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青春我还在这里

第32章

表嫂走了,沈群和徐静雅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沈群冷冷的睨着徐静雅:“徐静雅,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徐静雅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沈群的火‘噌’的一下又起来了:“你挺牛啊徐静雅!过个年能把老公过成前夫,能把已婚过成单身多年!你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啊?”

徐静雅低头拿起了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干了,再倒时被沈群抓住了手:“徐静雅,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继续相亲,直到把自己嫁出去为止!”徐静雅冷冷的说。

沈群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忍着想掐死她的冲动:“你是不是想随便找个人嫁了都不找我?”

“是!”徐静雅回过头和他对视。

“你……”沈群气结。

想了下,拿起剩下的酒,对瓶一口干了,酒的辛涩让他的眼圈瞬间红了,他没有看徐静雅,低头自语似的说道:“徐静雅,那年初三我去你家,知道你走了,当时我都要疯了,你知道吗?你走后我一遍又一遍的去那个小卖铺等你的信,一次次满怀希望而去,一次次失望而回,你知道吗?你家拆迁后,我站在那片废墟里心都快碎了你知道吗?那里没有了,我就再也找不到走向你的路了,我害怕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想肯定是你忙,等你闲了你一定会给我写信的,你一定会让我去找你的!你说过,安顿好了就让我带你走,可是,你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你为什么说走就走,一点念想都不给我留?我等了你多少年,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知道吗?徐静雅,我们那段时光对你来说究竟算什么吗?只是一时好玩,只是年少轻狂的一晌贪欢吗?你在我身上到底又没有用过心?徐静雅,你直接告诉我好不好?就算判我死刑,你也得让我知道我犯了什么罪啊?徐静雅,你说话啊……”

徐静雅的泪在眼眶里打转,倔强的不肯落下,她看着垂头丧气的沈群,看着沈群的泪打湿了地面,她用更低的声音回答:“过去的,我们谁都不要再想!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吧,我也会努力过好我的生活!不管对与错,都是曾经!我们得往前看!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她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

沈群继续低着头,像没有听到她的话,徐静雅在门口停住,回过头,看着颓废的沈群,低声说了句:“沈群,我真的希望你能幸福!”

沈群抬起了头,惨白的脸硬生生挤出了一个笑:“好!从今天开始,徐静雅,我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我,沈群,不会再爱你了!”

徐静雅走了,沈群继续低头坐着,直到餐馆打烊,他才结账出了门。

春天来了,微风徐徐,不骄不躁,沈群对着路边的迎春花笑了……

第二天一大早,表嫂的电话就打来了,她在电话了河东狮吼:“沈群,你到底发什么疯啊?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是不想找你可以不见啊?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

沈群拿着电话,宿醉的头疼让他又一刹那的恍惚,不明白表嫂说了什么,等那边挂了电话他才想起,肯定是徐静雅说了什么,他不想再想起这个名字这个人,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沈群选择给自己放两天假。

他妈妈看到他脸色不好,上前摸了一把他的额头,发烧了,急得非拉着他去医院。沈群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每次生病都是因为她,更生自己的气,觉得自己窝囊到家了!

不想她,忘了她!是沈群生病时的想法。

过了几天,沈群去公司,全公司的人马上就发现了沈群的不对劲,他的办公室里时刻充满了低气压。

不管是谁,和他汇报任何工作,都得挨点骂出来。

前台的小姑娘都不敢上班时看小视频了,因为她被沈群无缘无故骂了两次了。

这种低气压持续了很长时间,久得员工们每天都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一点事,让沈群找到由头再骂人。

好几次,沈群莫名其妙的去了商贸城的四楼。他的公司本来在二楼东南角,连着四间店铺都被他买下来了。这个商贸城很大,一楼是副食百货类,有一个大型商超,二楼就是电子产品之类的批发基地,三楼是服饰内衣之类的批发商,四楼他原来从来没有上来过,才知道有几家美容店和其他的养生馆。他平时的活动范围就到二楼,三楼他都很少上来。

徐静雅的店在四楼的西南角,两间门面,写着什么健康管理,门口有海报,一大堆新名词,沈群看了一眼马上溜了。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嘴上说着不再想她,可心里却做不到。

他认为,重逢后他的所作所为也有错,很大的错!一是他一直没有给徐静雅说过自己离婚的事,所以徐静雅以为他过的很幸福,不想打扰他,年前选择离开就能说的过去。第二既然徐静雅认为自己过的好,那她去相亲,开始她的新生活,不也是正常人的正常想法吗?他当时酒桌上给徐静雅弄那么难看就很不应该啊!三是就算现在徐静雅和他都是自由身,想和好就得好好说啊,自己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换谁不生气啊!四嘛,既然他想和徐静雅重修于好,就找个机会,找个台阶认了错嘛,死要面子活受罪,不是自己折磨自己吗?……

这样分析了一二三四五条,沈群就开始往楼上跑了。但跑归跑,找她的理由啊,借口啊沈群并没有想好,所以他是一次次兴冲冲的上楼,又一次次的灰溜溜的自己溜回来。

找个什么理由呢?沈群想破了脑袋……

打电话道歉吧,沈群认为太没有诚意,太敷衍!再加上很多事在电话里也说不太明白,或者,她不接他电话呢,或干脆接了说了两句话挂了他的电话呢!

沈群那几天头都快想白了,腿都快跑细了,还是犹犹豫豫,不敢上前……

宁宝非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