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瑾公子

集会经常会举办,有时是县衙引头的商会,有时是哪家公子小姐举办的诗会,又或是哪些商行筹办的踏青赏荷望月咏梅。

总之是种类繁多热热闹闹。

说是没事的时候举办集会,其实对牵头的来说,集会本身就是他们要做的工作之一!

文玉歌来书院的两个月,已经参加了不下十场集会,就在又一场某个商行推陈出新的集会上,文玉歌遇到了瑾公子。

瑾公子家是福建漳州那边的,家中是商户,这次出来是跟着长辈出来历练长见识的。

在梁平帝除旧革新发展经济、提高商人地位之后,南蛮之地发展的越发好了起来,很多适宜人居住的地方都建立起城池。

而且南蛮之地水果多,粮食产量高,朝廷这些年也很是扶持。

所以当这不同于时下县城男子的不修边幅,干净整洁一身风流的瑾公子出现时,就引起了一众姑娘们的注意。

文玉歌坐在姑娘们中间,并不显眼,实是文玉歌长相也就普普通通。

除了瘦瘦高高的身材,唯一拿的出手的大概就是那一身冷淡疏离的气质了。

就这也是唬人的,熟悉起来之后,就成了一个傻大姐。

而这点唬人的气质,也是得益于在晋阳书院学女红时,夫子们有专门训练他们的行走坐卧。

用夫子的话说:“你自己都没有一点美人的样子,做出的东西怎么会美呢?”

“听说,瑾公子是这次集会的主办人。”王家名唤俞月的姑娘说到,这俞月的父母却是和离了。

下面还有个弟弟,父亲带着弟弟又再娶,母亲带着俞月又再嫁,不过最近俞月来父亲这边小住一些时日。

“瑾公子已经主持了好几次的集会,吴家这次来汴梁府,听说是要往这边运卖荔枝,趁着集会来打响名头的。”

程灵华摇着团扇说道,程家是本地商户,对银子比较关注。

“瑾公子只是负责督办,这集会名义上的主办,却是县令大人的三女,金宝舒。就不知这瑾公子和这……”

“曼琛慎言!!!”俞月点了一下曼琛的额头,及时打断了她未说完的话。

曹曼琛是县财务衙门书令的二女,很是有些傲气,喜欢和县令家女儿别苗头,当然,也不止县令家。

财务衙门独属于上级州府的财务部,总署是户部,和县令以及刑部下设的治安衙门三权分立,在地方,名义上还是县令为大。

可是县令的直接行事权和财务支配权被分了出去,权利受到了很大的制约。

这也是大梁朝做的改革,防止一家独大,平时互相监督,有事了大体上能配合的过去就好。

所以这三个衙门的官员和家眷之间有些小打小闹,也是朝廷喜闻乐见的。

不过在这种场合,点名指姓的说这些男女之事,还是有些落人口舌,所以好友及时打断了她的话。

“行了,知道了”曹曼琛撅撅嘴“不过你们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有什么?”

“确实很有可能。”宋玉敏接了一句,宋玉敏家是县城附近的农户,小地主那种农户,现在和文玉歌同在书院当夫子,同在书院一间卧房。

“几位小姐,我家公子说要开始行花令了,若有兴趣,可前往园中去。”几人正说着,来了一个小丫鬟。

“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们随后就到。”曹曼琛摆摆手,小丫鬟福身退下。

“走吧,姐姐们,要去看瑾公子和舒小姐的风采了。”曹曼琛起身,摇着团扇,袅袅而行。

本朝行花令多样,文玉歌参加的这些就是大家在花园子里的围廊饮酒赏花,行令者先起头说一句应季花儿的诗词,接下来不拘于谁,也不拘于诗词形式。

哪个想到了就接下去,可以自己作诗,也可以吟古人诗词,最近几次集会,往往到最后,就剩瑾公子和舒小姐最后二人对诗,很是出彩。

所以,这也是大家私下传瑾公子和舒小姐话头的原因。

文玉歌属于让她自己作诗写词是万万不行的,背背前人诗句吧倒还可以。

但是呢,这种紧张的需要人前显圣的时刻,她虽想去说,可人多说话脸就红,说完上句忘下句的,也很是让人无奈。

所以她往往也就是想出哪句冷门出彩的诗词,自己默念几遍,念熟了之后偶尔蹦出来接一句。

在一众公子小姐们中间,倒留了个有文采的名头。

同时也不是很显眼,也不遭人嫉恨。

加上文玉歌爱凑热闹的内心性格,几乎每次集会都参加,来的次数多了,也算和大家混个脸熟。

文玉歌一度认为,大家也就是在集会见了面知道她经常来,至于她到底是谁,或是出去后再遇见能不能认得她,都是未知之数。

毕竟自己长相普通,谈吐言辞几乎没有,谁能记得住这样的人呢?

慢慢的,日子到了冬日里,汴梁府地界儿的冬日还是很冷的。

它不像北方有火炕有地龙,也不如南方温度高,它就是直愣愣的,冻彻人的心扉。

自从天儿冷下来开始,文玉歌就不再去参加集会了,实在是她怕冷的很,而且十个手指头有九个半起了冻疮。

集会这种雅事,她这个裹成球并伸出一双烂手的普通人,就不去凑热闹了。

没得影响那些美人儿们的雅兴,万一碍了哪个的眼,自己这小胳膊可别不过人家的大腿!

在没有课的时间里,抱着一杯热茶钻被窝或是围着火炉烤地瓜,不比去参加那劳什子的集会强的多?

所以现在就剩宋玉敏和同屋另一个女夫子刘丹一起去了,在有两三次之后,有日宋玉敏回来和文玉歌说

“今日赏雪,瑾公子问起你了”的时候,文玉歌是懵的。”

???

“瑾公子问起我?”

“对呀,瑾公子问我,玉歌姑娘这几次怎么没来,是有什么事吗?我把你的情况给说了一下,他让我叮嘱你多注意保暖。”

宋玉敏很理所当然的说了,要说她对瑾公子没意思吧,谁也不信,毕竟瑾公子往那一杵,说是鹤立鸡群都不为过。

不过宋玉敏家中已经给她定过亲了,她也就是多看瑾公子几眼而已,而且瑾公子这人,对于常去集会的,都会比较关注。

谁哪日没去,他会问一两句,以示关心。

谁家有事,他也会尽己所能的帮个忙。

所以在瑾公子询问文玉歌的时候,宋玉敏也没觉得惊讶,不问的话才奇怪好吗?

文玉歌想想也是。

宋玉敏和文玉歌两人名字中都有个“玉”字,两人关系就格外好些。

所以宋玉敏巴不得瑾公子多关注文玉歌,在瑾公子询问时,就多说了些。

比如文玉歌是汴梁府来的,文玉歌和她同在某某书院当夫子,文玉歌到冬日里怕冷,文玉歌没来过县城,小手生冻疮了,等等一些听起来并不显眼的小事。

其实文玉歌从十岁左右开始,每年冬日都生冻疮。

宋玉敏说的这些,并没有给文玉歌复述,毕竟瑾公子这人做事,很是面面俱到,商户嘛,总是周到细致的。

然后结果就是,瑾公子在这日傍晚,遣人偷摸儿的给文玉歌送了一瓶子抹手的香膏,和一封信。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