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结局补全计划

第6章 6,刷好感2

先在集市上买了一顶帽子,帽子上的纱正好遮住脸,使人看不清容貌。

等到了中午,来到了‘福德楼’,这福德楼可是这镇子的金字招牌。要说为什么,那肯定要数他家的雪米甜酒,据说这甜酒乃是用镇上独有的雪米酿制,故而得名。

先要将这雪米在纯净的溪水中浸泡七日,再一蒸一酿,最后封坛,不过几日,清甜醇香的气味就萦绕开来。还传说曾有一位上仙路过此地,饮了这甜酒修为竟有所长进,故而又被称为仙酿。

慕名而来不少人,这才导致这个小镇延续至今。

当然,这些都是我打听出来的,也嘴馋想喝上一口,好久没喝酒了。

踏入福德楼,一个穿着干净整洁的小二小跑了过来,“两位客观,里边请。想吃些什么?一看二位就不是本地人吧,可以上我们的二楼吃酒观景,就是么……价格贵一点,如果觉得贵,两位也可以在一楼,但恐怕要等一下,现在客满。”

我挑了挑眉,这小二还能看出本地人和外地人?这说话也挺有艺术的,让客人多花钱还不生气也是一种本领。

“那就二楼吧。”

“好咧,两位客官楼上请。”

果然如小二所说,视野极佳,倒是一个好地方。

“两位先坐,桌上有零嘴和茶汤,看看想吃什么?”

这服务还真周到,难怪要比下面贵上一点。

因为我带了帽围还带了一个孩童,周围好奇的目光聚拢了过来,凌夜抓着我的手不由一紧。

我并未在乎他人的视线,恍若未觉的拉着凌夜的手,“既然你叫我一声师父,拜师宴怎可少,这次就当我借你的钱,你以后有出息了还我便是。”

凌夜看着根根分明的指节,暗附,‘哪有跟小孩要钱的,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我哪知道凌夜在想什么,只不过自己嘴馋想来吃罢了,正好找了个由头。

坐在椅子上,脱下帽围,点了几个小二推荐的菜,便四处张望起来,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闯入我的视野当中。

穿着一身锦衣,像个官家少爷,举手投足间雍容华贵,正是那日被我‘劫色’的年轻男子!

我心下惊讶,面上却装作毫不在意,眼神自然而然收了回来,沉思了起来。

虽然我不知道林府与这小镇有多远的路程,但也不会太近,怎么在这还能碰见熟人呢。哦,我明白了,女主之后会出现在这,怎么会少了男主,哎,天意啊!缘分啊!甩都甩不掉的光环。

却不知目光移走的瞬间,男子眸光一转,视线落在了某人身上,毫无遮拦……

凌夜心性敏感,感觉到身后有人一直盯着这儿,小声道:“师父,有人在看你。”

茶叶在橙黄的茶水中打着旋儿,我吹了一口将茶杯抵在唇边,浅粉的唇旋即沾上润泽。

“知道了。”

我故作高深,因为我也不知道咋解释,难道说是师父之前做‘小偷’偶遇的路人,还要劫路人的色?

“师父认识那人?感觉此人不简单。”凌夜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男主还能感应另外一个男主?还是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我现在更加肯定那位锦衣男子是另外一名男主,因为小说从林馨儿养成凌夜开始后才陆续接触到其他男主,魔尊啊,仙长,灵体,幻兽等等。

那么在这之前男主在女主身边随机出现?我还是少惹为妙,应该说一个都惹不起,在他们眼里我就是那种动动小手指就能灭掉的人,除了能‘染指染指’还没长大的凌夜,其他人想都不要想。

“你师父我就简单了吗,厉害的人多,不差他一个。”

在凌夜面前还是要装装样子,我尽量压低了声音,不要被别人听见才好……(´•ω•̥`)

