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撸猫逗狗

“小白!”文玉歌在父母租的仓库,和小白猫玩“过来!”

这次的小猫是邻居给的,不是流浪猫。

文玉歌母亲对流浪猫真真是,怕了怕了!

文玉歌椅在小竹椅上,闭着眼睛,一手抱着小白猫,一手抚摸着它背上的毛。

小猫也闭着眼,‘咕噜咕噜’舒服的发出声音。

“多多,你干啥?”正放空自己的文玉歌,感觉腿被多多推来推去。

睁眼一看,多多正摇着尾巴晃着头,‘哼唧哼唧’围着她想把小白拱下去,让文玉歌抱自己!

“别挤别挤!”文玉歌摸摸小多儿的头,“你这傻多儿,还挣怀呢?!”

“可不是嘛?”文玉歌母亲在旁边道“来多多,过来我抱你!”

多多听到叫它,不情不愿的,文玉歌又拍拍它的头,它欢快的跑去了文玉歌母亲跟儿。

“这小多儿啊,别看来的时候憨憨傻傻的,”文玉歌母亲摸摸它,“现在呀,挣怀的很!”

“前几日,你景大大和金大大领着她孙女灿灿来说话,我说抱抱灿灿吧,小多儿不让,它把灿灿拱一边,非让我抱它!”

文玉歌母亲又拍拍小多儿,“这我抱着小多儿,你景大大又抱着灿灿说,小多儿,那我抱灿灿了啊!哈哈哈,小多儿啊,又跑去你景大大那,跟灿灿挣!”

“哈哈哈哈!小多儿,你是忽然要成精吗?”文玉歌给小多儿摆摆手,叫来摸摸它。

“就这,我们仨轮换着抱灿灿,小多儿就给那儿,这儿挣完那儿挣!哈哈哈,那天人还多,给这一个门口的人啊,都笑得不行!”

小多儿听到说它,不管听懂听不懂吧,反正就是,欢快的在文玉歌和文玉歌母亲之间,绕来绕去!

“这一个门口的人啊,都喜欢小多儿!前面儿那户,在咱们仓库放小车的,你刘大叔,天天下工回来,都给它带肉吃!”

“给它带肉?”文玉歌惊奇了好吧!

“你刘大叔在烧鸡店上工,那剁下来的碎骨头,鸡屁股,他都会带回来,以前光给他自家的欢欢带,现在啊,又给小多儿带一份!”

“哟,小多儿,你混的可以呀!”

“不光这个,上次给药的那个伯伯,隔三差五也要买点鸡碎肉来喂喂小多儿。”

“哎哟哟,小多儿,你都能自己挣吃的啦?!”

“可不是嘛!我说小多儿啊,现在吃的比人吃的都好了哟!”

“哈哈哈,要不怎么这毛儿,油光锃亮的!”

“咱们小多儿啊,现在可是这一里三街的名狗了!咱们家人认不认得不知道,但是啊,都认识它!”

其实文玉歌父亲,并不喜欢这些猫猫狗狗的,用文父的话说:“张嘴儿的,带腿儿的,都别往家里养!”

奈何文玉歌母亲喜欢,鸡猫狗兔啥都想养!

尤其喜欢猫,文玉歌听母亲说,以前,她出生前后,文玉歌母亲养了一只狸花猫,又讨喜又聪明。

聪明到什么程度呢?

那还是在三角破瓦房住的时候,大冬天的,文玉歌母亲在床上抱着它玩,远远的听到文玉歌父亲下工回来的声音,它‘滋溜’一下,就窜床下面去了!

一声不吭!文玉歌父亲啥时候出去,它啥时候出来!再溜去文玉歌祖母的房间过夜!

有时候文玉歌父亲要值夜,文玉歌母亲抱着它睡,睡觉前跟它说:“孬孬,睡觉啦!”

“快闭眼呀!”

然后小猫就会用肉垫,扒拉按着文玉歌母亲的眼皮,大概意思就是,你让我闭眼,你自己咋不睡觉?

至于这个扒拉按着眼皮的动作,也是文玉歌母亲最开始挡着它的眼睛让它睡觉,给学会的!

后来有了文玉歌,母亲抱着文玉歌坐这边的腿,它就卧在另一边腿上看着!

文玉歌在摇车儿里睡觉,它就团在文玉歌脚边睡觉!

再后来,文玉歌祖母生病,需要住到医馆去,文玉歌母亲抱着孩子两头跑,就忽略了孬孬的餐食,有一顿没一顿的。

某一天,也是吃了个被药死的耗子,一命呜呼!文玉歌母亲回家给老人猫咪做饭的时候发现的!

继而坐在家大哭,那时候文玉歌大姑家的表姐在文家附近的书院求学,中午来了看到妗妗在哭,知道了小猫咪被毒死,也跟着大哭!

等大姑下工回来,看到弟妹和女儿都在哭,吓得腿都软了…哆哆嗦嗦地问:“咱…咱妈…咋…咋了…?”

…………

后来搬迁到新房,文玉歌母亲有一段还跟风养彩鲫,一文钱一条,买了十来条,养到大水缸里,也不怎么会照顾,很是浪费了不少钱!

然后某一天,文玉歌把新鲜死去的彩鲫,埋了一条到仙人掌盆子里,想给它加加肥。

得!那自我生长,生机勃勃了好几年,还又往上发了好几个新芽的仙人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发黄脓瘪的牺牲了!

真真是!

文玉歌觉得自己大概不适合养花养草了!犯冲不是?娇贵的凤仙花养不了,这仙人掌还给整死了嘿?!

再后来,文玉歌母亲还养了一窝小鸡仔!

四五月份,卖鸡仔的打门口过,买了十只!

用文玉歌父亲的话说:“你就不能看到有卖东西的从门口过!上次花了二百多文买了一套锅,不能用!现在还在那放着!”

“那不是人演示的时候特别好用!谁知道他个孬孙是坑的,自己一用,不是那回事?!”

“他演示那一套,是他自己的,跟卖给你的都不是一样的!”

“行了行了!快去把鸡棚搭了!”

嘿!这也是文玉歌父亲情绪特别大的一点!我本来就特别讨厌养这些东西!但是既然拦不住,你非要想养你就养,你还让我给你弄这弄那!

然后除了搭鸡棚,下雨的时候,还要出去盖着鸡棚,早上去买菜的时候,还要顺带给鸡捡菜叶子,晚上倒垃圾的时候,还要捡煤渣来垫鸡窝、弄猫拉屎的盆子!

还要去给狗弄个笼子!

真真是!不急都不行!

该做饭的时候吧,还要先给猫拌食儿,给狗弄肉,给鸡剁菜!

经常是把文玉歌和她父亲两人都要饿死了,才能吃的上饭!

虽然给人做饭是文玉歌父亲的活儿,但是厨房就那么点儿大啊,文玉歌母亲给动物们准备吃食也就在那!

一个人占着地儿,其他人也没法做饭啊!

真真是!不吵一架都不行!

尤其文玉歌父亲这种典型的,一饿就心情不好,特别急躁的老汴梁人……

反正就是,一家人每天都是鸡飞狗跳的生活!

文玉歌想,这真是鸡飞狗跳啊这是!

这都不是形容词,这是名词啊这是!

所以为什么我们家就不能和和乐乐的?!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