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贼传

大贼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章十七 论功行赏

说完陈林从拿出一张纸,看了看说道:

“尔等山贼听着,这上面有列有你们的姓名、罪行,我会挨个念出,若觉得冤枉的自己申述,在场这么多原山寨之人也从旁佐证!祁老六是谁,站起来!”

祁老六听闻浑身一颤,在同伙的目光下缓缓站起来,恐惧的看着陈林,就像等待阎王爷判决的孤魂野鬼。陈林看了他一眼,说道:

“祁老六者,崇祯七年随王贵等人撞入汉河岭村落草,为匪期间多次劫掠乡里,杀害过往客商,崇祯十年,抢劫营口村时,你一人便杀害了一家五口,共负人命十数条,你可认罪?大家可有异议”

“青天大老爷啊,我们抢劫也是为了口饭吃啊!杀害营口村王铁匠一家的也不是我一个人,还有马猴子,我没杀那么多人啊!哇啊啊啊啊……”

祁老六听闻陈林给他宣布的罪状后吓得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对死亡的恐惧让他也口不择言,连还活着的同伙都供了出来。这时候叫马猴子的山贼一听就炸了毛,立马大声嚷嚷道:

“好你个祁老六,你不要满嘴喷粪,老子才杀几个人?你可是大当家的炮头(先锋打手),哪次不是你杀得最欢,连小孩都杀!”

然后两人就开始互怼,死了的山贼也牵扯进来,陈林乐得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也不阻止,甚至还问起赵均什么是炮头。毕竟手中的资料是赵均列出来的,作为“叫将员”狗头军师,自己出门的时候基本没有,都是听回来山贼的描述,所以并不是很仔细。了解完山贼的组织结构后,陈林见两人互怼得越来越热闹,要不是被绑着早就打了起来,也没有什么猛料,陈林说道:

“将二人押到一边听候发落!谁是崔麻子?”

又一个山贼闻言站起来,忐忑的看着陈林。

“崔麻子者,崇祯十年因大旱无力交租,又被抽中服徭役,故而随同乡三人上山落草,为匪期间多次随山贼打家劫舍、同行争斗。然为人老实,尚未背负无辜人命,可是属实?”

这个叫崔麻子的山贼连忙跪地大喊:

“属实啊青天大老爷,我崔麻子没有杀过村民啊,我胆小,都是能躲就躲的啊!”

周围的青壮听闻都一脸鄙夷看着崔麻子,就连原本山寨的女人们也都看不起这崔麻子,但是也没出言反驳。

“既然属实,崔麻子你虽为匪,然涉足不深,尚未犯下大错。罚鞭刑二十,以赎前罪!先拉一边去,稍后行刑。”

接下来,陈林又陆续宣布了其余山贼的罪行,罪大恶极者丢一边,罚鞭刑的丢一边。陈林也过了一把当法官的瘾,量刑判罚,还尽量说明鞭刑多少的理由。而罪大恶极的陈林直接让人带到一边,不加理会。半个时辰下来,九个俘虏四个被确认罪大恶极,陈林扫视全场一圈,说道:

“俗话说“盗亦有道”,落草为寇也要讲原则,讲规矩,讲良心!大家伙都是因为吃不上饭才铤而走险,来山庄求口吃的。这种事情无可厚非,要怪就怪那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盘剥无度,官逼民反!然滥杀无辜草菅人命这种事即便是同为山贼也是人人得而诛之。而这些人,有残忍嗜杀的,有奸淫妇女的,皆是罪行昭彰,十恶不赦之人,大家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杀!”

“该杀,该杀,该杀!”

一帮青壮和妇女都大声回答道!

陈林看了看赵均点点头,赵均则站出来说道: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既然上山插了香,那就是命!我问你们五人可愿意继续留在山寨为陈大当家效命啊?”

五个山贼互相瞧了一眼,知道陈林是新来的,山寨的事那里能这么清楚,那份罪状一定是赵先生所写,赵先生留了自己等人一命,自然要感激,再说出了山寨他们也无路可走,于是集体跪下说道:

“多谢赵先生,多谢赵先生,我们愿意!”

赵均可滑着呢,身子一侧,说道:

“谢陈大当家才是,是陈大当家饶了你们一命!”

“多谢陈大当家!”

赵均接着说道:

“然而这一行的规矩你们也懂,投效陈大当家的也要拿出投名状,现在给你们个机会,杀掉这四人,向陈大当家献上首级!”

说着青壮们松了五人的绑,丢了五把腰刀在地上。这五个山贼基本上都属于法无可恕,情有可原的小喽喽,平日里提刀拼杀也都是为了吃口饭,现在让他们杀自己同伙,一个个面面相窥,不敢动手。赵均见他们不动,厉声说道:

“你们不敢上那么就陪他们一起去死,你们可想好了!”

