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玄荒

大梦玄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群英汇聚

城主府内,今日热闹非凡,众多北荒灵府的三年级学员聚于此地。

院子中,今夜群星璀璨,灯火通明,众人围坐在院子中,院子中央,几名身段妖娆的女子在跳着舞,而最中心的女子,正是明都第一美女落倾城,她手落琴弦,优美的琴声传遍院子。

在院子的最东端,北荒帝国太子李延昭亲自坐在那儿,他左右旁边坐着李寒山,周光明和李算。

风云榜上大部分人都来了,王凡和张富贵找了个靠后的位置,路不平也和他两混在一起。三人正对着桌上的美酒佳肴海喝胡吃的。

三人一边吃,一边对中间女子评头论足,特别是往洛倾城身上时不时的喵上一眼。

不得不说,洛倾城不愧为明都第一美人,其名气传遍四方,虽然她带着面纱,但是其身上那股清纯又妩媚的气质,吸引了众多的青年学子。

就连参加聚会的女学员,也不时的多看几眼,这种女子,连女人都忍不住被吸引。

李延昭很满意众人的神情,他不时的往王凡坐的地方望去,李寒山似有所查,在心里微微记下了。

曲终舞罢,洛倾城抱着手中玉琴,走到李延昭身边坐下,引来无数人的遐想。

李算看着洛倾城,脸上闪过一抹不易查觉的淫色。

李延昭拿着酒杯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各位都是北荒灵府的英才,更是我北荒帝国未来的栋梁,今日,我李延昭在此敬大家一杯。”

众人皆是站了起来,朝李延昭回敬,没办法,这有可能是未来的天子,和谁过意不去都犯不着和他过意不去。

王凡此时露出一抹惊讶,这李延昭,是个不错的人。

这时他脑中突然回想起当日在角斗场那送自己三品回玄丹的男子,自己当初没怎么在意,今日得见李延昭,他恍然大悟,当今北荒帝国的二皇子殿下不就是叫李严嘛。

怪不得如此财大气粗。

“诸位马上就要毕业,若是还没有地方可去的师弟,可以来我明都,或者找寒山师兄,我可以为你们的未来帮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这李延昭之心,众人皆知啊,他是公然的在收买人心啊。

不少人恭维着李延昭,“大皇子英明,”这些人大多就是想投靠皇室的了。

毕竟毕业后,若无庞大的资源支持,越到后面的境界越难突破,而且有的学员,希望能在朝中或者军队谋个一官半职,既可光宗耀祖,又可生活无忧,何乐而不为呢。

就连王凡此时也没有想过自己毕业后会去何方,是娶妻生子还是继续出门磨炼。

最后,在李延昭的示意下,众人又重新落坐。

这次李寒山站了起来,只见他说道:“承蒙各位师弟师妹们看得起,今日,我们聚于此地,正如大皇子殿下刚才所说,各位师弟师妹们前途无量,但若是没想到去处的,大可来找我,我必会遵从皇子殿下的意思,替大家安排前路。”

接着他又道:“各位皆是我北荒灵府的英才,不如大家趁着酒意,相互切磋切磋啊,而且,今夜有格外之喜哦,若是哪位有幸能被洛姑娘相中,便可一睹洛姑娘的芳颜,”他是丝毫没有顾忌在场的女学员。

不少人露出意动的神色,皆蠢蠢欲动。

洛倾城面具下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她把目光望向今日的目标,只见王凡对这个惊人的提议丝毫不感兴趣,弯着头正大口的吃着桌子上的魔兽肉。

她露出一丝惊讶,他似乎与众不同。

其实是洛倾城理解错了,在王凡看来,这是属于人家三年级的狂欢宴,自己能来蹭吃蹭喝就不错了,抢人家风头做什么。

至于李香舞,李延昭知道她见不惯这种场面,若是她在场,可能会有失他作为皇子的风度,便连哄带骗的将她哄去拉着南宫柔二女逛夜市去了。

很快便有人站了出来,一名男子从酒桌旁站了起来,纵身一跃,来到院中心,他抱拳向众人说道:“在下厉江南不才,愿为众人开个头,那位师兄出来指教。”

厉江南,风云榜上排名最后一个,通玄九转的修为。

很快便有人应声而出,都是风云榜上的存在,像这种场合,不上风云榜,都不好意思出来露脸。

李延昭正和周光明客套着,“师弟,院长老人家近来可好。”

周光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道:“好着呢,好着呢。”

他在心里诽谤:“那老头子,比谁都好,再说我都一年看不到几回,你和他又这么熟吗。”

李延昭继续问道:“师弟,今晚你可否有兴趣上去展露一下风采,让师兄我大开眼界。”

