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的黑化美人不好哄

第379章 前男友他不对劲(46)

医生来之后给虞治做了检查,没多大问题,还需住院一段时间。

大脑也暂未发现有问题,不过不排除潜在性的。

祁莫出去买吃的了。

再次只有南愿和虞治两个人。

“虞治,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南愿试探着问。

虞治还是不说话。

他头上蒙着纱布,苍白不失俊美,原先的锋利性被病气中和,最初阴鸷的郁色也消退了。

现在的他,就像个病弱美人。

令人想吻一吻他的泪痣。

南愿眉宇渐渐染上焦急,眼尾红红,哽咽着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她抓着虞治的衣袖,拽得皱巴巴的。

虞治喉结滚了滚:“嗯。”

他沙哑着音色问:“你是谁?”

南愿泪珠一滴一滴地滚落,扑上去,担心碰到他的伤口,只是埋在他的手臂。

她的泪水沾湿了他袖子部位的衣料。

“呜呜呜我是你的后妈……”

虞治:“……”

“孩子,你得了绝症,但是我不会放弃你的,但是我想听你再叫一声妈……”

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情真意切。

虞治道:“真的?”

南愿点点头。

还埋在他袖子上。

“你不记得我没关系,反正我会陪着你,你就好好休息,家里有我呢,就算是把最后两头猪卖了也得给你治脑子啊……”

虞治:“……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

南愿乍然抬头,泪珠还挂在眼睫。

“都是应该的。”

虞治抿了抿苍白的唇。

抬手,为她拭去眼尾的泪水。

可是越拭越多,洪水开闸般凶猛,一颗一颗地打在他的手背。

比从三楼摔下来还疼。

摔下来其实是没多大感觉的,确定她没事后,就可以放心地晕过去了。

不过晕过去前想牵一牵她的手。

然后再也不放开。

他放不开。

从前不行,现在也不行。

“别哭了。”虞治擦不掉她的眼泪,心都揪起来,“还没到哭的时候。”

南愿胡乱地拿手背抹了抹眼睛。

“没哭,等着吃席呢,我坐小孩那桌,毕竟我喝不得酒。”

虞治:“你不是后妈么?”

南愿泄气道:“是啊,你也不记得我了,那我坐哪儿都无所谓……”

砰!

门口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

祁莫刚买的水果掉在脚边,惊悚地望着他俩。

失、失忆了!

他这个乌鸦嘴!!

“医生——!!!”

南愿和虞治眼神撞到一起。

“……”

“……”

南愿抽了张纸巾擦去眼泪,低声道:“都怪你,看你怎么解释。”

虞治不作为地躺一边。

“我失忆了,我解释什么。”

显然不打算管了。

南愿:“……”

于是,医生被迫来了个故地重游,检查过后还是没啥大问题。

祁莫焦急道:“不可能啊,都失忆了!咱们虞总脑子千万不能出问题啊,下面那么多人等着拉他下水呢!”

医生也很无奈。

设备都检查不出来,但不排除意外。

等医生走了,祁莫连忙问:“虞总,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虞总面无表情:“祁莫。”

祁莫一喜。

竟然记得他!

那刚才他在病房外听到的,不记得安小姐的话……

安小姐得多伤心啊。

花也漫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