五个山贼一听,立马回过神了,纷纷捡起腰刀,神色不善的朝四个被绑着的山贼走去。最后还是崔麻子第一个发狠举刀劈下,其他几个也跟着动手。陈林看着面前的四颗血淋淋的首级,皱了皱眉头,发现几天下来自己的心理强大了太多,居然不恶心了。

“很好,既然在我手下做事,就要改掉以前的臭毛病,多向其他兄弟学习,练出本事,以后也图个娇妻美妾,家财万贯!受完刑就好好休养几日。”

说着上来几个青壮将崔麻子等人拖下去抽鞭子,几十鞭子下去个个皮开肉绽,疼得蜷缩成一团,哀嚎不止。陈林本来是想打板子的,然而这打板子可是个技术活。宫里要行庭杖都是由专业锦衣卫执行,分“用心打”和“着实打”,至于采取何种打法由监刑太监按皇帝的密令决定,如果监刑太监脚尖张开,那么就是“着实打”,打完回家躺个把月就好了,而如果监刑太监脚尖闭合,那么就是“用心打”,则受刑之人必死无疑。如果让这帮子青壮来打,不用问,几棍子下去人就废了。而皮鞭就好掌握了,视觉效果好,又不致命,二十鞭子躺个几天一样活蹦乱跳。

陈林赵均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把戏唱完,就下来就是论功行赏。陈林整了整盔甲,面对十几个青壮说道:

“兄弟们,这几天咱们同生共死,奋勇杀敌,才有了现在安身立命的地方。今天是我们论功行赏之时,来呀,抬上来!”

说着两个青壮抬起一个箱子到城墙下,打开后全是一个个的银元宝,陈林见众人看着银两眼冒绿光,笑着说道:

“当初我就给兄弟们说过,我陈林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今日论功行赏,先请李壮实上来!”

李壮实闻言憨憨的一笑,在众人的嬉笑推搡中出了队列,来到城墙上。陈林看着李壮实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笑道:

“壮实!此次战斗,你射杀王氏兄弟,拿下首功,作战时临危不惧,贡献巨大!特赏赐白银二十两,大红花一朵,披风一件,任命为一队队长。另外我答应过你的,给你说两房媳妇儿,这事儿也作数,以后你看上哪家闺秀,我做主重金礼聘,让你娶回来!”

“哦!哦!哦!”

“壮实老弟!你马老哥也没媳妇儿,让一个给老哥怎么样?”

众人纷纷起哄,大声欢呼;队伍里的老光棍马富还开起了李壮实的玩笑。陈林也不阻止,亲手给李壮实披上妇女们连夜缝制的大红丝绸披风,又给他戴上大红花。这下穿着清军盔甲的李壮实又加上披风,红花显得格外威武。陈林就是要慢慢培养他们的荣誉感,这样让他们能牢牢记住,奋勇杀敌就能名利双收,封官加爵。大红花则是陈林想起后世参军都的青年会佩戴大红花,所以也给他们准备好了。李壮实满脸潮红,激动不已,直勾勾的看着陈林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听到马富要分他媳妇儿,一下子就炸了毛,开口就朝城墙下的马富怼过去:

“马,马富你滚犊子吧你!我才不要分给你,都是陈老大给我的!”

又让众人一阵哄笑,但是陈林却能看出来他们都非常羡慕,知道羡慕就好了,于是陈林接着说道:

“马三周青,请上来!”然后马三周青二人也是喜上眉梢,风风火火的跑上城墙,在陈林面前一个立正站好。陈林笑着说道:

“你二人在战斗中无所畏惧,能守护袍泽,又勇猛果敢,杀敌甚多,特赏赐白银各十两,大红花各一朵,任命周青为二队队长,马三另有任用。”

马三周青也是格外的激动,等陈林给他们带上大红花的时候,都感激的抱拳行礼。周青看了看李壮实的丝绸披风,满眼的羡慕,陈林见到后大笑道:

“以后战斗,凡擒敌首或立下大功者皆赏披风,希望各位兄弟引以为荣,努力训练,斩将夺旗!”

这就是陈林的用心之处,要在军中设立典型,让其与众不同,激发众人的好胜心,从而良性竞争,共同进步,而红披风之争在以后的岁月中成了陈林手下将士的日常。

接着陈林又让丁宏、还有一个李壮实同村叫李铁山的汉子上来领奖,这次陈林只给了十两银子,任命为三队,四队的队队长。大红花都没给,这是陈林有意制造差距,让他们明白,军队里都是看战功说话的地方。

“其余兄弟此次战斗也有奋勇杀敌,特赏赐白银各五两!望你们苦练本事,杀敌立功!”

“听陈大哥号令!”

“听大掌柜号令!”

“听大当家号令!”

陈林听到这乱七八糟的喊话也是没办法,这没个章程以后自己头衔估计能赶上龙妈。但现在人数太少,好多事情都无法展开,只能先这么着,等招收到流民再说。眼下还是先把军队架子搭起来再谈其他,陈林又接着说道:

“任命赵先生与丁翼为山庄管事,管理日常钱粮调度,女眷安置等一应事务。另外咱们山庄草创,以后用银子的地方太多,兄弟们先每月领一两银子的军饷。不过大家放心,我陈林还是那句话,跟着我陈林,以后大家人人都是大财主!而现在他们两可管着咱们的军饷吃食,大家切不可怠慢,明白吗?”

众青壮一听他们还有军饷拿,一个个都是喜形于色,听说朝廷边军一个月也就二两银子,普通卫所兵若不是开拔半年也看不到几钱银子。顿时就沸腾了,想不到当山贼还有银子拿,连忙都大声:

“明白!”

八宝流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