周光明摇了摇头,他的对手,只有卢少游,这些人中,也只有王凡他会在意一下,但王凡还年轻,实力不够。

见周光明兴趣不高,李延昭失望的同时也松了口气。

周光明倒好,找了个理由搪塞几人,便拿着酒杯奔向王凡等人。

“老路,你不厚道啊,如此美酒,也不喊我一起喝啊。”他故意有这生气的说道。

说完便如自来熟般坐到了路不平的旁边。

路不平给他个白眼,他都懒得理这货,反正又打不过。

周光明又看向王凡,不满的道:“还有你小子,当初在火云秘境,引来那泰山魔猿,足有灵玄后期的实力,你小子也不讲究,直接抛下我和龙城二人,害得我二人被那厮追杀了几日。”

王凡满脸尴尬,确实当初若不是二人替他接了锅,他不一定能逃出魔掌。

他给自己周光明倒满酒,再给自己倒上,真诚的说道:“谢过师兄当日解围,来走一个。”

二人尽饮杯中酒,周光明不满的道:“一杯怎够,还有龙城那一杯,他没来,我替他喝了。”

王凡无奈,又倒满酒,再走一个。

王凡酒量其实不佳,路不平见状,端着杯子阻止周光明,道:“欺负一个一年级的算什么,来我们俩喝,喝痛快掉,过了今日,想这般如此在一起喝酒,就难了。”

周光明也大笑,“好啊,不醉不归。”

二人就去隔壁桌拼起了酒,把王凡和张富贵凉在一旁。

张富贵是看得一愣一愣的。

王凡脸色微红,不过并未醉。

这时,李延昭带着李寒山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王凡,你是明都的天才,更是王老将军和林老将军的爱孙,你可是帝国未来的将星,到时帝国的安危可就全靠你了。”

王凡无奈,只得站起来客套的继续喝酒,一连喝了两杯。

脸上布满红晕,就连头都有点晕。

没办法,人家是皇子,我能怎么办,喝呗,人情世故他还是懂一点的。

李延昭笑着拍下拍王凡的肩膀,对他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便转身离开去了别处。

其实在王凡心里还是对李延昭有些好感的,毕竟能主动拉下架子与一般人喝酒,这不是每一个皇子都能做的,比如我们的李算,此时正在洛倾城旁边陪着笑脸,不时的露出淫笑,后者好像不怎么说话。搞得他有些尴尬。

此时场上已经换了好一批人,上场的也越来越厉害。

已经慢慢有风云榜前十的存在上场。

场上,关乾将自己的对手轰飞,略带醉意的望着周围,醉醺醺道:“还有谁。”

这话带着些许的狂意。

此时路不平和周光明二人喝得不知天南海北,周光明望着狂傲的关乾,指着说道:“老路,这是谁,他娘的好欠打,你上去锤他一顿。”

“你为啥不自己去,”路不平偏着头说道。

“我喝高了,尿急,我害怕憋不住,你去。”说着用手推着路不平。

旁边,王凡也是有些醉了,不过还是比较清醒的,张富贵则傻傻的看着这二位爷,牛人啊。

路不平一颠一颠的走到中央,一嘴酒气的说道:“小乾子,你嗷嗷什么,你路爷爷来领教领教。”

说完抬手便是一拳向关乾砸去,强大的拳风将院子里的花草吹得东倒西歪。

路不平通玄九转的时候,便能凭着玄级肉身将庞路这灵玄境压得死死的,如今突破了灵玄境,实力当然不能以当日看之。

若不是在火云迷境中和剑屠城战了一场,受了些伤,说不得这第三名就应该是他了。

二人拳来拳往,都略带醉意,有切磋,也有对即将离别的泄愤。

最后,还是路不平拳高一筹,将关乾撂倒在地。

他举起了双手,学着关乾,扫向四周,大声道:“还有谁”。

桌子上,周光明喷出了嘴中的酒,道:“这老路也真是欠打啊。我前面怎么这么多星星呢,好晕。”结果就真晕了。

其实以他们灵玄境的修为,这凡俗之酒,且能醉他,不过是自己想醉罢了。

路不平欠操的对着周围连呼了几声,李算眼里露出阴沉的目光,他转身对剑屠城说道:“屠城师兄,你去将那人收拾了。”

剑屠城可没有喝醉,作为剑者,得始终保持清醒。

他走到中央,有些不屑的看着路不平。

路不平满脸嘻笑道:“小剑啊,来来来,陪大爷我过几招。”

剑屠城毫无波澜的脸上露出一丝怒色,他极速出击,在路不平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击在他的腹部,路不平本来就醉了,被这一击,直接轰了出去,倒地不起。

王凡赶忙的跑去将他扶起,还好,路不平只是晕倒,他没看剑屠城一眼,便直接将路不平扶回座位。

眼见王凡灵无视自己,剑屠城双眼微冷,道:“王凡,可敢一战,”王凡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转身。

院子中,其他人皆是用期待的目光望向王凡,希望他能应战。

眼见王凡不理剑屠城,李算却开口了:“怎么,一年级的第一人,连应战的勇气都没有么,原来你是个懦夫。”

