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妖女,休伤吾夫

第63章 段位不详,遇强则强

此时莫惊春有些懵。

是自己听错了吗?他是莫惊春,那我是谁?

难道万剑山还有第二个莫惊春不成,但稍微一想他就知道夏凡是在冒充他的身份。

万剑山掌握剑意的年轻弟子他几乎都能叫出名号来,根本没有眼前这一号人,很显然,这人是打着他的旗号在行不义之事。

现在他们万剑宗站在朝廷这边准备对抗佛门,如果有人冒充他的名义将朝中反对佛门入驻中原的中间力量柳建德之女掳走,那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算不破裂也会心生间隙,况且这种事他还没办法证明。

想到此处,莫惊春不禁怒火中烧。

“好胆,竟敢冒充我万剑山中人,看剑!”

说罢,手中长剑轻鸣,剑意大盛,隐隐之间周围的虚空之中宛如有电光划过,气势惊人。

听到这话夏凡不禁一愣,随即就是有些尴尬,撞枪口上了,着实是有些社死的嫌疑,要不是情况不允许,他都能用脚在地上扣出三室一厅了。

但眼下面对对方的攻势,夏凡根本没有机会解释,而且对手的实力极强,已经让他倍感压力了。

虽然他身具剑意,但总归没有真正的剑修纯粹,加上对方的剑意明显比他要强,自己的魔宗秘法作用还不大,此消彼长之下他感觉自己已经开始吃力了。

好在他现在肉身之力大盛,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他到底有多强,虽然看似是蜕凡,实则也到过金丹,但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能用等级来划分。

简单来说就是,段位不详,遇强则强!

已经被压制的剑意重新沸腾,周身之上燃起浓厚的气血之力,神通秘法不能用,老子照样一力降十会。

夏凡的身形猛的暴起,不退反进,直直的冲向了一剑刺过来的男人。

莫惊春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人虽然看似实力不强,但却能挣脱他的剑意,甚至还能跟上他的出剑速度。

要知道,他的剑意本就讲究一个快字,剑出惊雷,先声夺人,哪怕是同为出尘境,实力稍弱的也会反应不过来,但这人居然光平肉身之力就跟上了他。

裹挟蛟龙巨力的长剑与电光缠绕的古朴长剑相撞,顿时一股冲击波四散开来,吹的两人衣衫猎猎作响。

两人长剑死死的架在一起,双方谁也不肯后退一步。

莫惊春的剑意正作用在夏凡的身上,就连身上黑色长袍也被切开了数道口子,但里面的肉身却完好无损,只是那股剑意让他的感觉到有一种酥麻之感。

而莫惊春则是不然,他只感觉到一股巨力,手中的长剑要不是靠自身的法力加持早就脱手而出了。

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他可是堂堂剑修,抡近身战,自从他下山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囧况,仿佛自己的剑被一座巨山撞了一般。

夏凡咬着牙,眉头紧皱,死死的坚持,而对面的莫惊春额头之上以有青筋暴起。

剑修走的是凌厉,灵巧,但绝不是巨力。

“小子,有两下子!”

“你快别说话了,脸都快憋成猴屁股了!”夏凡冷声道。

很显然,这种对拼夏凡比对方要轻松不少。

听到这话,莫惊春的脸更红了,他堂堂天才剑修,何时被这样羞辱过。

正在这时,其后方的李观棋出手了,随手一挥就有数道黑色棋子朝他爆射而出。

感受到那股凌厉之意,夏凡周围气血之力再度一涨,磕开对方的长剑,反手将爆射而来的棋子格挡住。

“铛铛铛~”

一阵叮当作响之后,夏凡突然发现,被他刚磕飞的棋子落在他身体四周的纵横交界处,宛然如棋子一般将他包围。

下一秒,几枚黑色棋子发光,在他四周形成一道围墙,然后快速收缩,势要将他挤死,就像棋盘之上吃掉对方的棋子一般。

“花里胡哨!”

夏凡低沉一声,双手持剑,自上而下用力一斩,纵横十九道,数枚棋子所化的围墙被他一剑斩开。

“轰~”

夏凡四周的景象有回到了原来的官道之上,回身一看,另外一名仕子打扮的年轻人腾空而立,其身后正是柳白榆两女。

“呵~总算来两个有脸的,怎么,这回不蒙面了?”夏凡冷声道。

没错,这两人上来就动手,他已经把二人当做是那几个蒙面人同伙了。

“在下光明磊落,又何必蒙面,倒是阁下冒充他人身份才是另有所图吧!”李观棋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眯着眼睛传音道。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刚才他的神通被破,心中还是有些凝重的,他走的乃是棋道,纵横十九道困敌人于内,杀人于举手投足之间,但他也是第一次见有人居然光凭蛮力就能打破他的神通。

对此,夏凡不禁一愣,这人什么情况,咋地,长了嘴就用来干饭啊!

“你丫能不能把眼睛睁开再说话!”

“我已经挣到最大了,阁下看不见吗?”

夏凡:......

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人说话不开口,看人不睁眼,有性格。

“姓李的,你在一旁看着不要插手,今天小爷我要让他知道知道,我万剑山不是谁想冒充就冒充的!”莫惊春对于刚才同伴的帮忙并不领情,直言道。

说罢顺势腾空而起,剑意沸腾,剑意之内宛如乌云密布,平地起惊雷,手中长剑横于胸前,手掌慢慢抚过剑身,古朴长剑漫起青光。

万剑山-青鸿剑决

莫惊春有青鸿剑之称,不是他手中剑的名字,而是他以青鸿剑决闯出的名头。

“小子,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别藏着掖着了!”

见此,一旁的白玉连忙惊呼:“公子小心,是万剑山三大剑决之一!”

对于白玉见多识广,夏凡并没有理会,腰身下蹲,左手手指微曲放于胸前,右手执剑回于身后,整个人呈一种蓄力状态,宛如一把满月的弯弓一般。

随即身上的气血之力暴起,浓郁的气血之力透体而出,气冲斗牛,面对如此强敌他也不敢大意,这还是他第一次竭尽全力的动用自己的肉身之力。

两股强大的气势瞬间撞在了一起互不想让,都在蓄力准备自己的最强一击。

见此,一旁观战的李观棋脸色不禁凝重,好强的气血之力。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直到此时位于李观棋身后的柳白榆才反应过来,当她看清李观棋容貌之后连忙喊道:

“李公子,住手!”

......

杯盏长生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