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一起吃吃喝喝

第二日,文大小姐又又又红肿着眼睛去上工了。

小喇叭看着她,满脸的一言难尽。

“文姐,你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我的感情结束了呗,唉!”

“和你那个神秘的小哥儿?”小喇叭满脸的求知欲。

“对呀,不然还能是谁……”文玉歌托着下巴,歪坐在大柜台里。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就结束了?”

“本来吧,离的就有些远,我家不会让我远嫁岭南之地的。”文玉歌拿起小镜子,看看自己的红眼睛。

接着又道:“更何况,我去算卦,那大师说呀,我二十三岁之前不能嫁人。”

“???啥玩意?你去算卦了?什么时候?怎么不叫我一起去?”小喇叭震惊,主要震惊的点在于,怎么可以不带她……

“别急别急,是我在高级书院读书时候的事了。”文玉歌赶紧解释。

“哦,我说呢,咱俩这么好,你怎么能不叫我!”

咱俩不就是同工的关系么?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不过小喇叭这个人,除了特别爱讲别人八卦,喜欢让人围着她转外,其他方面确实不错。

“文姐你去哪算卦的,准吗?”

“我感觉还挺准的,去了也不问这问那,只要了生辰八字。一阵写写画画,就能说的头头是道!”

“只要生辰八字?”

“是啊,不像有些地方,恨不得把你祖宗八代问了一遍,再与你说,那你自己都说出来了,还用他干啥?”

“就是,那这个大师算的准吗?”

“暂时看着,是挺准的,把以前我家发生的事,说了个七七八八!我们一家三口,以前的运势,遇到的几件大事,说的很准的。”

“哇!真的吗?等凑时间,你带我去看看!”

“行!”

“你俩你俩,干啥呢?一上工就凑一起聊天!”馆长远远的看到文玉歌和小喇叭两人,一顿吵吵!

两人一听,立马起来,擦桌的擦桌,算账的算账。

陈亚宗今日没有往文玉歌两人跟前凑,在后边巡场加练武,晁木子也来上工了,说起来,陈亚宗和晁木子两人真是一见如故,臭味相投。

“明日我们下午上工,早上一起去喝羊汤吧?”说谁谁到,晁木子等馆长走了,过来与小喇叭说道。

“去呗,去哪家喝?”小喇叭翻个白眼。

两人的官司现在还没缠清,文玉歌心中八卦的小火苗也要烧起来了。

“就去东边那条街的老四羊汤吧?”

“文姐明天咱们一起去吧?”小喇叭扭头问道。

“不去不去,你俩去吃饭,我跟着干啥?这不尴尬么?”

“去呗文姐,陈亚宗也去,不尴尬!”晁木子接话道。

“行吧,明儿早什么时候?”

“明天我先去找娟儿,然后我俩再去叫你!”

“行!”

等晁木子回后边,文玉歌对着小喇叭挑挑眉:“你俩这是没事了?”

“嘁!美的他,这是人多,我不跟他一般见识!”小喇叭撇嘴。

“他跟那雪兰花还有来往呢?”

“不知道,他说没有了,我才不信呢!”

“他怎么跟你说的?”

“他说雪兰花找他,毕竟两家有旧,也不能太强硬的不理。”

“???”

“你看,你听了也不信吧?”

“就,怎么说呢?挺无语的……”

“先这么着吧,看他后续表现!”

第二日上午,巳时中都过了,小喇叭和晁木子才来找文玉歌。

“我说,你俩再不来,文姐姐都要饿死了!”

“这可不能怪我,文姐,你得问晁木子,我也是快被饿死了!”小喇叭瞥一眼晁木子。

“怪我怪我,我昨儿睡得晚了,这不一起来就赶紧往这赶,你们也知道,我家住城东,咱们这边是城西,离得有些远了!”晁木子赶紧讨饶。

“走吧,我刚才从陈亚宗住的地方那边过,已经叫他了!”

到了羊汤馆,陈亚宗已经等在那了。

这羊汤馆,是在汴梁城居住的回族居民开的,最好喝的几家在清真寺胡同那边,但是离的有些远,所以就近选了这家也还行的。

几人在店门口的矮桌坐下,文玉歌和小喇叭要的四味菜,晁木子和陈亚宗要的白肉,一人再一块锅葵。

这羊汤是每日寅时,用羊骨羊肉清水上锅,大锅大火煮上一个时辰,直到汤色发白。

把煮熟的肉捞出来,切块备用,汤锅边卖边添水,直到中午。

一般卯时就开始有顾客上门,或直接要清汤白肉,或要清汤加四味菜。也可再另加羊脑,小碗酥肉,小碗丸子,切白肉等。

四味菜一般是炸面筋,炸丸子,炸酥肉,黄花菜,提前各弄一盆,卤好备用。

起价一碗十文钱,四样肉菜各一勺,也可以要十五的,二十的等等。

羊汤端上来,放上盐巴,辣椒油,芫荽,锅葵掰小块儿泡进去,真真是,美味鲜香。

用一句俗气话说,真真是让人想把舌头都吞下去!

“文姐,你这可以呀!”晁木子惊叹!

“啥?”文玉歌迷茫。

“这么大一碗你能吃完!”

“……”所以,就这一碗四味菜而已,很多吗???“啊,我一向这个食量!现在吃的少很多了!”文玉歌擦擦嘴,放下碗筷?

“这还少?”

“我以前,大概初级书院求学的时候,与同窗去州桥边的胡辣汤馆,喝了两碗胡辣汤,两个烧饼。”文玉歌感觉遗憾。

“!!!”你不是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吗?为什么吃这么多???

“这么多?”

“啊,也还行吧,我父亲说我三岁去私塾的时候,早上就喝一碗胡辣汤,一根油条,一个鸡蛋布袋了。”文玉歌又遗憾一下,以前吃的多,真是太幸福了啊!

“现在不行了!唉……”

“行了行了,现在依然很行!你看小娟儿吃的,才是一般女孩子的食量。”晁木子指道。

文玉歌瞅瞅小喇叭的碗,嗯……确实,只把菜和肉吃完了,锅葵还有一半,汤还有一半。

再看看自己的,嗯!很干净!

“文文姐威武!”陈亚宗接话道。

“哈哈哈,文姐姐威武!”小喇叭也接话。

“我们现在去哪?到下午上工还早呢,这个点儿才吃过早饭,再回家等中午吃饭也吃不下了!”文玉歌问道。

“走走走,逛街去吧!”小喇叭提议。

晁木子和陈亚宗对视一样,同时拒绝!开玩笑的吧?逛什么街?我俩有病吗?

“那要不去小娟儿家搓麻将吧!”

“行行行!我父母入上工了,没人,走吧!”

“好嘞!”

过几日,武馆又来了一个女孩子,是文玉歌家仓库附近的邻居,家中也有木架车在文玉歌家仓库存放,每月给费用。

这个女孩文玉歌见过几次,但是没说过话,还是文玉歌母亲跟她说的,咱这门口的彤彤去你们那上工了。

彤彤到武馆时做的对外宣传的活儿,大概就是去街上贴发一些小单子,给武馆做做广告。

或是让武馆经常来的武者续续费,增加业绩。

彤彤性格很开朗,迅速的和文玉歌小喇叭玩在了一起。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向前滑过,似乎瑾公子已经从文玉歌的生活中彻底消失。

又好像以前的事就只是一场美丽而残忍的梦。

文玉歌想,自己大概是应该要好好的和瑾公子告个别的吧?

上次来信,自己并没有回……

妃茉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