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小民女

大梁小民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把雷劈到周雪晴头上

下午上工,文玉歌肿着红彤彤的眼去的,这哭了大半天,洗脸敷眼什么都用了,也没消肿,连父母那边都没去,就直接带个帷帽来上工了!

一路上还惹了不少人好奇的目光,实在是如今大梁风气开放,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已经很少有人带帷帽了……

恰逢今日又到了赶集日,武馆没人来训练,从武师到训练者,大家都赶集去了,这要是人多,啧啧啧,真是没法见人了!

更凑巧的,还是只有陈亚宗和文玉歌一起上工,其他人都休沐了。

每到赶集日,基本可以说万人空巷吧,留个俩人儿看家就行,连馆长都不来的。

“文文姐,你这是怎么了?”文玉歌一来,陈亚宗就看到了她的不对劲,眼睛肿得跟馆长养的那个金鱼的泡泡眼一样了!

陈亚宗也不知道这是咋想的,不知哪一天,就开始叫她文文姐…还说这样叫好听,特别,跟别人不重样……

“边儿去,我没事……”

“这还没事呢?眼睛都快赶上院子里养的那两缸金鱼了!”

“你才缸里的金鱼!”

“看看看看,这声音,还有这鼻子,都嘟嘟囔囔都没回过来呢!”

“我不过是……”

“不过是什么不过是?”陈亚宗打断文玉歌的话“你想说你不过是风寒了?呵!”

“……”文玉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虽然眼肿的,基本也看不出翻白眼什么的了“怎么的,我不能风寒?”

“说吧,怎么回事?”陈亚宗手撑着高高的柜台,由上而下的俯视文玉歌“为什么哭?”

文玉歌坐在柜台后,低着头,光线被陈亚宗挡着,看不清她脸上的情绪。

“……没事,你不要管!”

“什么不管,快说,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的事关你什么事!”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我这是关心你懂不懂,关心你!”

“我谢谢你的关心!”

“快点说,怎么了这是?”

“怎么了怎么了!和我浪漫的感情告别了!还要问什么?”

“……”陈亚宗被堵的噎了一下“你还有感情呢?还浪漫的感情?”

“!!!”文玉歌‘噌’的一下站起身“陈亚宗你是不是找打!”

“好好好,算我说错话,怎么回事?分开了?”

“他劈腿了,我们还没掰扯清楚,他的新欢竟然给我来了信!”文玉歌说着眼睛又要红……

“好好说,别激动!”

“!……”这特么什么人?

“今儿早上收到来信,那表…跟我一顿耀武扬威,什么什么的!我给回了封信,骂回去了!”

文玉歌说起来这事,还是感觉脑子充血手要抖!

这会儿吴枫瑾若在,必定是要被一顿好打!吴枫瑾!哼!

“对!就要骂回去!不然不知道我们文文姐的厉害!”

接着陈亚宗话锋一转“不过,这是好事啊!”

???

“!!!”文玉歌怀疑的瞪着陈亚宗“这句话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怎么办,感觉武馆的十八般兵器有了用武之地!

“我说,你们这是好事呀!”陈亚宗笑眯眯的。

在文玉歌拿青龙偃月刀砍他之前又接着说“这样我就有机会了啊!”

“关你什么事?”文玉歌一副嫌弃的语气“你一边去!”

“你看,男未婚女未嫁,我说我有机会,怎么不对吗?”

“去去去,别搁这儿贫了,没看我正烦着呢?”文玉歌把陈亚宗往后面武场赶去!

“哎呀,我这不是逗逗你,让你开心嘛!”

陈亚宗嬉皮笑脸“文文姐,你看你,长相可爱,性格开朗,身材高挑,凹凸有致…”

“你给我闭嘴!”文玉歌一记录本拍陈亚宗侧边“你再给我胡说八道,那边的兵器任你挑!”

“别急别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陈亚宗赶紧讨饶“你看你这人,说两句怎么还急了呢?”

“还贫不贫了?”文玉歌瞪眼。

“不贫不贫”陈亚宗笑嘻嘻的“行了,多大个事啊!”

“那不是你的事,你当然觉得没多大!”

“怎么不是我的事?”陈亚宗瞪眼“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文玉歌坐下,手托下巴,不想接话。

“哎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陈亚宗走到柜台侧边看着文玉歌“不就是个男人嘛,你看看你!”

“我看我什么我看我!”文玉歌换个方向托着下巴!这个人真是,太不会聊天了!

“你看你今天这个面样儿,都不像我们平时风风火火的文文姐了!”

陈亚宗又跟着转到另一边“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那不满大街都是?”

“!!!”我特么什么什么的!

“陈…亚…宗…”文玉歌从牙缝里慢慢挤出话“你信不信,我把你打成两条腿的男人!?”

“我……”

“你什么你?哦对,把你打成两条腿,就不是男人了!哼哼!”文玉歌斜眼“以后要叫你陈妹妹了吧?”

“不能吧,文文姐你下得去手吗?这么狠心吗?”

陈亚宗‘吓得’抱着胸口“我对你这么好,你就忍心这么对我吗???”

“哼…”文玉歌又鼻子里哼一声“你抱着胸口干啥?难不成…你的腿在胸口长着?”

“???”陈亚宗一瞬间目瞪口呆,自己这是被…被被被…被调戏了?

“哼,我的胸口有没有长腿你看看不就知道了?”陈亚宗反杀。

……

……

!!!

这人太不要脸了!

