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摄政王后我躺赢了

嫁给摄政王后我躺赢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4章 逐客令

至于成与不成也不是她能左右的。

皇祖母现在还在休息,顾莞莞没有去打扰,乖乖回了东跨院小憩一会。

与此同时,曹隨身边的小夏子急匆匆跑进了紫宸殿,“皇上。”

小夏子跑的帽子都快掉了,只是入了大殿才发现太傅与几位大臣正在。

与罗相不同,太傅出身寒门,最瞧不起的就是这些无根的东西,太傅一甩衣袖冷声嫌弃到,“成何体统。”

“奴才该死,打扰了皇上与诸位大臣。”小夏子看到皇上冲自己摆摆手,连忙捡起地上的帽子躲了出去。

小夏子也害怕太傅,尤其是太傅冷起脸来的时候,仿佛谁欠了他八百万两白银一样。

小夏子站在外面眼观鼻鼻观心等了一个时辰,太傅与诸位大臣终于离开了紫宸殿。

听到曹隨的传唤,小夏子忙不迭的进了内殿,“小夏子刚刚你要禀告什么事情。”

“回禀皇上,嘉沅郡主入宫了,奴才专门打听了寿康宫内宫人,听说嘉沅郡主要在寿康宫小住几日。”小夏子之所以能留在曹隨身边正是因为会察言观色的本事。

太后和皇上母子二人硝烟味十足,现在谁都想拉拢到顾家的支持。

比起太后娘娘,皇上优势大了。

皇上可以以皇后之位换取顾家的支持,而太后娘娘有什么。

在知道顾莞莞入宫后,小夏子第一时间便来通知了皇上。

曹隨年纪虽小,却不笨,知道谁对自己掌权有力。

“祖母最近头疼病怎么样了。”曹隨询问了一句。

小夏子如实说,“听说还是老样子。”

“你去内务府挑一些补品,我们去寿康宫看看祖母。”曹隨嘴角暗含笑意,不停转动拇指上的白玉扳指。

午后顾莞莞起身愣了片刻,季夏姑姑便吩咐宫女来喊顾莞莞前去用膳。

今日杨氏的精神好了许多,冬暖阁内黄梨木桌上摆的都是顾莞莞爱吃的饭菜。

“今日皇祖母的精神好了许多呢,皇祖母还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顾莞莞自觉在杨氏对面位置坐了下来,努力哄杨氏开心。

有些时候人开心了心情也就舒畅了,什么病情也就都跟着烟消云散了。

“有我家娇娇在,皇祖母这病就已经好一半了。”杨氏将一碗黑漆漆的汤水送到顾莞莞面前,笑着说,“这是小厨房专门做的酸梅汤,娇娇先喝一碗解解暑热。”

近来几天格外的闷热。

顾莞莞端起酸梅汤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确实很开胃口,这汤水里还放了冰块。

仿佛一瞬间夏天的快乐又回来了。

顾莞莞这几日一直都很惆怅这古人纳凉,只能靠心静自然凉。

季夏在一旁解释说,“知道天气热,郡主胃口不好,太后娘娘特意让人去冰窖取冰做了这冰镇酸梅汤给郡主解暑热。”

这冰窖里的冰块是专供给孟氏和曹隨使用,因着长公主的份例在,所以这南平侯府从未缺过。

“还是皇祖母心疼我。”顾莞莞俏咪咪看了季夏一眼,试探性的说,“晚些时候皇祖母陪娇娇出去走走吧,皇祖母都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带娇娇出门了,而且这人整日闷在宫里容易心情不好。”

说完后,顾莞莞心中便开始不停的在打鼓。

顾莞莞谨小慎微的看了杨氏一眼。

原本夹菜的杨氏手中的筷子忽然戛然而止,随后慢慢将筷子放下,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面前小姑娘,“娇娇想去御花园,哀家让季夏陪你去,哀家现在年纪大了,那都不想去了,只想在这寿康宫内安度晚年了。”

这后宫内的一草一木都残存从前回忆。

“太后娘娘皇上过来了。”小宫女的禀告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

杨氏面无表情说,“让皇上进来吧。”

吃瘪顾莞莞拿起筷子如鹌鹑一般小口吃着面前的饭菜。

片刻后小宫女带着曹隨入了冬暖阁。

脱掉龙袍,曹隨穿一身玄色袍子,腰间束带挂着一枚象征身份玉佩,脚下踩着一双云纹绣花靴子。

曹隨长相一点都没有继承曹家人的秀气,完全继承了他母亲孟氏,这立体五官倒也算不上多么帅气,若是脱下这身华服扔在人群中绝对找不到。

一点都不如二哥哥长的好看。

曹隨目光悄悄从顾莞莞身上扫过,随即乖觉给杨氏请安。

杨氏受了小皇帝的礼,并没有给人赐坐,反而是慵懒道,“朝政繁忙,今日皇帝怎么过来了。”

“听说祖母病了,特意带了一些补品过来瞧瞧祖母,不成想嘉沅表妹竟然也在。”曹隨话七拐八拐终于还是拐到了顾莞莞身上。

杨氏在这深宫里生活了几十年了,曹隨究竟存了什么心思一目了然。

从前从未见曹隨来孝敬过自己,如今却装的一副孝顺的模样,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夏子将补品交给了太后身边的大宫女季夏。

对于小皇帝这份心思杨氏没有挑破,“皇帝的心意哀家心领了,紫宸殿事情繁杂,皇上不必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婆子。”

这皇宫内没什么好的,杨氏本意不想让自己心疼的外孙女毁在这宫墙内。

“紫宸殿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还有些要紧的事情自有母后处理,孙子一直都忙于朝事,没有时间孝敬祖母,今日就让孙儿陪祖母一起吃顿便饭吧,正好嘉沅表妹也在,朕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嘉沅表妹了。”

顾莞莞原以为自己的脸皮已经够厚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比自己脸皮更厚的。

杨氏虽然没有明说,但摆明已经在下逐客令了。

顾莞莞真怀疑曹隨是真的没听懂杨氏话中的意思,还是装听不懂。

顾莞莞状若无辜的说,“那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分明在端午的时候便已经见过了。”

曹隨尴尬的一笑随即解释道,“那也十几天了。”

曹隨厚脸皮,季夏也没办法,只好拿来了碗筷放在曹隨面前。

曹隨热络给顾莞莞夹菜,“表妹都消瘦了,多吃些补补。”

茶花有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