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贼传

第13章 章十三 伏击山贼

蜿蜒的太行山道上一行七十余人,七八个骑兵,五辆马车,沿着西面山道慢慢朝汉河岭而来。这些人有男有女,五辆马车里全是山贼家眷,不过这群山贼的精神不太好,连续赶了三天路,期间还和黑石山的同行做了一场“学术交流”留下了五六个兄弟的人命才威逼黑石山山贼放了自己等人的家眷,众人都是疲惫不堪。这时候骑马走在队伍中间的山贼头子王贵下令道:

“鹞子!马上到家了,你先回去通知老二安排好酒宴,妈的这两天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这时候一个精瘦的汉子,连忙谄媚的说道:

“好的大当家,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就一催马朝陈林埋伏的山道上奔去,这个时候陈林的哨兵李壮实已经在离埋伏点五里外的山坡上发现了远处的山贼队伍。见到一骑离开队伍朝自己奔来,李壮实马上就想到这是探路的;猎人的本能让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放哨探过去,于是连忙把马藏起来,躲进了路边草丛,李壮实取下弓箭,盯着逐渐逼近的哨兵;这两天要说除了陈林谁杀敌最多,那就是这李壮实了,一把弓箭使得如李广在世,昨晚夜袭就他杀得最多,李壮实除了面对兄弟们表现得比较憨傻外,对敌的时候完全是一个百战老兵,这也得益于陈林对他说得那句“你就把咱们的敌人当成大虫,射中了咱们晚上就不用做饭了,射不中大虫晚上就不用做饭了!”,所以在李壮实的眼中,逐渐靠近的山贼哨探就是一头朝自己奔过来的老虎。“嗖”一只羽箭势如奔雷窜出草丛,二十多步的距离斜刺里直奔马上的山贼。这位外号“鹞子”的山贼听耳旁劲风,即知不好,准备一个镫里藏身避开这一箭,箭擦着山贼脖子就飞了过去。但是还不等山贼庆幸自己躲过一箭,另一支箭就趁着他躲箭空门大开之际钻入心窝。这个时候李壮实从山坡上的草丛里钻出来,看了看马匹拖着的山贼尸体,确认死透了,才把山贼尸体拖入密林,又出来清理了痕迹才向伏击点而去。

陈林也没闲着,他们这边准备了三个多小时,才把东西都布置到位;陈林暗想要是时间多一点,自己还能玩出更多花样,可惜了!

“陈大哥,壮实回来了!”听到青壮提醒陈林回过神来,看着两马一人朝他们奔过来,正是李壮实。陈林暗道应该是山贼到了,果然,李壮实把马藏起来之后爬上山坡对陈林道:

“陈老大,来了来了,四十多个拿刀的,还有五辆车,离这里七八里地!刚刚我还干掉了一个探子,嘿嘿!”

陈林一阵恶寒,暗叫自己蠢,怎么忘记了山贼大队人马必有前哨,要是自己在这边忙活正好被前哨探马发现就搞笑了,看来还是自己对这个世界不了解。幸好捡到李壮实这个猎户人才,不然今天就得出丑。不过陈林脸皮厚,很是欣赏的对李壮实说道:

“壮实不错,一会儿好好杀敌,这次回去了赏你两个婆娘生娃!”对付李壮实陈林是有心得的,要说给他十两银子,他估计没啥反应;不过一说到女人,这个快三十的老光棍就两眼冒绿光,像狼一样。

“还有其他兄弟,这次我们干掉山贼头子,以后我们就能放心的发展山寨,以后你们都是哨总、把总,咱们都在家里养几房女人怎么样?”陈林也不忘最后再给他们打打气,小声说道。

“好,俺要胸脯大的!”

“没错!……”

众人小声嬉笑了几句,缓解了下紧张的气氛,陈林便下令禁声进入作战状态;而再数里之外的山贼们却不清楚一场灭顶之灾正在临近,他们拖着疲惫的步子,朝着前面的血盆大口行去。王贵一路上都在后悔,不应该听赵均的建议送走家眷,搞得现在人没送走还和黑石山的牛大棒结下梁子。正想着怎么回去收拾下赵秀才,就见前面队伍停下了,王贵勒马上前问道:

“为什么停下来?”这时候已经转过弯的山贼回来说道:

“大当家,前面的路被木头堵死了!”王贵一听顿觉不妙,直觉告诉他有危险,还没等他下令戒备,就听得左边山坡上一阵闷雷之声,连地面都开始颤抖。

“不好!快躲!”

王贵来不及说其他,大喊一声后就准备一个飞扑下马,不等他有所行动一支羽箭凶狠的朝他扑来,有几分武艺的王贵见躲不了,只得一侧身让左臂挡箭。箭入肉,王贵人也扑倒在地,顾不得疼连忙找了个洼处隐蔽。这个时候山坡上的滚木雷石也到了,一块块脸盆大的石块和滚木如开闸洪水一样奔腾而下,压碎了野草灌木,砸入人群中。山贼们来不及躲的或是被石头砸中,或是被滚木压倒,死伤一片。机灵点的蹲在低洼处、马车旁躲过一劫。不过还是两辆马车禁不起砸,翻入右边的山坡下,一轮滚木雷石后接着就是一阵箭雨和着点燃的茅草自上而下。前进不得的山贼们或是顺着山坡往下面滚逃命,或是往后面跑。往山坡下滚的人陈林只能祝他们好运,近七十度的坡,慢慢爬下去都费劲……。而往后逃的因为后面的马车挡道,短时间能钻过去的也就大小猫两三只,更多的是混乱践踏。还没等活下来的人缓口气,铺天盖地的茅草就下来了,这些茅草还燃着火苗,落地后冒着浓烟,直呛得人睁不开眼。但是这还没够,山贼们要是以为陈林就这么点手段就太小看他的坏心思了,只听“砰!砰砰!砰砰!”山贼队伍所在的这几十米山道上接连发生爆炸。没错陈林用山寨的劣质黑火药制成了十几个土地雷,陈林舍不得用自己那所剩不多的黄色炸药,而是用陶罐装着黑火药碎石子埋在路上,只露出引信。刚刚铺天盖地的茅草扔下去,接二连三的引爆了土地雷,顿时砂石飞扬,烟尘漫天,连高处的陈林等人也被熏得赶紧抄小路下了山坡。这时候再看山贼们,能站着的基本没有,不是卧倒就是被炸得滚下山坡,没被波及的也是被熏得头晕目眩。陈林这时候也按照计划,自己带人截断山贼后路,马三小队和李壮实他们四个人堵在前面。

