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刚躺平,被朱元璋偷听心声

第66章 66得此物者,可得天下

“权儿啊……为堵天下悠悠众口,你需拿出强有力地支撑啊!”

朱元璋眯眼,手指轻敲着面前龙案。

那口吻,像是在暗示,又像是在逼迫。

“是啊宁王殿下,还请殿下明示臣等!”

也在此刻,练子宁站了出来。

他非是太子府一派,只是军器局也归工部管。

有关技术与图纸,理应交由工部掌管。

朱权不是不明白这点,沉吟着,他在摇篮内翻了个身。

脚丫晃啊晃,惜字如金地开口。

“拿笔墨纸砚来,本王当殿给你们画出来个强于火铳的武备图纸!”

“当真!”

朱元璋与练子宁齐声反问,两个人眼中皆在此刻射出湛然金光。

下一刻,老朱自觉开口时机有些不合时宜,咳嗽着摆了摆手。

练子宁则躬身拱手,请罪说:“臣殿前失仪,冲撞陛下,恳请陛下责罚!”

太监总管亲自去取笔墨纸砚了。

朱元璋则高坐在龙椅上大手一挥:“练卿莫要多想,朕与你同时开口,本也应当。”

老朱没有多解释,但懂的都懂。

练子宁是工部侍郎,手底下就管着军器局,关心新式武器,理所应当。

在宁王朱权说出“威力更大武备图纸”后,他开口确认,分内职责。

而朱元璋的开口,反而显得突兀、不寻常。

毕竟嘛?

一位皇帝,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就算真见到了啥稀罕物件,讨自己喜欢,也不该露出期待、急迫之感。

而刚才的老朱,那声与练子宁同时问出口的“当真”,暴露了老朱急切的心里。

掉逼格啊!

所以,与其说练子宁是在请罪,不如说练子宁是在给老朱台阶下。

而老朱的故作大度,也只是拉升逼格、找回面子的一点小手段罢了。

“殿下——”

太监总管拿来笔墨纸砚,并为朱权摆下一张方桌。

“嗯……”

朱权点点头,跪坐在软绵绵的摇篮里,上半身探出边缘,执笔开画。

在殿内文武百官的屏气凝神注视下,在朱元璋暗暗握紧的双手期待中,一个时辰过去了。

朱权一笔未落。

有人忍不住,蓝玉不耐烦问:“殿下,您还画不画了?”

【画啊!肯定画啊!】

【劳资是在酝酿情绪。】

【图纸也是画,要情绪饱满、意境深远知道不?】

【粗鄙的武夫,你懂个屁!】

朱权横了蓝玉一眼,深吸口气提笔悬腕,挥毫泼墨。

所有人瞪圆双眼,看着他一张张宣纸画过去。

起初,蓝玉脸上还很是不屑,嘴角噙着讥诮。

若宁王真有本事,刚刚就不会白白的浪费一刻钟时间。

但很快的,蓝玉嘴角的笑容就消失了,面露惊疑不定之色。

朱权的画功很扎实,横平竖直圆溜圆,线条优美,一门大炮跃然而出。

再然后,蓝玉脸色彻底凝重了下来,他端着下巴,目光闪烁。

因为朱权除了第一张是画大炮外关外,剩下的那些纸上,画的都是零件结构。

从那些零件和零件下方注解的数据看,宁王朱权对这门大炮可谓是成竹在胸。

当他停笔时,以练子宁为首,不少中青年官员围了上去,一个个面露喜色,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是真的啊!宁王殿下真的是在画图纸啊!”

【草!这不废话,劳资不画图纸还能画春宫图嘛?】

对这第一个忍不住惊叹的官员,朱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图纸为何不以丈、尺、寸为计量单位,为何要以米为计量单位?”

练子宁则专业的多。

他能年纪轻轻干到工部侍郎的位置,还是洪武朝的工部侍郎、正三品,相当有水准。

可这依然不能影响朱权拿看土鳖般的目光看着他。

【不懂了吧?来问劳资啊……】

【只要你诚心诚意地问,劳资就给你含糊其辞地答,保证让你听不懂。】

小调皮鬼!

在心底里,老朱给朱权脑门贴上个新的标签。

本以为你会说“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劳资就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曾想:臭小子竟然来个“含糊其辞”,“保证听不懂”!

这你要人问个啥劲儿啊?

朱元璋摇摇头,摸摸额角,这群儿子,没一个省心的。

目光扫到玉阶之下,一躺、一立的两人。

滑轮床上躺着的是如今的太子朱标,床边站着的是秦王朱爽。

他们是老朱最大的两个儿子,也都是嫡出,马皇后所生。

一想到这俩兔崽子一个想带兵返京,一个想要藩王有参政、议政之权。

老朱就吹胡子瞪眼,恨不得锤烂这俩逆子的脑袋!

当真真不当人子!

再瞅瞅远处依然挥毫泼墨的朱权,想起他“吃货”、“好美婢”、“调皮”、“骂劳资”等标签。

老朱叹了口气:哎……这界儿子不好带了啊!

“好了。”

朱权一笔溜圆,画上句号。

一推面前方桌,仰头打个哈欠。

朱权向后缓缓躺下,张开双臂,舒舒服服地把自己摔到了摇篮里。

【齐活儿了!谁再敢让劳资动,劳资在他脑袋顶开个洞!】

【累死劳资了!】

【老朱啊老朱,劳资给你出这么大一份力,你咋奖励劳资?】

【哎……算了。老朱有的好东西还没劳资多,甭指望了。】

谁谁谁说的?

朕朕朕怎么就没你好东西多了?

朕富有四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你有嘛臭小子?

这一刻的老朱,恨不得把自己家底全摆出来,证明自己比朱权优秀。

就是个老小孩!

他和朱权都没察觉,殿内一片死寂。

咕咚!

谁咽了口唾沫?

跟着,咕咚咕咚……

接二连三有人咽唾沫。

一双双盯着方桌的眼渐渐转红。

所有人脑中同时浮现一个想法:得此物者,可得天下!

练子宁第一个冲上来,他抢在其他人反应过来前,将方桌上墨迹未干的一沓宣纸抱在怀里。

他如获至宝般喃喃自语:“此乃国宝,国之重器,可抵千军!”

“练子宁,你快把图纸放下!”

黄子澄是第二个反应过来的。

他跳脚指着练子宁鼻子,呵斥他。

大班小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