殊不知,这些话被锦衣男子听的一清二楚。

坐在他对面的侍卫满脸的不悦,偷偷瞥了两眼我所在的位子,眼底闪过一丝阴霾,放在桌下的手翻转之间,一道细发如丝的光针,朝前方射去,目标正是背对而坐的我。

我突然感觉汗毛竖起,头皮发麻。

说时迟那时快……

一颗水珠骤然与光针撞在一起,一声轻响,光针四分五裂,地上那小小的水渍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侍卫满脸惊恐的看向锦衣男子,正欲开口,身体突然如有千斤重,动弹不得,勉强挤出两个字,“主人……”

锦衣男子勾起唇角,眸底幽深如寒潭,“喝茶。”

压迫感消失,侍卫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反抗对面所坐之人。

我重新倒了一杯茶递给凌夜,刚刚的异样感使我有些不太自在,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凌夜没有答话,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那名侍卫,一双黑眸恍若被暗夜侵蚀,幽深可怖,他分明感觉到了杀意。

很快,小二端着菜上来了。

秘制东乡鸭

滋补海灵菇

荷塘月色

水晶蛋

烟呛豆腐

客家金鸡

雪米甜酒

……

不一会,桌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凌夜看着这么多菜,愣住了,“师父,你点这么多,我们二人吃不完。”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多点了一点,我的拜师宴怎可太寒酸,等以后师父记住你爱吃的,就不用这么铺张浪费了。”

我饮了一口甜酒,味道好极啦。

凌夜不语,一口一个菜,就当我还在品茗的时候,系统提示音响起。

系统:“凌夜好感度+1,技能点+1”

我一口甜酒呛到,这是什么开展?怎么就+1了……

我这该死的魅力✧*。٩(ˊᗜˋ*)و✧*。

不过也好,果然没有白疼小凌夜。

‘系统,我要换‘引气入体’’

系统:“扣除1技能点,请在背包中查收‘引气入体’。”

心情大好的我,多贪了几杯甜酒,脸有些微红,“小凌夜,人生在世能吃是福,你要是喜欢,为师以后带你吃遍天下奇珍。”

“师父,你喝多了。”凌夜稚嫩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

我一下凑近了凌夜,勾起朱唇,凤眸微弯,柔和的笑了起来。

笑容温暖不张扬,像初春的暖阳洒满大地,不浓烈不冷清,恰到好处,令人心安无比。

凌夜不由的摸向心口的位置,心跳的好快……

这一幕同样被后方一桌的锦衣男子尽收眼底,深蓝色双眸泛起绚烂的波澜。

就在此时,另外一桌人的谈话不经意闯入耳中。

“你们听说没,五天后福德楼将拍卖几坛百年雪米甜酒。”

“害,此事镇上谁人不知,据说这期拍卖维持整整七天,说什么也想尝上一口百年的仙酿啊。”

“那可不,不是说修仙之人喝了还能涨修为?”

“你们就这点出息,如果遇到上仙,我肯定求他收我为徒,哈哈哈。”

一道讥讽的声音插了进去,“满口妄言,不知好歹。”

刚刚闲聊的几位顿时噤声,面露不虞地看向说话者。

二楼靠边的位置上坐着一名黑袍男子,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在屋内帽兜都不曾脱下,显得和周围人格格不入。

能来福德楼二楼吃饭的人,非贵即富,在刚刚那些人眼里,此人应该就是有点儿小钱。

一男子冷声道:“不知兄台是何意思?”

黑袍男子呵呵两声,听着应该是个年轻人,只是口吻十分跋扈“拍卖期间,你们最好有多远离多远,否则大难临头却不自知。”

说完还摇了摇头,一副事已成定局的模样。

众人大笑,原来是个跑江湖的神棍,敢在这装神弄鬼。

黑袍男子轻哼了一声,又拉低了帽檐,起身离开了。

由始至终,无人瞧见他的模样。

我偷偷看了眼黑袍男子,穿着很是怪异,有种见不得人的感觉。

但……如果真有大事件发生,书中怎么会不描写,难道因为轨迹出现了偏差,所以事件也出现了吗?

“师父你怎么了?”凌夜见我一直埋着头,以为我醉酒昏睡了过去。

“没什么,有些累了,我们该走了。”

凌夜点点头,有意搀扶着我。

待我们走后,身后的锦衣男子也随之离开。

小镇似乎慢慢卷入了诡异的暗流中……

李鹅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