清缴开始了,青壮们人数虽少,但是人人着甲,士气高昂又是以逸待劳,所以格外勇猛。山贼们被陈林一连串的手段搞得痛不欲生,再加上连日赶路已是疲兵,自然只有招架的份儿。陈林一马当先,站在C位,七个青壮分为两排将山路堵得死死的,见到山贼就是挺枪突刺。而山道前转弯处早已经被陈林用木石堵死,马三李壮实四人只是躲在后面不停的射箭挡住山贼,倒是比陈林他们轻松得多。陈林等人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推进,减少山贼的活动空间。直到来到马车后面时,听到马车内的女人哭声才停下来,陈林不是面露不忍。这两天他这个长在红旗下,活在新社会的名牌大学学生杀的人已经够枪毙他两小时了。以前还可以用鞑子、山贼杀之是为国为民的借口自我安慰。听到马车里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都是些手无寸铁的同胞姐妹,陈林一时也忍不下心来。而马车挡在路中,边沿只够一人勉强挤过,挨个过去必然会打乱陈林他们阵型。陈林想到刚刚李壮实一箭没有射死山贼头目,不趁现在山贼方寸大乱赶紧捅刀子,一会儿山贼缓过劲来有了组织,自己这边的人肯定会有伤亡。这“十三太保”可是自己起家的本钱,折损一个自己都不愿意看到。

“就怪你们命不好吧,对不起了”狠下心的陈林一咬牙,从地上捡起一把山贼掉落的腰刀竖过来就甩向拉车的马匹。马匹本来就被刚刚的爆炸所惊,又无人驾驭,现在屁股上一吃疼,瞬间就暴走了,一声嘶鸣发了疯的往前冲。将沿路还在混乱中的山贼撞落下坡,直到撞上前面的马车才双双翻落下坡。青壮们也被陈林的狠辣果决吓得愣住了,陈林则懒得管青壮们怎么想,现在也不是做思想工作的时候。拿起枪大喊一声杀,便冲了上去,后面的青壮也回过神来举枪冲锋。陈林明显感觉到身边兄弟们的进步,前几天还是些小鹌鹑,通过这几天的理论加实践,“专业技术”是有显著提高的,已经在像雄鹰发展。限于地形能和他们正面拼杀的最多一次不过五人,山贼们有的拿着长枪和陈林他们互捅,有的拿着腰刀就来送死。不过面对陈林喊着号子的集体突刺,早已吓破胆的山贼哪里是对手,节节败退。八个人越战越勇,在陈林的带领下一个个红着眼跟山贼玩命,有几次要不是陈林压着,他们都能不管队形自己冲出去。

这个时候山贼们吃了陈林一系列套餐,活着在山道上的已经不足三十人,而且大多带伤,还有一马车的女人。真正还能动手的陈林估摸着也就二十个人,看着山贼们已经被逼到不足二十米的山道上了,陈林准备一鼓作气,将他们逼到转角处,这样李壮实他们的弓箭就能起作用,到时候前后夹击。陈林也是蛋疼兵力不足,不用太多,要是有二十个人,陈林就可以分几个人在山坡上射箭支援。这个时候,山贼们也缓过神来,在王贵的招呼下扎住了阵脚,两拨人隔着中间的马车对峙,一时间竟然都没动手。

“对面可是大清的军爷?不知道我王贵哪里得罪了各位,有此祸事!”王贵其实也是被打了个莫名其妙,对面的清军盔甲他还是能认出来的,正白旗的鞑子盔甲,但是自己怎么会被鞑子盯上?虽然鞑子入关也会打山贼赚赚外快,但是都是打一些千人以上的大寨子,自己这小门小户的入不了鞑子法眼吧?于是才躲在马车后面喊道,想着对面人也不多,大家能哔哔就不要动手!

“We are not! Change, impermanence is characteristic of life……”

陈林一串整个大明都不一定有人听懂的鸟语扔过去,顿时对面没了声儿。陈林这边的青壮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以为老大又说让他们听不懂的话了,反正他平时也常说,也不在意。对面的山贼则以为鞑子说鞑子话,他们听不懂。陈林才难得跟他们再废话,下令冲杀,刚刚也是在拖延时间,因为他看到李壮实已经悄悄摸上了山坡,准备放冷箭了。李壮实其实在前面挺无聊的,被山体挡着看不到陈林那边的情况,这边除了最开始还有七八个慌不择路的跑过来送死外,这会儿是一个收获也没有。想起了刚刚失手没杀掉的山贼头子,于是让马三守住前路,自己趁乱偷偷爬上了山坡寻找刚刚那个山贼头子。把陈林当神看待的李壮实憨直劲上来就收不住,这可是陈老大点名要自己干掉的,结果那山贼太狡猾,居然躲开了,不能忍!

八宝流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