“而且我胸口长腿,那就是四条腿的男人了,哎呀,不敢想不敢想!”

“滚滚滚!赶紧滚后边去!”文玉歌又一本子拍在陈亚宗胳膊

“再不走就鳄鱼剪伺候,哼哼!”

“哎呀呀,好嘛好嘛,我走我走!”陈亚宗假装害怕“可是我走了,谁逗文文姐开心呢?”

千里之外,收到文玉歌来信的瑾公子如遭雷劈。

所以自己心中的那片纯真美好的白月光阿晴,自己曾经喜欢了七年,追求了七年的无邪小女孩,青梅竹马的真实面目其实是这样的吗?

瑾公子走到花厅,看着颤抖看信的阿晴,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中。

沉默一刻,他走过去,拿过了文玉歌寄给青梅竹马的信,来信的时候,他就看着像是文玉歌的笔迹!

青梅竹马一看到他来,刚想把信藏起来,看到瑾公子递过来的信,顿住了手。

看到自己寄给文玉歌的信在瑾公子手中,周雪晴也像被雷劈了般,头顶冒烟,心中慌乱。

这特么文玉歌神一般的扫操作……

还能这样???

正常的女人之间的争斗,不应该是两人你来我往的互相暗暗较量,然后都在男人面前互说原谅,显示自己大度,不嫌委屈?

端看谁的段位更高,谁更能抓住男人的心吗?

她都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在瑾公子面前去说去做了,她非常有信心,自己能牢牢抓住瑾公子。

近水楼台先得月,两小无猜竹马情。

可这怎么戏还没开始,就直接掀台子了???

周雪晴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她们这边的斗法,都是暗地里进行,不管争斗的多么厉害,大家面儿上扯个锦被一捂。

看起来依然是花团锦簇的一团和气姐妹,谁会把这些拿出来放台面儿上说呢?

瑾公子拿过文玉歌给周雪晴写的信,真真是,还不如不拿来看!

知道文玉歌是一盆火,却没想烧到自己,是这样烫人……

这是造的什么孽哟!要这么给自己找虐!!!

如果刚才看周雪晴给文玉歌的信,是如遭雷劈,那现在看了文玉歌的信,就是字字戳心,句句见血!

这明媚如火的心口朱砂痣,直接给瑾公子的小心脏,拿刀给捅了个稀巴烂,什么心口朱砂痣不朱砂痣的,老子让你直接心口血直流!

“玉歌…”瑾公子瘫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玉歌你一定要这样吗…”

“阿瑾…阿瑾,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周雪晴急慌慌过来想找补。

“阿晴,你别说了…让我自己静一静…”

“阿瑾…”

“阿晴,你先回去吧…”瑾公子低着头,悲伤难掩。

“阿瑾,我…我是为了我们的感情啊!”

“呵,为了我们的感情…”

“你说过会一直守护我,可是你回来却变了心!”周雪晴转守为攻。

“你回来的时候原本我们要定亲,可是因为文玉歌,你心中还有我吗?我不过是想让她知难而退,不再影响我们的感情!”

“是啊,我一直守护你…呵呵,守护你去攀岭南王府世孙的高枝?”瑾公子抬眼“守护你去和福建总兵的小儿子逗趣?”

“我…我没有…”周雪晴白了脸。

“没有?没有追着皇商孙家的五公子打马踏青?”

“我…我和五公子只是家族来往,并未,并未有什么逾越之举…阿瑾,阿瑾你相信我!”周雪晴跑过来拉着瑾公子的手。

“相信你什么?相信你还想和知府大人家的二公子攀交情?”瑾公子满脸厌恶的挣开。

“阿瑾你…你怎么…”

“我怎么什么都知道?呵…”瑾公子由厌恶变成了苦笑“呵,我什么不知道!我只是以前不愿相信!”

瑾公子这一刻好像要宣泄心中的愤懑!

“我不愿相信我从小守护的姑娘,竟然是这样的满眼势利!我不愿相信,我心中纯真无邪的姑娘,竟然是这样的左右逢源!我不愿相信一直以来只是我眼瞎!”

“阿瑾…”周雪晴又来抓着瑾公子的手“阿瑾你不要这样。”

“若不是因上次回来,我与你说了我和玉歌的事,你会这么急得想要和我订亲吗?”

瑾公子反抓着周雪晴的手腕“你不过是其他府里嫁不进去,怕连我这个一直吊着的人,也另娶他人罢了!”

“你竟然这样看我们的感情…”

“我怎样看?我若不是珍重你,珍重我们的感情,我自欺欺人的觉得你是看明白了只有我对你好,我喜欢了玉歌,觉得心中对你愧疚,我会这么轻易许诺定亲?”

“阿瑾…你…”

“你走吧,不要说了…”瑾公子甩开周雪晴的手腕。

“好,我走…我走…我…”深吸一口气。

周雪晴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你先冷静冷静,我过一段再来找你…”周雪晴黯然神伤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瑾公子拾起来地上的两封信,回到书房,歪在墙角不停的来回翻看。

直看到双手紧握,信纸皱褶,然后再展开,再握紧,如此反复,看到泪流满面,渐渐的泣不成声……

公鸡啼叫,太阳升起,那一缕柔和而刺目的光照到脸上,瑾公子才发现自己已坐了一天一夜。

看着手中团成一团,被泪打湿到字迹模糊的信,他缓缓站了起来,去书桌给文玉歌回信。

妃茉狸

作家的话
昨天请教了大佬们的写作方法,近期前面的章节可能会有改动,么么哒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