黄河的吗?”

“是啊…”

“我好像也听说过,掉进黄河的东西不要捡…”

“说来听听,说来听听!让我喝口水,讲了这么多,我也得歇歇,该你们讲了!”文玉歌摆手。

泰闵哥接着黑大家讲:

“我祖母说,有一个拉板车卖水果的果农,那个时节正是秋季梨子下树的季节,果农拉着板车挨村串乡的卖梨。

也是中午歇晌,在黄河边的树荫,不小心将这称水果的秤砣掉进了河里,秤砣掉进河里,这称也就废了,这会儿回家换称再出来,今日这梨子就没法卖了!

老农一阵心急。可是这时,着急的老农忽然看见离岸边不远不近的地方有个东西在晃,定睛一瞧,嘿!这不我的秤砣吗?

嘿嘿,该我今日走运,秤砣竟然还没沉底!老农喜滋滋的就要去下河够秤砣,可是想到这里,忽然心里一咯噔,往远处退了退。

这秤砣是实心秤砣,怎么可能掉水里不沉底,还给这忽忽悠悠的让我去捞出来?

老子今日怕是撞到什么了!这样想着,老农呸了一声!

破口大骂并讲到,今日不该老子挣钱,既然老天让我把秤砣掉河里,那就是让我回家歇着呢!这特么什么破秤砣!老子不要了!回家回家!

说着,老农拉着车走了。这边老农骂完,余光看到那秤砣又忽忽悠悠沉浮两下,然后直接沉了底!”

!!!

“我也听过我也听过!”小喇叭兴奋的道。

“我大概也听过这种事,说一个农妇一只鞋子掉进黄河,也是没沉底,她差点下去捞,被同伴拉着了,然后一说不要了,鞋子立马沉底!”泰闵哥二号朋友说道。

“我也听说过!一个人银子掉进黄河,没有沉下去,下去捞的时候被淹死了!”泰闵哥一号朋友也说道。

“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这这这,超出了我的知识范畴了!”

“我们以前工学课中,那个外族的,叫牛顿的,不是说什么万有引力吗???”

“真该让他来我们黄河看看,用他那万有引力来解释一下实心秤砣为啥不沉水,还在上面晃晃悠悠!”

“牛顿好像前些年已经死了吧?”

“那得了,他的棺材板估摸着得压不住了!”

“哈哈哈!”

“哈哈哈哈!”几人笑作一团!

“走走走,歇够了!我们再去淌一圈水!”

“哈哈哈,我们把小娟儿扔水里吧!”

“喂喂喂!你们不能这样吧?!”小喇叭笑着抗议!

“哈哈哈哈!”

“你们仨,光在岸边站着有什么意思!”

“来来来,你们也来下水踩踩,这边是浅滩,太阳晒得水是温的,不凉!”

“不下不下!”三人统一摇头!

“怎么,不敢下水吗?”

“嘿!”小喇叭最经不得激将法,本来看着他们在水里玩就心痒痒了!

二话不说,也挽起裤角,往水里踩。

只听“扑通!”一声,大概踩到了什么滑泥巴了吧,一屁股坐在了河里,溅起了许多亮晶晶的水花,立刻河面上飘荡着爽朗的笑声。

小喇叭又气又羞干脆坐在水里,等大家笑完,便悄悄地溜到泰闵哥的身后,忽然,从水中一跃而起,把哥泰闵吓了一跳!

但她立刻又弯下腰迅速地向刚下水的文玉歌泼水。

“哈哈哈哈!是不是吓一跳!”

几个人也毫不示弱,迅速还击,小表妹也立刻加入了大家泼水的行列!

泼水声,叫嚷声、欢笑声再次飘荡在河面。

“哎呀哎呀,我错了我错了!”小喇叭被泰闵哥几人给泼成了落汤鸡。

当然,其他这里人也并没有好多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泼了个湿透!

泰闵哥三人,还挨个被另两人给从上扔下到水里个遍!

也幸好大家都是粗布棉衫,长裤短打,不是那绸纱飘飘的仙衣,不会因为湿了衣衫而不雅!

“哎呀!不玩了不玩了!”文玉歌摆摆手,坐在岸边喘着粗气!“太累了太累了!”

“走走走!太阳也快落山了!我们的木炭还有好多,再拾点柴火,我们都烤烤再回去!不然非得风寒不可!”泰闵哥招呼大家!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