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怀里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秦爷怀里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4章 没教养

顾写意坐了早上八点的飞机回西川。

何元司和清歌将她护在中间,两双眼睛清泠泠的观察着飞机。

或许是视线太过强烈,周围的人都不安起来。

她很是无奈:“你们不用那么紧张,放松点。”

清歌:“习惯了。”

只要不是自己开飞机,她就没什么安全感。

何元司也笑着说:“我也习惯了,包括睡觉的时候,我的睡眠也习惯睡十分之五的。”

好吧。

他们都这么说了。

顾写意还能说什么?她无奈的闭上了嘴巴。

过了一会儿,她道:“我睡一会儿,到了再叫我。”

“顾小姐,你吃机餐吗?”

在她闭上眼睛前,何元司连忙询问了。

“吃吧。”

她想了想还是点头。

很多人都觉得机餐很难吃啊,顾写意吃过几次,除了早餐难吃了点,别的中晚餐都还可以。

不过头等舱的早餐还是不错的。

大概过了半个钟,机餐就来了。

“您好,请问你们要吃白切鸡,烤肉拌饭,还是香菇炖小鸡?”

空姐脸上洋溢着亲切的笑容:“饮料的话有牛奶,芒果汁,白开水,西瓜汁。”

“烤肉拌饭和芒果汁。”何元司先说,然后看向清歌。

清歌:“一样的。”

说完她就摇了摇睡的迷糊顾写意:“顾小姐,你吃什么?”

“嗯……来杯牛奶吧。”顾写意随意的说:“小鸡炖蘑菇。”

清歌嘴角一抽。

空姐笑了笑,把餐食拿给了他们。

“妈妈,中间那个女的好不礼貌,空姐和她说话她还在睡觉!”

一道突兀的童音突然就响起。

小孩子说完还伸出手指着顾写意。

“所以咱们不能学她那么没教养呀,你瞧她那个样子,肯定是做一些什么不光彩的工作的。”

关键是这孩子的母亲还特别嫌弃的教着自己的孩子。

众人纷纷都看向顾写意。

这会儿顾写意彻底清醒了,她侧过目,看着旁边那排说话的母女二人。

“你说谁没教养?谁工作不光彩?”

顾写意冷着一张脸质问。

她本来看是小孩子就不想计较的,谁知道那女人作为一个母亲,说话如此的难听,再加上那副尖酸刻薄,肥头大耳的模样,她忍不了。

肥头大耳女人冷哼一声:“谁应了我,谁不就是吗?难道我说的还有错?”

“你应该是北川本地人吧。”顾写意忽然就笑着说了一句。

肥头大耳女人抬了抬下巴,趾高气昂的说:“我老公可是北川房地产的大亨,谅你这种恶心的贱人也是不知道的。”

“那你老公真是瞎了眼。”顾写意直接就收回了目光,似乎是懒得搭理了。

肥头大耳女人闻言就要站起身,空姐连忙制止住:“太太,现在飞机起飞中,为了您和大家的人身安全,您不可以站起身,请您配合!”

肥头大耳女人闻言只好收敛了,她冷冷的哼了一声:“等下了飞机你就完了!”

清歌闻言,顿时就担心起来。

“没事,下了飞机有人来接我们。”

顾写意淡淡的说道。

温老爷子和秦墨早就安排了自己的人在西川机场候着,根本不需要她操心。

清歌听到这话果然就放心了许多,她就怕待会那个胖女人下飞机后人太多了,她和何元司应付不过来。

过了一个小时后,飞机缓缓停落。

等人走完了后他们三个才出去。

刚走出机舱,那胖女人就带着女儿站在那里,豆子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顾写意。

说来可笑,在北川竟然还有人不认识顾写意的,和何况是房地产大亨的妻子。

“你给我等着。”

胖女人狠狠的说完,身后一位空姐就追了上来,道:“顾小姐,您走错了,你应该从特殊通道出去。”

顾写意笑看了一眼胖女人,然后带着人往特殊通道走去。

胖女人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下意识就要跟上去把人抓回来,不过被拦住了。

“去查一下是哪家人吧。”

进入特殊通道后,顾写意脸上的笑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清歌看了眼何元司,何元司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只负责保护人,她便应了一声:“好的。”

顾写意直接回了顾家。

远远看去,顾家一片暗沉,没了往日的灯火阑珊,仿佛周边都透露着一股低气压。

劳斯莱斯缓缓停在大门,守门的人立马就上前来。

摇下车窗,露出顾写意白生生的小脸,她冷着脸吩咐:“开门。”

守门人瞪大眼,见鬼似的,脚步凌乱跑回去开门,嘴里还念叨着:“大……大小姐回来了,大小姐没事。”

顾写意在清醒之前,秦墨就封锁了她的一切消息,所以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情况。

随便找了个位置停好车,顾写意下车就往里面走。

原本顾家是有很多佣人的,毕竟白荷和顾晴雪母女二人惯会享受,如今看来收敛了许多,遣散了不少人。

推开门,透过古董架隐约能看见客厅坐着有人,低声在说着什么。

“老顾,你说怎么办啊现在?小雪跑了,咱们上哪里找一个人赔给方家。”白荷慌慌张张的声音透露着哭腔。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这个蠢女人,一天到晚的不帮忙就算了,只会帮倒忙!连个人都看不好。”

顾祥利咬牙切齿的说着:“顾家因为你的好女儿做的蠢事,现在无论是名声还是股票都一落千丈,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之一的家族。”

秦家到底是因为有秦勇赶回来及时挽救,虽然秦家也受到了影响,但是没有顾家那么严重。

顾祥利越想越气愤,最后似是忍无可忍的,站起身大巴掌大巴掌往白荷身上扇。

“你这个蠢女人,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了你这个蠢货!贱人!看看你养的好女儿,心如毒蛇,蠢笨如猪!”

“做了亏心事就算了,竟然还不做绝,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祸害家里,亏我疼了她那么多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样的骂声伴随着白荷尖锐的叫声与哭喊求饶的声音。

“拍拍拍——!”

顾写意拍着手掌走出来:“啧啧啧……怎么我一回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出大戏呢。”

奶油兔子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