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回信

阿瑾,见字如故。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吧?呵!以前每日的呼唤,原来也会再也听不见。

对不起,我想和你道声歉。

为我说的那些话。

我没得解释,可是还是很对不起。

在看到信的那一刻,我很生气。

生气你竟然让她用你的私印联系我,生气她竟然敢来给我耀武扬威,生气你竟然让她用你的私印来给我耀武扬威!

阿瑾,你知道我那一刻的愤怒吗?我恨不得当场剁碎你们这两个狗男女,扔去喂猪!

信寄出去后,我并没有后悔。

我以为那是在你知道的情况下,她给我写的信。

我只想以最刻薄,最恶毒的话,把这段感情从我的心中,从我的记忆中割去!

你曾经是我的铠甲,不想有一日,却成了伤我的刀剑。

我不想再留恋你,我不想再有人,能用你来伤害我。

所以我化身更锋利的刀剑去还击。

可是收到你的来信,我心痛了。

我才知道我伤害阿瑾这么深…对不起……

我没想到信你会看到,我也没想到,你还会给我来信。

阿瑾,对不起。

这几日我想了很多,。

想我初见你的时候,风流俊雅的瑾公子,和舒小姐对仗飞花的肆意风流。

想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对我的莫名其妙的关注。

想在收到周雪晴来信后,我已经全都撕碎烧毁的,我们那时日日通的信…

想你送我的冻疮膏,现在还有半盒,在我箱笼的最下面。

想你送我的兔毛手套。

想你送我的狐皮披风。

想我们一起在书院的日子。

那样日日抬头,每每抬眼都能看到你的日子,终究是再也不可得了……

以后的每年冬日。

我都会记得我们围炉而坐。

我们涮过的锅子。

我们烤过的红薯。

我们吃过的烤肉。

我们煮过的粥。

我们煮过的雪。

我们采过的梅。

我们在风雪中,许过那一世的诺。

对不起呀,阿瑾,我做不到了。

永远那么远,我们走不到了。

就当那日在书院后山,就当我们在那一脚踏下,树上的落雪中,一起白了头吧。

阿瑾,商贾艰难,家族倾轧。

你以后的娘子,要精明能干。

你的娘子,要美丽大方。

你的娘子,要知礼懂礼。

你的娘子,要能掌家。

不要再如我这般冲动易怒,被人挑拨两句就怒火上头。

也不要如那周雪晴,如莬丝花般只知借着高枝,去索取和炫耀。

希望我的阿瑾,岁岁长安,白首不离。

玉歌谨上

写完信的文玉歌,仿若被掏空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椅子上。

眼泪就如那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簌’的往下掉。

打湿了信,打乱了收到信的瑾公子,那本就凌乱的心。

躺在海岸边的岩崖上,瑾公子闭眼听海浪‘哗哗’的扑打海岸,听海鸟‘吱吱’的鸣叫。

瑾公子想,自己和玉歌,大概就如这海浪和岩崖吧?

看似一直在一起,可从来都不能在一起。

也永远不可能融在一起。

除非岩崖碎裂掉入海中,从此湮灭。

或是海浪扑到石头上,终要晒干……

就如这世上大多数男女,越轰轰烈烈的爱情,走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中,就越是难以相处。

最后能过的平顺的,大概都是那些平淡夫妻,年少也并不怎么轰烈,温吞如水,年长也并不苛责,和和乐乐。

自己一直不愿面对的现实,大概真要如玉歌所说的,去寻一个适合自己的姑娘,成亲过日子。

能掌控好后院,能撑起宗族的事务,能配合自己打理生意。

毕竟自己父亲这一支,乃是吴家嫡长,自己也是长子长孙,总要担起自己的责任的。

玉歌家祖上是武将,脾气火爆,并不适合岭南吴家这种宗族生活,她需要的,是广阔的天空,而不是勾心斗角的家族宗妇。

想通后,瑾公子起身准备回府,可让在远处急得团团转的阿昌阿星两人,松了一口气。

“哎哟,我的公子哟!”两人赶紧迎上来“快快,披个披风!”

“公子快喝口热茶!”真是夭寿啦,公子若风寒了,他俩可真是要被夫人打板子了啦!

两人虽知道公子和文玉歌小姐的事,但从不多嘴,夫人还只以为公子心情不好,是因为发现了周雪晴的真面目,而受打击了。

对,吴夫人一直知道周雪晴的真面目,她只在最开始提醒过儿子一次,剩下的,就看儿子自己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毕竟谁还没有年少轻狂过呢?

儿子一看就是少年慕艾,也并不是刻骨铭心的爱慕,只要平时不影响儿子对生意的决策,不影响儿子的行事,这些个女人啊,就不用管。

周家那个丫头,家世也匹配,有心机有手腕,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能嫁过来,儿子喜欢就行。

若哪天儿子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自己也不会可惜,毕竟,通过这事,儿子也成长了不是?

不会动不动,就被女子一番柔弱和软,我见犹怜的样子,给迷惑住。

但是若被吴夫人知道文玉歌的存在,大约就坐不住了,阿昌阿星知道,吴枫瑾也知道。

母亲(夫人)是不会允许有女子能影响自己(公子)的行事决策的。

而文玉歌恰恰就是这个能完全影响吴枫瑾的人。

所以从来没人在吴家提过文玉歌,包括周雪晴。

在她知道有文玉歌存在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如果不用手段,是争不过文玉歌在瑾公子心中的地位的。

所以只要瑾公子不主动提起,她从来不会提起文玉歌的一分一毫。

当然,最开始,瑾公子和文玉歌双方并不知道彼此之间的影响会这么深的,不然不会任由事情往狗血的方面发展。

等知道的时候,呵,结局都注定了,还说这的那的,有什么用?

“公子,我们回吧?”阿昌看瑾公子喝过茶,披上披风,又站着不动了,询问道。

“嗯…回吧…”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道“你们这几日,把母亲给我选的女子名册给拿来,我看看…”

“啊?……”阿昌愣了一下,个阿星对视,不可思议!

公子想通了?果然还是玉歌小姐能让公子想通。

“是,公子!明日就拿来!”

瑾公子已经大步往回走去,不知心中在想什么,也不知,是不是什么都没想。

回到府中,瑾公子去了书房,找来一个箱子,把以往和文玉歌的通信,文玉歌送他的所有东西,全都封存了进去。

关上盖子,落锁,又出门,把钥匙扔进了大海。

“玉歌,再见…”瑾公子喃喃自语。

“玉歌!谢谢你!”对着海风,对着海浪,对着漫天的海鸟,瑾公子大喊!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大家喜欢茉莉的,把书放书架呀,谢谢宝宝们!
有推荐票的,也给茉莉投投。
或者看过随便评论两句也行。
让茉莉看到你们在看,
给茉莉写下去的动力,
爱你们,么么哒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