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这是病,得治

第二日巳时初上工,见了陈亚宗,文玉歌表示了十二万分的感谢!

“陈亚宗,谢谢你啊!”

“谢啥谢,咱俩谁跟谁啊!”

“改天请你吃饭!让你大半夜的又跑去给我送吃食,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不能饿着我们文文姐不是?”

“你还偷摸儿的放门口就走!吓我一跳!”

“哈哈哈,那不是想给你个惊喜?”

“惊喜个屁,我若万一没看到地上的食盒呢?”

“那我再叫你一遍,我是看着你出门拿了食盒,我才走的!”

“啧啧啧,陈少爷,你会的可真不少啊?”

“你看你看,你这人,给你送个饭,你还花搅我!”

“好好好,算我错算我错!不过以后不要给我送饭了啊,那个点儿吃,还不如我按时吃晚饭的!”

“那你倒是按时吃饭啊?”

“吃吃吃,今儿回去就吃。”

等下午下工的时候,走到陈亚宗租住的房子附近。

“文文姐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

“没事,你回去吧,这大白天的不用送我!”

“哎呀,让你在这等你就等着我!”

说着,陈亚宗跑了回去。

过了一小会儿,陈亚宗拿了一袋子东西过来。

“给!”

“这是什么?”

“吃食!”

“啥玩意儿?”

“水果,干果,果子什么的,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以后你晚间饿了啊,就吃点!也不怕胖,也不饿肚子!”

“哎呀,这哪行?要吃什么我自己去买,怎么能要你的,上次你送我的鸡肉料理,还没给你银子!”

“文文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这又不值什么钱,一点小吃食,咱俩这关系,等你请我吃饭,我多点俩好菜不得了?”

“行!”文玉歌也不是扭捏人,爽快的接了“等下次休沐,你想想,想吃啥,我请你!”

“好嘞!谢谢文文姐!”

回到家中,文玉歌打开袋子,一一拿出里面的东西,有秋冬日的蜜桔、回纥的新品提子、祥福斋的椒盐及枣泥两样酥皮果子、文玉歌喜欢的两掺瓜子、核桃、大红枣、炒花生、还有一些文玉歌认识和不认识的带皮坚果。

“我的天,这么齐全!这小子,是生怕我吃不胖吗?!”

文玉歌先拿起那不知名的带皮坚果看了看。

这种坚果白色的外壳,中间解开一个口子,里面隐隐透漏出绿色的薄皮,掰开外壳,里面绿色的小豆豆掉出来,跟炒豌豆有些像。

闻起来透着一股干果的香味,尝一口也是香香的,嗯,咸味儿的!好吃!

“不错,这玩意儿还挺好吃!叫什么这个?”文玉歌又扒拉扒拉小包装,看到侧边儿有写的字,“开…口…笑…这名字起的形象!这口子开,可不就跟笑着一样!”

说着话,文玉歌又拿个桔子,圆滚滚的桔子上桔黄还透点青,像个花季的少女,有开朗的一面,又有青涩的一面。

剥开桔子,瓣是月牙形的,如弯弯的小船,掰一瓣放进嘴里,果汁四溢,滋润了喉咙,流进肚子里,甜透了心窝,真真是,叫人越吃越爱吃!

文玉歌把玩着桔子皮,靠近鼻子闻一闻,不仅可以闻到桔子皮的香味,还能闻到酸酸甜甜的味道,就像文玉歌此时的心情,有开心,又有些难以言喻的隐晦。

是什么呢?大概是想逃离过去的,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

可是为什么察觉到陈亚宗这样对自己,自己又有一种想推开他,不想让他靠近自己,自己又想逃的感觉???

到了第二日,文玉歌下午上工的路上,路过信局,收到了瑾公子的来信。

玉歌,见字如面。

不要说对不起。

虽然在看到你给周雪晴的信笺的那一刻,我很伤心,很愤怒,很…无法言语的难过…

但是我也知道,若不这样回信,就不是我明艳如火的玉歌了呀……

呵呵,大概,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说,我的玉歌了吧……

在遇到玉歌之前,曾经的我,喜欢了周雪晴七年,我也不知道喜欢她什么?

大约是从小相识,双方家中又经常会说,以后让她给我做媳妇儿,所以我就这么认为了吧?

从小我跟着家中行商,有什么稀奇的,珍贵的,有趣的玩意儿,都会给她带回去,就如哄自己妹妹一样。

看着她不甘心嫁于只比周家高一些的我,她想攀附亲王府,想攀附官家公子,想攀附皇商之家,我也只是有遗憾,有不甘心,觉得自己不该如此被挑拣!

却从未如面对玉歌这样,心砰砰直跳,患得患失,也从未像失去玉歌这样,心如刀割,呼吸发痛!

瑾知道玉歌的想法,对上现实,我们终究是无力的,我们终究是不能抗衡家族的。

从经历,从性格,从距离,各方各面,以及…

玉歌的强硬和骄傲。

我的风流和懦弱。

这些都是我们感情路上的绊脚石。

终归,我们只是两颗身不由己的星辰,相遇时光彩绚烂,可我们都有各自行使的目标和轨迹,终究不能携手共进,更不可能停留相守!

以后,我可能也会找一个精明强干,如我母亲一般的女子,和我一起撑着吴家,来帮我打理内宅。

我会和她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也会给她吴家少奶奶的体面和尊重,我们会有很多的孩子。

只是,不知道还会不会如你我这般,刻骨铭心。

玉歌,以后,你要好好的,我也会好好的。

就像当初你告诉我说的,我们都要坚强,要努力,要幸福!

可是玉歌,能不能,能不能就在让我可以看到你的地方,即便是两颗身不由己的星辰,也能遥遥相望,也让我能看到你,不要从我的世界消失好不好?

就如春花秋月,四季更替,即便不能相见,也能在某一天某一刻,知道彼此都好。

你曾说,让我认你当姐姐,以后,你就是我的姐姐,所以,哪有姐姐不理弟弟的呢?

你说是吗,玉歌?

文玉歌躲在柜台后间看着信,心隐隐作痛中,又觉得有一丝可笑。

可笑瑾公子最后的话,可笑瑾公子的天真,可笑自己怎么之前就如着了魔般那样喜欢瑾公子?

如今看着信,文玉歌觉得自己无比清醒,甚至看到瑾公子写的那些,不算情话的情话的时候,还有一些厌烦?!

所以这是又回到了去京城那些时日的感觉了吗?

不想收到瑾公子的任何消息和来信,收不到又不高兴?

文玉歌觉得自己这人,是不是有病?

喜欢一个人,他对自己特别好的时候,会忽然很厌烦,人对自己不好了吧,又不开心!

我的天,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一个神经病一样!

所以,这是病吗?怎么治?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