王凡挺住了脚步,转身冷冷的望向李算,他示意张富贵来扶住路不平。

若是别人这般挑衅王凡,王凡兴许不会冲动,但对方是和自己有这生死之仇的李算,加之王凡没有运气逼酒,有些醉了。

他便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走向剑屠城,道:“来吧,你不是想战吗,我陪你。”

说完他浑身战意喷发,一改之前散懒形象。

洛倾城有些失望的看着王凡,“这王凡,还是冲动啊,不过他这种年纪,又有几人能不冲动。”

李延昭满脸含笑,他也期待王凡出手,虽然王凡名声在外,但他可没有亲眼目睹,他也想看看自己的投资,值不值,想到这他看了洛倾城一眼,后者古井无波,看不出丝毫情绪。

王凡直接思渊上手,剑城城也抽出怀中的剑。

双方一触即发。

出手就是绝招。

“绝荡式”

“破玄。”

两剑碰在一起,撞出激烈的火花。

一招过后,二者又是第二招,

“灭生”

再次相碰,王凡后退三步,口露朱红,思渊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他将思渊插在地上,双拳交叉,正是“山河怒”,

面对这一招,剑屠城不敢大意,灵玄二转巅峰的修为全部释放而出,正是“渡死剑”

拳脚相交,带起一阵飞沙走石,不过在场众人皆不是平凡之辈,轻易便化解了二人的战斗余波。

王凡退至思渊旁,向地上吐了口鲜血。

剑屠城也口露朱红,退后数步。

他提着手中的剑,冷冷说道:“我有一剑,名为“斩灭山河”,我从未对人施展过,今日,你将成为第一人。”

剑屠城四周剑气纵横,玄力交错,无数剑气围绕着他旋转。

座位上,李延昭示意李寒山,紧要关头救下王凡,要不然拉拢不成,反得罪两大王玄境。

王凡盯着剑气围绕的剑屠城,握住了思渊,他淡淡的道:“我也有一剑,名为“残阳,”也没有对人施展过,今日,便拿你试剑。”

说完,他运转三九玄功,修为陡然提升到灵玄一转,剑气出,他并没施展剑意。

强大剑气划破了夜的宁静,将院子中的草木斩断,众人皆是不得不运起玄气抵挡。

李延昭和李寒山也很惊讶,这王凡,不知用何秘法,将修为提升至灵玄境,今日之战,有悬念了。

“斩灭山河对上完整的残阳。”强大的剑气爆发,周围不少桌子被剑气掀翻,更有修为稍弱者,更是被剑气划伤脸庞,快速后退。

而在剑气的中心,王凡和剑屠城直接被震飞出去,李寒山本欲出手,却被李延昭阻止。

王凡跌落地上,狠狠的吐出一口鲜血,勉强的站了起来,而剑屠城也不好受,他的右手骨折,连剑都握不稳。

他震惊的望着王凡,有些艰难开口道:“我输了。”他已提不起剑,对于一个剑者来说已经输了,王凡最后体内涌出的神秘力量,压制了他的剑气,反观王凡虽然也是重伤,但凭借超强的抗挨打能力,虽然能站起来,但是却没有再战之力。

周围,众人怪物般的看着王凡,这王凡连挑庞路,剑屠城,真是变态。

李算握紧拳头,脸色阴沉。

李延昭大笑:“二位皆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我这有两枚四品回玄丹,你二人服下疗伤吧。”

周光明和路不平被掀翻的桌子砸醒,二者一脸茫然,问张富贵发生了什么。

张富贵也是一脸傻样,他也被王凡的强大给震撼到了。

洛倾城也很惊讶,这王凡,和传闻中的大有不同。

李延昭见聚会也无必要继续下去,他道:“今日,众英才之资我已看到,我想,今日能见洛姑娘真颜的俊杰已经诞生,各位请回吧,我祝各位前程似锦,风雨无忧。”说完,他竟学着江湖抱了抱拳。

众人皆是回礼,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回头望向那波澜不惊的绝色女子,皆是向王凡投来羡慕的目光。

王凡此时哪管这些,他服下回玄丹,就地疗伤,至于剑屠城,被李算叫来一人扶走。

张富贵意欲去扶王凡,却被清醒过来的路不平拉着离开。

路不平一手拉着一个,一个不情愿,一个不清醒。

很快,王凡压下了体内翻滚的气血,还好,只是跌到了通玄九转初期,他站了起来,此时,院子里只剩下他和洛倾城二人。

此时洛倾城手抚玉琴,相比萧若雪,她的琴中,多了丝哀愁,多了些红尘味。

王凡虽没想过要和他发生什么,但他对这位名动明都的美女也很好奇,既然能目睹真颜,那不看白不看,他索性便找个椅子坐着继续疗伤,欣赏着着红尘忧愁。

王二黑的独白

作家的话
第一次写这么多字。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