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怀里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第98章 呕死

顾写意是被一位年纪二十多岁,和她差不多的女人带走的。

听老爷子说是何元司小队里的两位女队员其中之一。

这个性格是比较好的,另外一个多多少少有点傲气,怕伺候不好顾写意,老爷子也瞧不上她的傲气,就没选她。

顾写意听到这个理由的时候差点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心里在感叹,国宝就是好啊,连选个人都那么随心所欲的。

顾写意走了不到一小时。

温家小洋房大门口停下来一辆极为奢华的加长版林肯。

上面走下来一位保镖为车后排坐着的人开了门。

后排不紧不慢的,走下来了一位拄着拐杖,年纪六旬左右的老者。

年纪比温老爷子小,老爷子七十多岁了。

“老爷,温老说让你一个人进去,你看……要不要带个人?”

开门的保镖犹豫着说。

被叫老爷的老者正是宁家当家人宁老爷子,哪怕是六十多岁了,他的身子骨依然是硬朗的。

听到这话,他没有丝毫犹豫的摇头:“不需要,温老是什么人我知道,他不可能对我动手。”

宁老爷子年轻时和温老爷子接触过,他当然不担心自己会在这里出事。

保镖没再说什么。

宁老爷子拄着拐杖走到大门按门铃。

他虽然身体是好的,只是前些年遭受到陷害,用拐杖辅助行走了一段时间,身体恢复后没有拐杖他又不习惯了,就一直用着。

不到一会儿,一位穿着制服的高大的年轻男人走出来开门,把人恭敬的迎了进去:“宁老,温老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了。”

宁老爷子大声的应了声,走进去时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制服男人领口的徽章上,眼底的笑意瞬间不达底。

宁老爷子进来的时候,温老爷子亲自泡了茶:“尝一尝,看看味道比你平时喝的那些贵东西有什么区别。”

听到这话,宁老爷子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温老真是爱说笑,要说好东西,我那些不起眼的哪里比得上你这里的啊,这茶叶,怕是四川六海加起来有的人也不超过三位数,就我平时喝的那些,不值一提。”

温老爷子听到这话也笑,不紧不慢的说:“宁老谦虚了。”

“不必谦虚,我实话实说。”宁老爷子摇了摇头。

这些热场面,缓和气氛的话说的差不多了,就是切入正题的时候了。

宁老爷子先开口问:“温老嫌少邀请人来做客,不知道这次是有什么事?”

宁老爷子被邀请来了并不觉得有多开心,反而还惶恐。

他还是蛮忌惮温老爷子的。

哦不,话也不是这么说。

应该是四川六海的人,没有人不忌惮温老爷子。

并不是他被重点保护着才怕得罪,而是没人能知道他能力的深浅。

曾经不缺乏人对付过温老爷子,可是不出半个小时的时间,那个人就悄无声息了。

这才是大家所忌惮的。

这次温老爷子把他请过来,左右不可能是什么好事情。

“宁老果然是个爽快人。”温老爷子捋了捋胡须,慢条斯理的说:“既然你都开口了,我也不拐弯抹角,我的孙女几天前遇到了恐吓,而且不止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家都是聪明人,之后那些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宁老爷子皱眉,沉吟片刻,后问:“温老,您是觉得是宁家人动的手?”

说完,他想到了什么,继续问:“不知道您的孙女叫什么名字呢?”

宁老爷子面上镇定,可内心早就掀起了轩然大波。

温老爷子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孙女?

他孤家寡人那么多年,没有人不知道。

正因如此,他才如此惊骇!

“顾写意。”温老爷子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容:“她是我大儿子遗留在外的孩子,我也是前段时间才找回来。”

原来如此。

不过宁老爷子到现在还是没缓过来,他想了想,道:“我从未听家人提起过这个名字,温老,您有没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件事情是宁家做的?”

聪明的是宁老爷子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就否认,反而还问起来证据。

因为他要是否认,温老若是拿出了证据来,他就没退路了。

这才是他的精明之处。

而宁老爷子思量的,那就是宁家的某位人和顾写意是不是有过节。

顾写意这样的小人物,他不知道是很正常的,宁家没有小辈会为了小人物的事情烦扰他的清净。

温老爷子把拿到手的证据一一摆出来。

有U盘也有纸张,U盘这里面装的肯定就是关于陷害顾写意的事情。

“宁老不怕拿回去看看。”他说完沉思了一会儿:“而我查到的下一个对我孙女动手的人,是你的三儿子宁长鲸。”

这话出来后,宁老爷子的眼皮狠狠的跳动一下。

连接下来谁会动手都能查到。

“所以说,宁家不止一个人动过手,我希望宁老爷子回去好好盘问,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说完这句话,温老爷子叹了口气:“我到底退出多年了,若不是因为写意,我也不可能出手,到底她暂时还没有受到过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我一切还能制止。”

最后那句话。

言意之下就是:如果顾写意受到伤害了,你觉得你还能坐在这里和我好好说话?

宁老爷子被狠狠的堵了一下,那口气卡在喉咙半天没咽下去。

他笑的僵硬,眼神也愈发浓郁起来:“是,温老说的我都记在心上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好好盘问,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哈哈!”温老爷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呵呵地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宁老弟真是爽快人,这样的性格合我胃口,有空常来玩。”

瞧瞧,老弟都叫上了。

宁老爷子面上笑呵呵,内心却呕得要死。

他敢怒不敢言啊。

想不到年纪那么大了,他还能这么憋屈。

反正,宁老爷子走的时候脸色难看。

温老爷子送的时候笑的忒开心。

“慢走,我就不送了。”温老爷子站在阶梯摇了摇手。

上了车后。

宁老爷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

阴测测的吩咐一句:“让宁家人全部给我滚回来。”

奶油兔子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