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玄荒

第43章 ,北荒震惊

急,急,急,荒野上,王凡疾急二奔,终于,明都城出现在他的视线。

“快了,快了,”心中,悲痛却是越来越重。

冲入明都,王凡毫不犹疑的往林家的方向冲去,此时正是深夜,少有人出来活动。

穿过东门街,王凡心里的那股不祥征兆越来越重。

终于,王凡一口气跑到了林府,而此时的林府一片废墟,浓浓的烟雾久久不散。

见到此情况的王凡顿时失去了力量,双脚不自觉的跪在地上。

他满脸不可置信的悲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王万苍看着化为灰烬的林府,眼里露出悲痛之色,他并没有去安慰王凡。

王凡突然站了起来,他冲进尚未完全消散的浓烟中,眼中泪水夺眶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映入他眼帘的是被烧坏的无数建筑,和被烧焦的尸骨,就连是谁他都难以分辨。

唯有林南天拄着断枪,浑身焦黑,他那王玄之躯,才能堪堪抵挡这无情烈火。

旁边林辉夜不成型的焦黑尸体只剩下骨头架子。

王凡跪在林南天的身前,放声大哭:“不,外公,舅舅,小姨,雨儿,啊!”

他仰天悲吼,其声震响夜空,传遍明都。

“是谁,是谁,我一定要杀了你,不管是谁,我王凡对天发誓,终有一日,我要将你挫骨扬灰。”他猩红着双眼,狠狠的的对着天空说道。

上天似有所感,竟发出了阵阵雷声,接着,竟下起了倾盆大雨。

而雨中的王凡还在跪在地上哭着。

王万苍看着自己伤心欲绝的孙子,叹息一声:他走到王凡跟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难过的说道:“小凡,事已至此,先将你外公他们的遗骨收拢,别让他们被大雨冲散。”

王凡哭着站了起来,亲自将林南天的尸骨抱起,王万苍已经安排王福找来帐篷,王凡将林南天抱进帐篷,再回去将哪些不成人形,只剩微微骨架的焦黑尸体,亲自一具一具的抱进帐篷放好。

特别是看见一把红色长枪附近的两具娇小骨架,王凡跪坐下来,小心翼翼的将她们一具一具的抱起,他的眼泪已经哭干,但他的悲痛无人能够理解。

他知道这是小姨和雨儿,没想到自己一去北荒灵府,换来的却是天人永隔。

至于他舅舅的尸体,他已经无从去认。

帐篷里,王凡跪在几具骷髅旁发着呆,失了神。

林家生他养他,他还来不及报一点养育之恩,他们就离他而去,他双眼无神,此时的他,那有败庞路,战剑屠城的英姿,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失了亲人的可怜孩子,要知道,他才十六岁啊。

王凡一直在帐篷中呆着,天色渐亮,王万苍早就安排王福去连夜准备了十几副漆黑的棺材,第二日,他亲自为林南天等人入殓。

林府的废墟处,越来越多的人过来吊唁,第二日,南宫烈赶到林府,瞧见这一幕,他悲痛的跪在林南天的棺材前,坚强的汉子眼里竟落出了泪水。

他将林忠尸体交给王凡,王凡虽然已经预料到这种结果,但真正见到大舅的尸身,心里更是心如刀绞。

帐篷里又多了一副棺材。

这一日,北荒帝国举国震惊。

堂堂北荒帝国忠勇候一家竟被一夜之间灭门。

而那曾经镇守了黑水边城几十年,令无数魔兽和敌国闻风丧胆的南天大将军,战至枪断身死。

那可是帝国曾经的两大军神之一,军神陨落,无数黑水边城的士兵将领,仰望天空,为军神送行,更有些将领居然想带兵回朝,欲给老将军讨个公道。

可怜老将军一生戎马,最后竟落得这般下场。无数军人心中不平,南宫烈更是当日便赶会黑水城,镇守边关,防止敌人趁机发起进攻。

李延昭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更是惊掉了手里的茶杯,当日,他就进宫面圣,只迎来那位的一声叹息。

前来吊唁的人越来越多,同朝为官的人也好,和老将军不对付的也好,就连皇室也派了人来。

皇室之人是当今圣上身边的红人魏公公。

他带来了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忠勇候林南天一生为国,劳苦功高,今将军蒙奸人所害,是朕无能,不能保全功臣,朕深感自责,故封林老将军为忠国公,其长子林忠为仁义候,次子林守成为忠德候,钦此。”

王凡面无表情的接过圣旨,魏公公也毫不在意王凡的无礼,他望着满是棺材的帐篷,!叹息了一声,道:“王家少主,你也别怪圣上,圣上已很自责和为难啊!”

王凡并没有回他话,他跪在灵前,面无表情。

皇室的人走了,赵家的人也来了,赵恒山并没有说什么,对着林南天棺材行了个礼,有些疑惑的看了王凡一眼,便离开了。

此时的王凡,也未做他想。

北荒灵府的众人也向灵府请了假,前来吊唁,就连平时嘻笑的李香舞此时也双眼含泪,有些心疼的看着满脸憔悴的王凡。

南宫柔此时心里,看到王凡的模样,竟也莫名的难受。

王凡挑了个日子,将自己的外公等人藏于林家墓园,看着这一次性多了十多块墓碑的墓园,王凡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之后便离开了这伤心之地。

北荒灵府的众人回了灵府,唯有南宫柔三女和王凡一起帮他将残破的林家收了收,就连李香舞也搞得满脸漆黑。

终于,王凡看着破旧的林府,内心五味杂陈,三人也离开了,南宫柔是最后走的,她走时要王凡务必抽时间去一躺南宫家,她说那有人非常想见他。

谁也不知道在林南天遇害那一晚,北荒灵府的府主周天成来过林府,而且是在王凡的前面,他盯着林府,感受着残留的气息,脸色阴沉得可怕,只是他来得快走得也很快。

此时,明都一处不显眼的屋子内,却有五个人在此聚集,正是本次事件元凶。

为首的黑袍人有些愤怒,嘶哑说道:“怎么可能,那东西没在他们任何一人的身上,难道他们身上根本没有那东西。”

“另一个黑袍人道:“林家确是诸葛家残种无疑,不过这东西不知被他们藏到了什么地方。”

几个黑袍人正在发着脾气,赵恒山大气都不敢喘,他更不敢向他们说明当日他没有杀了林守成,说不得几位会当场将他劈了。

此时赵恒山脑中突然一闪,“对了,我怎么没想到他呢,东西肯定是在他身上,要不然他怎可能短短一年时间就这么厉害。”

接着他道:“几位尊者,小的知道,林家还有一人。”

四个黑袍人的目光向赵恒山盯来,赵恒山赶紧将关于王凡的事说了出来。

为首的黑袍人一阵沉思,道:“宁可杀错,不能放错,只是,我们已被人盯上,上头说过,千万别惹上那里的人,而且一定不能用超越王玄境的战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赵恒山更是内心发惊,这几位难道……

他犹豫了一阵,接着道:“血三和血四流下配合赵恒山,我和血二得去将那人引开。”

王凡此时还不知道,已经又有人将矛头指向了他。

此时的他,改变了容貌,隐藏了气息,悄悄的来到了南宫家。

王二黑的独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